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玄幻魔法 > 极夜玩家 > 026 真相·交谈·联手(第五集完!)
    “我怎么会在别人家里如此没有防备的睡着?”李想揉着脑袋起身,他独自一人躺在大床之上,昨晚的记忆有些凌乱,记得是和张熙熙完成了交易后被强行留了下来。

    “你醒啦,吃个早饭,之后我把你送回极夜集合,然后你要去天空竞技场就给我发个信息,我会来接你。”张熙熙正在厨房忙活儿,她全身赤裸,只穿着一件粉红色的围裙,手里拿着锅铲冲房间里的李想喊道。

    两人吃过早饭,重新回到了那辆拉风的赤虎上,张熙熙载着李想直接回了极夜,她和雷雄一样有自由出入极夜的资格,不过她只送到门口就准备回去了,似乎挺害怕总教官的。

    “那么回聊,东西别拉下。”张熙熙挥舞了下手里的通讯仪,重新坐上赤虎绝尘而去。

    李想再度回到那晚的餐厅,在这里聚集的便是他们十个第十期毕业生,此时所有人都坐在了原来的位置上,他来到鸣绪旁边,低声问了一句:“暗杀部如何?”

    “挺有意思的。”鸣绪低着头轻笑了下,这是李想看到她第二次展露笑容,可惜那绝美的笑颜只展现了一秒不到就消失了。

    能让她都感兴趣,看来暗杀部和机械部一样,不是寻常组织可以比拟的。

    其他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兴奋的神色,这样一来,他们算是正式从极夜毕业了,未来的道路会非常宽广,某种意义上说,确实是到了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的境地了。

    总教官和坎特雷神父最后祝福了几句,祝愿他们能上理想的大学,能在极夜好好活下去,之后便正式宣布一个月的自由活动时间开始。

    一个月后,十月份便是最重要的终极试炼,也是李想离开侯城后第一件大事,他抬头,大家似乎都早有了打算,互相寒暄了几句后便各自离开了。

    “阿想,等下。”陈凡朝他挥了挥手,示意去厕所聊几句,另一边姬晚晴也找上了鸣绪。

    两人来到厕所,陈凡在怀里捣鼓了一阵,居然掏出了一根皱巴巴的香烟来。

    “给,抽不?”陈凡嘿嘿一笑,先给自己点了个火,然后美美吸了一口,“这烟是市面上买不到的好货色,军部特供。”

    “味道确实不错。”李想点了个火,思绪仿佛回到了前世的最后一天,他和陈凡也是这样靠着窗台抽烟,两人从宿敌到无话不谈的挚友,也许从一开始除了立场不同外,两人就从未把对方当做过真正的敌人。

    即便到了最后,陈凡也在劝诫自己不要走上绝路,大概对他来说,失去自己这样一个敌人也挺抓狂吧。

    还好这一世两人不必再互相残杀。

    抽完一支烟后,陈凡才幽幽开口道:“极夜给你的黑箱里,最后是有关野瞳妹妹的信息?”

    “是。你呢?”李想心里咯噔了下,大概明白了他找自己的原因。

    “关于我姐姐的资料。”陈凡苦笑了下,掐灭了最后一丝烟火,又掏出了一根,想了想还是放了回去,“说实话,你也知道,我来极夜就是为了找出当年的真相,可这真相真的摆在我眼前了,我反而觉得还不如不知道的好。”

    “到底怎么回事?”李想皱眉,前世,陈凡说他的姐姐被歹徒杀害,他因此走上警察这条路,为的就是将那些逍遥法外的恶人绳之以法,这一世似乎有所不同。

    他的姐姐也是极夜毕业生,甚至还参与了玩家考核,说明那时候实力就已经达到了3级魔术师巅峰层次。

    “她是第二期极夜毕业生,大我们8岁,现在还活着的话是二十六岁,大学毕业两年。资料上说,她毕业后在终极试炼中被第一军部大学录取,然后四年内成绩优异,被保送入玩家考核,可是......”

    说到这里,陈凡忽然用力挠了挠头,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她没死?”

    “是啊!”陈凡懊恼地揉了揉头,对着他说道,“不仅没死,还活得好好的,只是不在我们这边,而是在塔罗牌。”

    “塔罗牌?!”李想吃了一惊,低声说道,“你的意思是,你的姐姐,叛变了?”

    “没错,她彻底叛变了,现在是塔罗牌的成员之一。在玩家考核前她甚至还有寄信给我,你知道吗?然后在那场考核中,她杀死了所有其他考核人,叛变到了塔罗牌一方。”

    陈凡的神情难以言喻,对他来说这比死更难接受吧,自己最亲近的人居然做出这样的事情,而且偏偏还是塔罗牌。

    “该死的,塔罗牌,塔罗牌......那可是晚晴家的仇人啊。”陈凡是彻底慌了,就算真的和姐姐站在对立面,他也不一定下的去手,可姬晚晴的全家都被他们屠戮,他是绝对要帮她报仇的。

    “你现在着急也没用,怎么打算?告诉晚晴了么?”李想叹了口气,自己这兄弟身上也是麻烦事不断呐。

    “怎么敢说啊,你又不是没看见过晚晴提到塔罗牌时的表情。”陈凡连忙摇头,“我现在打算就去第一军部大学,看看我姐是不是留下了什么线索给我,我总觉得她不是真的投靠塔罗牌。”

    “那只能祝你一路顺风了,如果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记得通讯仪找我。”李想微微点头,去军部大学是个不错的选择,陈凡本就向往那种军旅生活,第一军部大学还是军部直属,是非常不错的玩家大学。

    两人又谈论了一阵,陈凡进的是辰龙组特别行动部,姬晚晴进的是辰龙组本部,未来估计还有不少交集。

    李想和陈凡聊完,刚走出厕所,就突然收到了白弥茶的消息。

    她的昵称是“茶茶”,听上去萌萌的,和她本人出入倒是挺大。

    来聊一会儿。——茶茶。

    我觉得没太大必要。——想。

    李想犹豫了下,还是拒绝了,他不太想和白弥茶有过多交集,白家的人在他心中现在形象都挺差。

    有关李野瞳的事情。来不来随你,/吐舌头,我在餐厅侧门等你。——茶茶。

    李想脸上微微泛起愠意,他最讨厌别人用野瞳的事情威胁自己,他走向餐厅侧门,看到一身白色紧身衣的白弥茶靠着墙,手里摩挲着那柄诡异的重剑,看到他走来,白弥茶轻笑了一声。

    “什么事情?”

    “好事。”白弥茶笑了笑,瞥了眼远处的其他人,确认没有人偷听后,才凑到他耳边笑道,“有关终极试炼。”

    “嗯?”

    “你知道吗?野瞳离开侯城的那天,是我亲手送她上的浮空艇,同行的还有白雨涵表姐和白狮虎堂哥。”白弥茶笑着阐述了下那天的事情,以及同行几人的身份。

    “那又如何?”李想皱眉。

    “其实那天晚上,我和海霆都有想过,为什么兄妹俩单单只带走她?如果你们真是亲兄妹,你必然也该流着白家血脉,虽然目前都没你们父母的一个正式说法,但白家的血却不会假。这种事情,能想到的人恐怕不少吧。”

    “所以呢。”

    “没什么,这些大事轮不到我们这样的年轻一代思考,老一辈自然有他们的想法。但不管如何,不带回你认祖归宗,说明白家是打算彻底放弃你了,懂吗?”白弥茶贴近他的身体,若有若无的处子体香不断钻入他的鼻子,“这样一来我就更好奇了,你们的父母究竟是谁,能让他们宁可舍弃一个宗族子弟也不愿意带你回去。这种情况,很少见,极大可能,你的父母有一方,甚至两人都是白家的罪人,但碍于预言之书的认主,野瞳不得不回归家族。”

    “你到底想说什么?”李想身体微微侧开,他不排斥美女贴身上来,但很不喜欢白弥茶的那股味道,也许是同源相斥吧。

    她说的东西李想也有考虑过,或者说只要有一定的信息量,一般人都能猜测到一点,不过现在装傻充愣显然更好。

    “你还不明白吗?野瞳妹妹比你更加深入白家,所处的环境更加透明,她那么聪明,自然看得一清二楚。在家族里,不知道会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她,等待她陨落,或者偷偷陷害对付她。她是为了保护你才没有主动提出带你回家的要求的,就我所知,她是我们一代中第二个能和白王陛下直接对话的人,如果她真的想帮你,只要和白王陛下提一句,谁都挡不住你回白家,但她没那么做。她宁愿自己一个人去承受所有的危险,相对的,她成为了所有人的靶子,而你,则可以活得逍遥自在,毕竟和预言之书的主人比起来,一份白家之血算得了什么呢?”

    白弥茶越说越激动,身体剧烈起伏着,一大串话后她的心情逐渐平静,恢复到了那副邪魅的表情。

    “你现在的时间,生活,一切,都是野瞳用自己的安全换来的,这本该是你们共同承受的东西,懂了吗,李想。”

    “我明白了,但这是我和她的事情,和你又有什么关系?兴师问罪也轮不到你吧。”李想笑了笑,这丫头难道是因为这个迁怒于自己,来杀自己?

    “你不明白!一点都不明白!”白弥茶咆哮了一声,旋即收敛了声音,拉住他的衣领冷声道,“我等了那么久,终于等来了野瞳这个对手,我不允许在她成长前被任何人毁了,包括你,也包括她自己。”

    疯子?中二?

    李想找不出确切的词语形容眼前这个有些歇斯底里的少女,她的思维如此清奇,却又能说得通,也许确实和她说的一样,自己和他们的生活相差太多,无法体会到她那种心情。

    这些世家子弟自幼娇生惯养,想要的东西没有什么是拿不到的,逐渐性子就变得古怪了起来,有些还会养成特殊的癖好。

    白弥茶的一脸寂寞之意倒不像是作假。

    但那又如何呢。

    与我何干?

    他拍掉了白弥茶的手。

    “总之这就是我的态度。现在我改变了一开始的想法,我承认你不会拖野瞳的后腿,所以我会帮你,帮助你站在她的面前,然后看着我和她的最终战斗。”白弥茶邪气一笑,漂亮的眸子里闪烁着光芒。

    这女人的思维完全和正常人不同。李想做了最后的判断,他摒弃了理解白弥茶思维的想法,转而从她的话中汲取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信息。

    “我听明白了,你要在终极试炼里帮我?”

    “没错,总之到了十月份,我们联手,干一票大的,保证你能进入时计塔。”白弥茶伸出手,“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拒绝我,那我就会杀了你,毫不犹豫,毫不留情,绝对绝对绝对不会让你干涉到野瞳的成长。”

    李想看着她,轻笑了下。

    忽然就这么握住了她的手,这一次,两人都没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