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三国之蜀汉中兴 > 第1548章 孤立无援
    寿春城,自从淮南尽失,中原被汉军所占之后,寿春这个淮南的门户之地便变得十分尴尬,进退无路,孤零零地被困在了中间。

    曹爽留夏侯楙守淮南,和夏侯霸等人退回徐州,如今又被召回邺城免了官职,远在汉军包围之中的夏侯楙整日便提心吊胆,寝食难安。

    如今寿春被困万军之中,北有彭城徐陵的五万大军,南面更是魏延带领的精兵,向东一片海域,甚至与外界音信断绝,真可谓是十面埋伏,看不到一线希望。

    夏侯楙在寿春严令士兵把守城池,每日督促将士们修葺城墙,将寿春城又加高了三尺,还觉得不踏实,在城内又准备修葺瓮城。

    如今只剩下寿春、新城和东城三座城池互为犄角之势,诸葛诞在新城,王基在东城,寿春余粮虽多,足够三年之用,甚至能够接济其他两城,但军心震动,却是难以安抚的。

    陷入敌阵包围,与本部相隔离,强敌环伺之下,哪个士兵不慌张?

    这三四月时间,光是寿春逃兵就达到了千人以上,有些人甚至不惜从城墙上跳下去逃走。

    春光明媚,鸟语花香,但夏侯楙却一筹莫展,数月过去,似他这等心宽体胖之人也消瘦了一整圈,望着满园盛开的鲜花却满面愁容,自从阮籍走后,他连个说话议事的人都没有了。

    “二叔!”

    正在此时,夏侯廙急匆匆走进来,看了看四下无人,才来到夏侯楙身边,低声道,“刚才在酒倌,有人给了我一封密信,说十分紧要,小侄也看不明白,你看这是……”夏侯楙的密信夏侯廙是有权查看的,如果极其重要的,才会拿来给夏侯楙定夺,一般的家事,夏侯廙可以从权决策。

    从夏侯廙手中接过一张两指宽的纸条,夏侯楙拆开一看,不由眼睛瞪大,浑身一震,手指轻轻颤抖着,那张纸条便飘落下来,正好一阵风吹来,将其刮起来,打着旋儿飞进池塘去了。

    “唉呀!”

    夏侯廙惊呼一声,赶忙追过去,却已经来不及了,纸条落在水面上,那几个字愈发醒目,渐渐地沉入水底。

    “二叔,这几个字是什么意思?”

    夏侯廙转过头来,见夏侯楙如此失神,有些疑惑,那几个字根本看不出有任何危险之处,其实就只有四个字:该回家了!“回家,回家,家……”却见夏侯楙眼睛一阵空洞失神,很快又渐渐有了光彩,似乎想到了什么高兴之事,脸上也浮现出了笑容,一如这正午的暖阳,灿烂夺人。

    夏侯廙却吓了一跳,呼唤道:“二叔,二叔?”

    “哦,呃呃——”夏侯楙回过神来,轻咳一声正色道,“吾意已决,既然魏国已无我容身之处,便只好另择明主了。”

    夏侯廙一怔:“啊?

    二叔你……”“唉,你可知那密信是何人所写?”

    夏侯楙轻叹一声,缓缓道,“那是大汉麒麟王的亲笔信啊!”

    “麒麟王刘封?”

    夏侯廙惊呼一声,赶忙捂住了嘴,“二叔是说,刘封他,他在召唤你回长安?”

    夏侯楙在长安购置别院,留了家眷之事,夏侯廙早就知道了,还在河北的时候,夏侯廙就曾暗中差人送去银钱,显然这张纸条上的“家”指的正是长安的家。

    “唉,我守寿春,四面皆敌,孤军被困,迟早败亡,又何必让这许多将士因为而送命?”

    夏侯楙此时反倒觉得内心难得的清明起来,在大势彻底已去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放松了,慨然道:“我身心俱疲,从此便远离纠纷,安心在家享受天伦之乐吧!”

    夏侯廙皱眉道:“二叔,如今我们虽然被困在寿春,但尚有五万兵马,若是不战而降,恐怕,恐怕会被天下人议论,更被朝中之人唾骂。”

    “我被人骂得还少么?”

    夏侯楙一声苦笑,背着手来到池塘边上,看着波光艳艳的池水,忽然笑了起来,“世事如流水,都是过眼云烟罢了,吾南征百战近十年,终归一无所获,不如抚养子嗣,为我夏侯家留下一脉香火,九泉之下,也可坦然面对家父了。”

    夏侯廙多少也是听说了一些风声,颓然道:“唉,以如今的局势,司马懿打压曹氏和我夏侯氏一族,他们在邺城的日子,未必就比我们好过。”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夏侯楙摇头道,“大汉有刘封在,就是那司马老儿,恐怕也非其对手,魏国迟早败亡,与其那时候闹得家破人亡,成为战败之臣,何妨此时早做打算,也还有些功劳,或能惠及子孙。”

    夏侯廙微微点头,顿了一下又道:“二叔如此决策,只怕诸葛诞手握兵权,不肯从命;而且那王基乃是司马家心腹之人,也未必肯追随二叔。”

    “事到如今,只好各奔前程了!”

    夏侯楙倒是无所谓,摆手笑道,“我们先准备与彭城的徐将军联络,待诸事安排妥当之后,再传令诸葛诞和王基二人,若他二人愿降,自然一切顺利,若是他们执意不肯降,自有汉军将其收服,献出寿春之后,便与我无关了。”

    夏侯廙停了半晌,才道:“那小侄就派人去彭城联络?”

    “不必了,”夏侯楙微微摇头,对疑惑的夏侯廙说道,“去将吴将军传来见我。”

    夏侯廙答应一声,走出花园,夏侯楙望着池水又一阵发愣,似乎想到了什么温馨之事,不觉间嘴角竟泛出一丝温和的微笑。

    “夏侯将军,唤末将有何差遣?”

    正在此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人向夏侯楙行礼,浓眉大眼,孔武有力,正是泰山派的老大吴强,当年夏侯楙取徐州,正是借用泰山贼的势力才让孙奋中计,后来泰山贼假意投降东吴,被孙奋留在寿春,夏侯楙取寿春也是吴强三兄弟里应外合才十分顺利,吴强也因功封荡寇将军。

    夏侯楙上下打量着吴强,就在对方莫名所以的时候,才问道:“若我记得不差,当年泰山派之所以肯倾巢出山,相助本将,乃是吾军师阮嗣宗亲自拜山所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