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玄幻魔法 > 无声之雪 > 第一百八十八章 雪如墨苏醒
    清晨,太阳升起。

    气温渐渐变暖,泛着阵阵春意,地面上的积雪已经渐渐融化,树上的积雪往地面上低落一滴一滴的雪水。山林间的小动物们从温暖的巢穴中出来,沐浴着久违的温暖。

    十万大山,屠夫山寨。

    众人都在雪如墨的房间外面等待,宁宁已经进行医治了两个时辰。

    这时于红丽忽然眉头一皱,吴迁问道:“小姐,怎么了?”

    “刚才有人悄悄潜入了暗道的阵法里!”于红丽道。

    “有人闯进来了?”李大千疑惑道。

    “嗯!不过这个人的修为很高,刚刚进入了阵法就被他发觉了,然后他强行破阵逃出去了。”于红丽道。

    “少爷的阵法少有人能突破出去,能轻松破阵而出的只有玄冥境以上的修为。不过要是这个修为直接闯进来就行了,为什么要逃走?”李大千疑惑道。

    于红丽点点头,道:“着人应该没有这么高的修为,都统布置的阵法即便是被攻击也可以自动修复,但还是有一瞬间的空隙,不过这个空隙是常人根本发现不了的。这人应该也是个阵法高手,他攻击了阵法中最薄弱的一个点,在一瞬间冲了出去。”

    “肯定是西戎那边派来的高手,暗道决不能有失!”李大千道。

    吴迁道:“咱们这几天要轮流值班!亲自带队看守暗道!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李大千等人点头,“如此甚好!”

    张山林道:“那今天我去守护暗道吧!”

    “有劳张将军了!”

    张山林带人去守护暗道。

    而在暗道之外,有个黑袍人,这人的肤色根本不是活人的颜色,反而像是尸体一般,没有头发眉毛,骨瘦如柴如同骷髅。身体隐藏在黑烟之中,两种血红的眼睛盯着暗道,双手不住的颤抖。

    日头不断升高,转眼间就到了晌午,气温又升高了一点,阳光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但是现在人们都在雪如墨门外焦急的等待。

    这时,在雪如墨房间里,雪如墨真正躺在床榻上,宁宁坐在雪如墨身旁,此时的她已经满头大汗,疲惫不堪,却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雪如墨的身体。

    她的手上出现了无数跟光亮的丝线,连通在雪如墨的奇经八脉上。丝线上的光芒仿佛是有生命一般,闪烁着微弱的光芒,不断的从雪如墨的身体里抽出一段段黑色的物质汇聚在宁宁的双手。

    宁宁不断地变换着手势,而丝线也随着宁宁的手势而不断的飞舞着,鬓角的汗珠滑落也没空擦拭,神情专注的看着丝线的情况。

    终于宁宁抽出无数的丝线,丝线化成光点消失在空中。而宁宁则松了一口气,看着雪如墨双眸一翻,就倒在雪如墨的身旁,脑袋靠着雪如墨的耳边。

    少顷,雪如墨醒来,刚睁开眼就看到了熟悉的房顶,再一看发现躺在旁边的宁宁,有些疑惑。

    怎么回事?

    雪如墨揉了揉太阳穴,忽然回想起之前的事情,自己中了毒,而后就失去了知觉意识,现在看来是李大千他们把自己送回了山寨。

    是宁宁救了自己?

    这时雪如墨也发现宁宁的身体很虚弱,连忙抓起宁宁的胳膊,查探她的脉搏,发现她只是灵力耗尽,并没有什么危险,这才放心。

    宁宁这时也睁开眼睛,看到了雪如墨的脸庞,立刻露出了笑容,虚弱道:“如,如墨哥哥,你,你终于醒了。”

    “宁宁,先别说话了,你多休息吧,谢谢你救了我!”雪如墨真诚道。

    宁宁伸出手摸着雪如墨的头发,轻轻道:“如墨哥哥,只要你活着,宁宁做什么都可以...”

    雪如墨感觉一阵暖流涌向心头,轻轻道:“你先睡会吧!醒来就都好了!”然后手中出现了一颗丹药,放进宁宁的嘴里,道:“你把这颗丹药吃了。”

    “嗯!”宁宁乖巧的张嘴就把丹药吃下了,然后又闭上眼沉沉的睡了过去,没多久苍白的俏脸又恢复了血色。

    雪如墨起身下床,给宁宁盖上了被子,感觉自己的身体里也没有一点灵力了,身体还是很虚弱。不过他没有停顿,而是吃了几个丹药,就坚定的往外面走,因为还有个人要问呢!

    “啪!”房门被打开,众人一惊,见到雪如墨出来顿时都很欣喜。

    “少爷!”

    “都统!”

    雪如墨看到众人关切的眼神,心中很暖,对他们道:“我没事,让诸位担心了!”

    “少爷没事就好!”李大千激动道。

    “对!我就说都统福大命大!”周森说道。

    “是啊!是啊!”众人附和着。

    雪如墨一看周围单独不见张山林,就问道:“张将军呢?”

    于红丽道:“刚才我发现暗道阵法中有人闯进来,但是仅仅片刻就破阵而出了!张将军说现在不可大意,要求轮流去守护暗道,然后亲自带人去看管暗道了。”

    雪如墨眯起眼道:“我这阵法若是不懂阵法的人进入至少是玄冥境九层才能破阵而出。他若是只是逃出去,也许是玄冥境七八层,又恰巧懂得阵法之道,才能逃脱。那么...”

    雪如墨停顿了一下道:“来人肯定就是暗组织的人!”

    “斯!”众人都是一惊,很多人都知道暗组织的可怕之处。

    “少爷如果是暗组织的人,那...”李大千心情激动。

    “他们是为了帖尔木来的!”雪如墨道,“这样吧!张将军说得不错!现在不能掉以轻心,大家轮流值班。”

    “诺!”众人恭敬道。

    “于红丽,你去照顾一下宁宁,她有些透支。”雪如墨道。

    “诺!”于红丽道。

    “李大哥!帖尔木呢!我要亲自审他!”雪如墨眼中露出杀机。

    “在密牢里,少爷跟我来!”李大千带着雪如墨去了屠夫山寨的密牢。

    屠夫在修建山寨的时候也修建地牢,同时还要很隐蔽的密牢,地牢是用来关奴隶的而密牢则是用来关押一些重要的人物。

    不过他想不到有一天他自己也被关进了密牢里,真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

    现在的密牢里就关押着两个人,一个人就是屠夫胡尔达;还有一人就是刚刚关进来的帖尔木。

    雪如墨到了帖尔木的密室中,就让李大千回去了。

    帖尔木双手背后,被粗大的铁链困住了双手,坐在地上,全身经脉都被封锁,一丝灵力也不能使用。

    本来帖尔木想自己这么高的修为想要冲破雪如墨的禁制还是轻轻松松,但是使劲了半天,自己累得半死,却一丁点都没有冲开,也就放弃了。

    这时密牢的门打开,看到进来的雪如墨,眼神中闪过一丝惊讶,不过随即变得很复杂。

    雪如墨冷冷的看着他,就问道:“你惊讶什么?你以为我会被毒死吗?”

    “灵毒萨满从来没有失手过,没想到你还是活过来了!”帖尔木看向雪如墨眼神中有些复杂。

    雪如墨没有说话,而是走到帖尔木近前,然后抬起脚一脚一个把帖尔木的两条腿踩折,看起来已经变形。

    帖尔木没有灵力支撑,已经被剧烈的疼痛感涌上脑门上,但是依旧咬住牙,没有吭一声,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滑落。

    然后抬头看向雪如墨,露出冷笑,“哈哈!你,你想报仇吗!?”

    雪如墨转身坐在椅子上,看着帖尔木,半晌才平静道:“哼!想报仇太容易了,不过我现在杀了你真是太便宜你了!我在想用什么方法折磨你才好。”

    帖尔木看到雪如墨平静如水的脸色莫名的有些发寒,但是嘴上却依旧很硬,道:“老子戎马生涯二十年,什么没见过,你有什么酷刑就用在我身上试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