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历史军事 > 重生之宠妾要上天 > 第298章 九幽獴
    “怎么,怕了?”廖芊芊见苏柔儿不说话,倒是很难得的调侃了一句。

    苏柔儿只是苦笑,“已经到了这会了,再说什么怕不怕的有什么意思。”

    这一趟是必须是去的!

    大家心知肚明!

    廖芊芊倒是对苏柔儿这回答一点兴趣都没有,只是在前头带路,在发现了几个不轻不重的脚印时,脸上的笑意是更深了。

    “走吧,看来你猜的不错,他们是已经进去了山谷,说不准已经发现了缠心蕊。”廖芊芊轻笑着开口,却是在提到那三人的时候,脸上的笑意更为深了。

    她廖芊芊这次被人差点害的丢了性命,眼下这三人又要将他们都缠心蕊也一并抢了。

    当真是打的好如意算盘!

    苏柔儿这会在廖芊芊身后,但是都能依稀感受到廖芊芊身上的冷意,让人害怕的紧。

    或许是这些日的相处久了,都让苏柔儿忘记了,廖芊芊这人可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毒妇。

    此刻,也必定是恨毒了那三人了。

    苏柔儿这会在廖芊芊身后,但是都能依稀感受到廖芊芊身上的冷意,让人害怕的紧。

    林子中静悄悄的,只有四人踩在路上的窸窸窣窣的声音,至于什么旁的毒虫,在金蚕蛊醒来之后,压根就没有见到一个。

    乌木山谷里头与外头差别很大,就连树木也比外头的矮小了许多,顿时就感觉视野也是开阔了不少。

    “这便是乌木山的深谷了。”廖芊芊抬头,在周围扫视了一眼,眼中尽是笑意。

    他们距离缠心蕊也是不远了……

    苏柔儿在廖芊芊身后,紧跟着廖芊芊的步伐,也将这深谷中的情形看分明了。

    不同与刚进谷时的枝繁叶茂,尽是些矮小的植被,就连植物也是稀稀疏疏的长者,但也良莠不齐,奇怪的要命。

    “怎么有一种寸草不生的感觉……”柴秀月嘀咕了一句,虽然很轻,但是也清晰的传在了众人耳内。

    苏柔儿顿了顿,不光是柴秀月,她心中也是这样打感觉到。

    廖芊芊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三人,倒是好心的解释,“缠心蕊,你当是寻常药草?”

    “那可是世上十大毒花之一,就连它扎根的地方都尽数毒素,哪里还有旁的植物生长。”廖芊芊不经意的解释着,眼睛却是向更荒芜的地方看去了。

    越是寸草不生的地方,越是靠近缠心蕊。

    这点,廖芊芊也是再清楚不过了!

    一片沉默,谁也没有说话了,他们都只是来取缠心蕊的,却是没想到这缠心蕊的药性这般霸道。

    当真是名不虚传……

    也是,苏柔儿微微释然,卧天盟这些年都无法找见的药材,哪里会是普通的货色。

    四个人依旧走着,只往最荒芜的地方去,到最后就连草木都不见影子了,光秃秃的一片,除了有些石头以外,倒是什么都没有了。

    “那有个水潭……”李成指着前头的一个水潭,倒是觉得稀奇。

    进这乌木山谷的最深处之后,大约走了半柱香的时间,是越走越荒芜,到最后就连一根草都看不见。

    着突然出

    现的水潭,却是让人觉得诡异。

    水潭身后就是一个孤立出来的山坡,像峭壁一样立着,虽然没有平常间的峭壁一般长者些草木,但峭壁上的石头却是青紫一片,看起来怪异的很。

    与那池子水潭一般怪异!

    廖芊芊往前走了几步,却是发现那水潭的颜色都是青紫色的,也不知道是这峭壁倒映出来的颜色,还是旁的原因。

    等他们走近了,这才看见刚才被一块一人高的石头挡住的地方,有一个洞穴。

    廖芊芊皱着眉头,往这洞穴中去看。

    “小心。”苏柔儿距离廖芊芊最近了,以为廖芊芊是要探头进去,忙忙提醒了一句。

    这山谷中让人感觉邪门的要命,万事还要小心的。

    廖芊芊回头看了一眼苏柔儿,倒是止住继续往洞穴中进去的冲动了,而是转头,在这潭子池水周围走了一圈。

    “李成,将你的匕首给我。”廖芊芊很习惯的跟李成喊了一声,李成也下意识的将自己的匕首掏出来给廖芊芊递过去。

    廖芊芊接手,却是丝毫都没有犹豫,弯着身子,将匕首的刀尖尽数没入这潭水中。

    呲呲……

    那本来锋利的匕首,在碰到那青紫色的水之后,却是发出了奇怪的声音,刀身以肉也可见的速度腐化,然后成为一滩铁水。

    廖芊芊抬手,手中的匕首却是只剩一半了,空气中还散发着腐朽的味道。

    “听闻九幽獴以玄军蚁为食,饮毒水……”廖芊芊边说,眼睛确是看着身后的洞穴,“若是我没有猜错,那里就是九幽獴的巢穴了。”

    “九幽獴的洞穴之中,便是缠心蕊生长的地方了。”这也是这毒花的灵性了,生长在九幽獴洞穴,便不得让人轻易采摘了。

    “那……那我们赶紧进去将缠心蕊拿出来。”李成看着那黑漆漆,不见深浅的洞穴,眼睛都亮了。

    他们这般周折,终于是找见缠心蕊了。

    但是,一个人都没有动,苏柔儿怔怔的看着这洞穴,“以玄军蚁为食,哪里是普通畜牲。”

    只看廖芊芊眼中的忌惮之色就知道,这九幽獴,怕也是一个难以应对的。

    李成本来是听到‘缠心蕊’都有些微微激动,但是又停留苏柔儿的话,顿时间觉得一盆冷水从头顶上浇下来了。

    那……那又该如何?

    “本来没有胜算的,但是我们有金蚕蛊,也是有三四分的胜算。”廖芊芊将眼神看向苏柔儿,“只不过,九幽獴身上的毒性不比玄军蚁要差,都要小心。”

    这里的三人,不管是谁死了,她廖芊芊都是无法与温子然交待的。

    所以……

    这洞穴也是必须要进去的!

    廖芊芊这话一开口,其余三人脸上也没有一丝惧怕与退却。

    “我与苏姑娘进去,你们两个在外头等着。”廖芊芊余光在柴秀月与李成面上扫了一眼,不动声色的开口。

    “为什么?”柴秀月自当是不同意的,李成也一脸的困惑的,看着廖芊芊,他也需要一个解释。

    这洞穴中很危险,但是他们却没一人贪生怕死。

    廖芊芊没成想这两人还

    这般想进去,一时之间又气又笑,“若是我们两在里面出了事,你们进去不进去都是一样的。”

    也不是廖芊芊看不起柴秀月与李成,而是既然知道危险,九死一生了,那还是留一两个在外头。

    好歹她与苏柔儿出来事,还有人回卧天盟通个气。

    这心意是好的,但是从廖芊芊的嘴巴中说出来,就是更让人接受不了了。

    苏柔儿顿了顿,倒是想着将场面圆一下,将李成与柴秀月与廖芊芊隔开,苦口婆心的劝了一句,“我自是有金蚕蛊护着,廖舵主又武功高强,你们放心。”

    “而且这外面还是要人守着,毕竟那三个苗疆人还没有现身。”自然,这句话却是宽慰人的。

    “可是……”柴秀月明白苏柔儿说的,但是她当真是担心。

    廖芊芊在一旁看着这些人婆婆妈妈的,却是眼睛都疼了。

    “既然如此,那你们一个也别进去了。”远远的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让苏柔儿四人身子一震。

    廖芊芊最先是反应过来了,挡在三人面前,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石崇三人,眼睛都微微眯起来了。

    他们终究还是来了……

    石崇拄着拐棍,身后跟着两个徒弟,苍老的脸上多了几分诡异,看着廖芊芊都眼神都微微阴狠。

    刚才他们远远的看着这四人,从刚开始的不敢相信,到现在的接受现实。

    这四人,竟然这般命大!

    他们师徒三人分明看着这三人被玄军蚁团团围住,竟然能够毫发无损的出现在这里,当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石尤这会也是阴着脸,但是神情却是有三分不自然,本已经死的剩一堆白骨的人,又突然出现在他们眼前,任谁都是有些难受的,“你们可真命大啊……”

    这几个字,石尤也是咬的极重,眼神都是阴恻恻的。

    “你们三人都没死,我们怎么敢死!”廖芊芊都眼神中的厌恶一点都不少。

    托着三人都福气,他们也是九死一生了。

    苏柔儿这会在被柴秀月拽在身后,眉头也是微微皱起,看着这阴魂不散的三人,也是有些隔应。

    看来,想要取得缠心蕊的第一个拦路虎就是这三人了。

    昨天,他们差点就因他们三人而死。

    所以,苏柔儿此刻也第一次起来杀心,这三人留不得!

    这是第一次,苏柔儿心中的想法与廖芊芊一般无二。

    已经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双方已然是撕破了脸皮,这个道理不光是廖芊芊明白,石崇自然是明白的。

    只是一瞬间,杀机起!

    石崇微微侧目,只一个眼神,石尤与石大就顿时间明白了,往苏柔儿四人这边冲过来。

    李成与柴秀月也已经到了廖芊芊左右两侧。

    “你们小心,不要让他们身上的任何东西碰到你们!”廖芊芊眼下根本顾不上旁人,她的目标的石崇。

    这个人,远远比他两个徒弟要有危险的多。

    石崇自然是注意到了廖芊芊的动作,只是冷冷一笑,然后手中的拐杖一扫,顿时间从身飘出来黑色的烟雾将自身笼罩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