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玄幻魔法 > 邪御天娇 > 正文 第5668章 黑暗魔兽界
    这已经是叶楚醒来的第五天。

    此时他倚靠在一处破旧木屋外的台阶上,神情漠然,眼神无光。

    这里是救下他的那名女子所在的魔兽部落,而叶楚也已经从卡卡妮娜的口中得知了有关这里的情况。

    原来现在他所处在的世界是一处名为黑暗魔兽界的奇异世界,这处世界是隶属万古魔域的万千异界之一,而且是十分接近万古魔域的一处世界结界树的分支所在。

    所谓世界结界树,即是宇宙结界树的分支体,而宇宙结界树,则是连通超级仙域和万古魔域的超远古存在。

    按照从卡卡妮娜口中得到的消息,如今超级仙域与万古魔域确实已经如同天魔老祖所说重新产生了连结,而天地气息也一度进入了混沌时期。

    由于卡卡妮娜所在的这处黑暗魔兽界十分接近万古魔域的一处世界结界树的分支所在,因此在超级仙域与万古魔域通过宇宙结界树进行连结以后,所有的这些世界结界树分支的天地气息也迅速受到了巨大的影响。

    叶楚在那片沙漠看到的灰色天空,就是天地气息产生混乱的结果。

    如同天魔老祖所说,以往的一切力量规则通通失效了,不管是强大的黑暗魔修,还是弱小的黑暗魔修,都需要重新去适应摸索天地之间的力量规则。

    那些强大的魔族宝物一时之间也大量地失去了效用,或许需要等到天地气息重新产生稳定的力量,才能重新启用,甚至需要重新进行祭炼。

    总而言之,一切的天地力量规则,都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期。

    而这种庞大的变化,也带来巨大的混乱和争斗,超级仙域与万古魔域之间的乱世之战,也进入一个无法估测的阶段。

    没有人能够预料到结果。

    卡卡妮娜所在的这处黑暗魔兽界,因为很早就遭到混乱的天地气息重置,所以已经经历过了最初的混乱,达到一种默认的相互平衡发展之中。

    原本这些变化也许对于叶楚来说并不是最坏的消息,毕竟大家都要重新开始,差距也许并不会太大。

    但是遗憾的是,叶楚发现其他的黑暗魔修并没有产生体内的力量经络完全失效的情况。

    也就是说,他自身之所以无法调动魔族之力,甚至仙灵之力,或许并不是天地气息混乱重置的结果,而很可能是当时被天魔老祖拉入到黑暗虚空之中造成的对身体的严重毁坏。

    而这样的结果对于现在的叶楚来说,几乎是致命的。

    这也是叶楚现在为何如此颓废的原因。

    因为他根本想不到任何出路。这场巨变带给他的,仿佛是一个绝对的死局。

    “叶楚,莫长老发话了,你得跟我们一起去狩猎了,不然的话……”

    一道窈窕的丽影来到呆坐在台阶上的叶楚面前,明亮的声线中带着一丝犹豫和不忍。

    她正是救下叶楚的卡卡妮娜,是这处魔兽部落的一名魔族战士强者。

    卡卡妮娜此时上身被细细的野兽皮毛包裹着,间露出健康的肌肤和小腹,下身是略短的兽皮短裙,姣好的身材展露无遗。

    一头扎起的短发显得清新自然,明亮的双眼上是弯弯的眉毛,额头上一道弯月状的疤痕带着一丝荒野的气息,却难掩她明丽的容貌。

    叶楚抬起头,落寞的神色中勉强挤出一点笑容说道:“知道了,谢谢你,我等会就过去。”

    他自然知道,想要留在魔兽部落,就必须为这个部落出一份力,只有具备战斗价值的魔族战士,才有资格留在部落里。

    当然原本他是不用这么快就跟着卡卡妮娜他们这些魔族战士去狩猎的,毕竟他也才来到这个魔兽部落五天而已。

    但是当初那个和卡卡妮娜一起把他救回魔兽部落的名为莫古的男子,似乎一直对他不怎么友好,而莫长老正是莫古的父亲。

    叶楚对于这些事情自然也是心知肚明的。

    不过对于叶楚来说,现在大概什么事情也不重要了吧。

    无所谓留不留在这个魔兽部落,也无所谓去关注这些不相干的事情,因为他已经什么都做不到了。

    现在的他,到底还能做些什么呢?

    他自己也很想知道答案。

    既然一切都无所谓了,去哪里也就无所谓了。

    “嗯,那我先去准备了。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卡卡妮娜对着叶楚笑了笑说道。

    她的眼睛笑起来就像她额头上那道疤痕的弯月一样,有一种奇异的魅力。

    大概她也能够明白叶楚此时心中的落寞,对于一个魔族战士来说,力量就是他们唯一存在的理由和价值。一个魔族战士体内的力量脉络全数封闭甚至断裂,她当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虽然她已经竭力为叶楚争取了,但是毕竟她也只是一名小小的魔族战士,她也明白莫古和莫长老一直以来对她的心思,对于任何企图接近她的魔族男子,都会遭到他们的敌视和排斥。

    哪怕这名魔族男子只是一个毫无力量可言的微小存在。

    “嗯。”叶楚点点头应道。

    看着卡卡妮娜轻快地转过身影离去,似乎又轻不可查地听到了一声微微的叹息。

    恍惚中,叶楚想起卡卡妮娜额头的那道弯月疤痕,又想起那片空旷沙漠上的巨大月亮,莫名感到一种旷古辽远的孤寂。

    “既然如此,就走一回吧。”

    叶楚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回到破旧的木屋里,拿上一把简陋的长矛。

    这便是他的武器了。

    还是卡卡妮娜给他争取来的武器。

    尽管只是一把简陋的长矛,但叶楚对于卡卡妮娜还是心存感激的。

    迎着*的烈阳,混杂着交错的天地气息中的灰色天空,有一种穿透金色阳光的诡异苍茫。

    叶楚重新站在破旧的木屋外,展开双臂,感受着这种苍茫中的孤寂。

    一股紫黑色的诡异光芒悄然在他的体内苏醒。

    当然现在的叶楚,对此毫无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