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昨天和他说了实话,还不知道他现在有什么反应呢?不如给他挂个电话?想到这里,她拿出电话,看了看时间觉得时间差不多他该在门外,便放起电话,走了出去。

    果然,离得老远就看见张军在高老板的店铺里面聊天,她也笑着走了过去。

    “师傅早。”

    她和高老板打了声招呼。

    “小丫头来了,今天准备怎么操作?”高老板问。

    “我想进场,您认为呢。”

    “是可以,但是我想这几天就到你那去,把股票卖出一大半或者全卖。”高老板说。

    “好吧,我等你。”杨佳慧说完,和张军离开了食杂店走了出去。

    他们依旧走在辽河的岸边,他们已经习惯走这条路,因为这里安逸、阴凉、空气也格外的清新,她问他:“昨天才告诉你实情,没生气吧?”

    “没有啊,挺高兴的。”张军高兴的说,其实,他的心里也的确非常的高兴,昨天她的话让他知道了她的为人,他为此而感到高兴。

    “佳慧,你说今天会不会高开?”张军问。

    杨佳慧咯咯的乐了起来:“你怎么还向个新手,问这些低级的话。”

    “哦?”张军有些个不好意思。

    “是否高开、低开只有天知道,政策的突发性也会左右的,臆断是绝对不可取的。”杨佳慧的话非常的中肯。

    也只有和他,她才会说一些心里的话、说一些真实的判断。

    第49节英雄所见

    第49节英雄所见

    “今天是个好天气!”杨佳慧看着滚滚的河水说。

    张军看着她那俊俏的面孔,有些不解的问:“什么好天气?今天的确很好呀!你看太阳多好。”

    “你是个超级大笨蛋!”杨佳慧狠狠的说着,然后装作不在理会他的样子,她把身躯扭向了另外的一侧。

    张军只好陪着笑脸,在她的后面轻轻的说:“师姐,多多指教嘛。”

    “我是说今天可能是个阳线。”

    张军这才如梦方醒。

    说:“我也这么认为,刚才我还在家想过了,我觉得王俊来的判断是对的,所以我想开盘最好是低开,然后就进场,你觉得呢。”

    杨佳慧这才破涕为笑,她转过身来,乐呵呵的说:“孺子可教也。”

    说完,就咯咯的笑着跑了出去。

    张军笑着追了过去,眼看就要被抓住,杨佳慧一个矮身,躲到了一棵大槐树的后面,她做着鬼脸,冲着张军咯咯的笑,“我抓到你了。”张军说着,很顺利的抓到了树后的她,她则像个温顺的绵羊,老老实实的靠在他的肩头。

    两个人靠在大树上,静静的、彼此都在欣赏着彼此身上的气息,良久、良久……

    “看看几点了,大军。”杨佳慧问。

    张军拿出手机看了看说:“差十五二十。”

    “什么差十五二十。”杨佳慧说着,拿出自己的手机看着,怎么看也没明白。

    张军呵呵的乐了起来,说:“就是九点零五分呗,正好是差十五是九点二十嘛。”

    话音刚落,他就觉得自己的耳朵被狠狠的拧住了,呲牙咧嘴的他只好乖乖的承认错误。

    “师姐,我错了,下次一定注意,”

    杨佳慧松开手说:“这还是个好孩子。”

    “下次我说,差十分三十。”张军说完,转身就跑。

    杨佳慧在后面边追边喊:“别让我抓住,有你好受的。”

    两个人跑着、笑着很快的就离开了公园,这才一本正经的慢慢的向交易所走去,因为在大街上如果也是那么的放肆,让人觉得不是疯子就是神经。

    还是老的习惯,张军在大厅里巡视一圈,杨佳慧则是快速的跑了上去。

    大厅里的人不多,可能是该卖的都卖了,不卖的也就不看了,反正今天的人气没有昨天的多,昨天在大雨如注的情况下还有大量的人在涌进。

    他在大厅里面毫无目的的游荡,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觉得自己也有了一点股神的味道,忽然,胖胖的王姐引起了他的注意,只见那女人依旧是大大咧咧的大喊大叫:“喂各位,你们怎么看今天?”

    她说着,却发现大家的眼神里都在向她求教。

    她便很自豪的说:“我看还要跌下去几百点,我是昨天出了一半,今天还准备出一半,你们说如何?”

    只有离他不远的一位老者回答说:“我是什么都没有了,看看再说。”

    随之而来的是杂七杂八的声音……

    张军看了一会,听了一会觉得颇有一些诧异,也没有可以聊天的人,便转身准备上楼。

    “大军,来的真早。”说话的是刘老爷子。

    “刘大爷早!”张军乐呵呵的回答道。

    刘老爷子在楼梯口问:“大军,今天准备如何操作?”

    “我想如果不破均线的话,只要起量我就杀入,您觉得呢?”张军说。

    刘老爷子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我认为,现在很可能是最后一波赚钱的机会,也很可能是大盘股的天下。”

    “极有可能。

    “

    楼上的几个人已经做好的战斗的准备,还有几分钟就要开盘了,人们都显得挺紧张,时间也过的非常的慢。

    老侯转过身看了看大家说:“给你们说个笑话吧,环节一下大家那破碎的心。”

    “好呀!”

    说:“某领导把小三的电话在手机里设为“市长”,每次小三来电话,老婆都说:“快!市长来电话了!”领导接电话后:市长叫我去一趟。

    临出门,老婆在后面叮嘱:“好好干!”

    他看了看没人发笑,便有些沉不住气的说:“我再说一个哈,这个不可乐。”

    说:老婆花巨资做了整容,数天后变成美女回家!进门时,对一脸疑惑的丈夫说:“怎么?不认识我了?”丈夫愣了一下,然后惊喜地说:“快进来,我老婆不在家。”

    “哈哈,这个说的是你自己吧,老侯!”老曹在一旁笑着说。

    老侯连忙解释说:“我这是昨晚看电视的笑话说的,主要是缓解大家的情绪。”

    方霞也乐了起来,她手里拿着一张报纸说:’我在报纸上看见个笑话,给你们念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