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倾城娇女:将军,太生猛 > 第1809章 全文大结局(下)
    阿团想去西北!

    这几年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他梦里都云中的马场,掖城的狂沙,青河绿州的异兽。他觉得当初父亲给他取名叫宁掖,就预示着,他属于掖城。

    当他知道,掖城大将军魏廷平旧疾发作后,他再动起心思,他想去掖城。

    宁毅心里是不同意的!

    没错,他有很多儿子,他对每个儿子都非常的严厉,可是阿团是嫡长子,他和琰琰的第一个孩子。他和琰琰对每个孩子都尽量公平,尽量不偏心。可是心里对阿团,还是有所偏爱的。

    他的爵位以后肯定是阿团的,他自然想让阿团留在自己身边,由他亲自教导。

    但阿团已经坐不住了!

    “爹,你当初给我取名宁掖,不就是觉得我天生属于掖城吗?”阿团道。

    “给你取名宁掖,是因为你正巧在掖城出生。”宁毅说。

    “反正是一个道理,我想去掖城。”

    “……”

    宁毅凝视着儿子,缓缓道“那你还娶长乐吗?”

    阿团心口一沉。

    “你舅舅把长乐看得多重,你应该知道,他不可能让长乐跟你去西北。”宁毅说。

    阿团一时间仿佛泄气了般,顿时没精打彩。

    “阿团,你是我的儿子,你如果你坚持要去西北,爹支持你。但是爹希望你考虑清楚,长乐和掖城,你要有所抉择。”宁毅道。

    “我知道了。”

    阿团很烦闷,他一烦闷就会去军营打架。他武功天赋极高,从小到大学什么都快。宁毅就曾说,阿团练武奇才。

    在军营里,他跟容墨狠狠打了一架。容墨的武功跟他不相上下了,两人你来我往,打了一身汗,他随便冲了两桶水,换了衣裳就看到长乐在不远处等他。

    长乐!

    阿团觉得长乐就是长在他心头上的一颗痣,他总是小心的珍视着她,他懂她的快乐和哀愁,知道她的每一个小心事,他们是彼此的唯一。

    可是,西北的银沙和草原在他梦里一次次的出现,他难以选择。

    他们去了倚竹小院,两人就坐在湖边说话

    “阿团,你去掖城吧!”长乐低声说。

    “长乐……”阿团握着她的手,又觉得不够,将她的手用两手包住,贴在心口上。

    “没关系的,我可以永远等你。”长乐说。

    “若是我去了,不知道何时能回来的。”阿团一听她要等他,他哪里舍得呢?

    “没关系,总之我辈子只嫁给阿团。”长乐很认真的说,“阿团,只要你欢喜我才会欢喜,你去掖城吧!。

    阿团心软成了一片,他将长乐抱在怀里。他的长乐呀,既是他的妹妹,又是他的恋人,他怎么可能扔下她离开呢!

    “我这一辈子,也只让长乐做我的妻子。”阿团低声说。

    “阿团……”长乐湿红了眼眶。

    “我怎么可能离开你?若是我一人去掖城,我没有一天会开心。”

    “可是……”如果他留在这儿,就是被关在笼子里的鹰,他应该展翅高飞,而不是困在这儿。

    “我去求娘,让我成亲,我留东安城做你的驸马。”阿团说。

    “阿团……”

    两人紧紧拥在一起。

    静平近来常有心事。按理,阿团和长乐的婚事早就应该办了,一直迟迟没有办,是她没有真正点头过。

    她当然极为疼爱长乐,长乐善良乐观,又细心体贴,她非常非常的喜欢。她和阿团应该是最相配的,

    可是他们还是表兄妹,虽说表兄妹成婚不算稀奇,她还是觉得有些不妥。皇兄提过几次,她都糊弄了过去。

    阿团要去掖城,或许是个机会吧!让阿团去掖城,时间久了,他们的感情会不会淡了呢!

    刚这么想,就看到儿子回来了,而且直奔自己而来。

    “娘!”阿团走了过来。

    “你去哪儿了?”

    “我去军营练了一会儿功。”阿团说着,跪在了母亲的面前。

    “阿团,你这是做什么?”她想让儿子起来,但是儿子却不肯。

    “娘,你跟我爹说,我不去掖城了。”

    “为什么?”

    “我想跟长乐成亲。”阿团说。

    静平看着儿子“你不是一心想去掖城吗?你不是想念云中的马吗?”

    “可是我要做这世间最喜欢长乐的人,只喜欢长乐的人。”阿团说。

    “……”静平心神一颤。

    “娘,我求求你,你就同意了让我和长乐成亲吧!行吗?”阿团求道。

    “娘并不非不同意,只是你们到底还是表兄妹……”静平说。

    “我不管长乐是不是我的妹妹,总之我这辈子只要长乐做我的妻子。若是我不能娶长乐做妻子,我也不会娶别的人”阿团道。

    静平深受震动,她亦性情中人,她跟宁毅一样,将阿团也是看的极重极重的。

    “你知道如今宁家势大,若是你娶了长乐,你可能不能袭你父亲的爵位,你不能做将军,只能做驸马。”静平说。

    “只要我能跟长乐在一起,不管要我做什么,我都接受。这世间只有我一人懂长乐,也只有长乐最懂我。娘,你就让我和长乐成亲吧!”阿团恳求着。

    静平深受震动,她想地长乐和阿团感情这么好,也许是青梅竹马的情谊,也许未必是男女之情。

    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错了,阿团和长乐感情如此之深,又怎么可能是兄妹之情~!

    “你为了长乐,不去掖城,你以后会不会后悔?”

    “我肯定会思念掖城,可是我此生都不会再离开长乐。”阿团坚定的说。

    静平让儿子起来,摸摸他的脸说“既然你打下了主意,娘总得让你称心如意。”

    次日,静平进宫了。

    乾元殿内,皇帝见完大臣,就听到静平长公主来求见,他立即去见妹妹。

    “阿难,你是为了阿团去掖城来找朕?”皇帝问。

    “不全是。”静平道。

    “让阿团去掖城也不是不可以,他和长乐的婚事就此做罢,朕会为长乐另选驸马。”皇帝沉声道。

    这些年,皇帝多次提及长乐和阿团的婚事,阿难都不肯应,皇帝心里是有气的。现在阿团居然还要去掖城,皇帝更加恼怒。

    他的长乐,也不是非宁掖不可的。

    “之前我不点头婚事的时候,你日日催我,如今倒是不同意了。”静平道。

    “只要阿团留在东安城,朕可以马上赐婚,阿团和长乐的婚事,将有多风光就有多风光。但他若去掖城,就不必再说了。”皇帝道。

    “皇兄,我和子玖都在学着放手了,你是不是应该也放手了?”静平道。

    “什么?”

    “长乐已经长大了,你应该放手了。”静平说。

    皇帝沉下脸。

    “我知道你对长乐很疼爱,你要让她在你身边,你能看顾她,看到她一切都好。可是皇兄,她已经长大了。你应该知道,你当年欠小宋后的,就算再在长乐身上补偿,你也还不完。”静平淡淡的道。

    皇帝听了这话,猛的看着妹妹,脸色微变“阿难,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想此事,十三也心中有数,所以在长乐的婚事上,她从不多嘴,更不会深劝你。能劝你的,只有我。”静平道。

    “……”皇帝不说话。

    “让阿团和长乐成婚,让他带长乐去掖城。”静平说。

    “……”皇帝仍不说话,却没有坚持说不行。

    “皇兄,你并不了解长乐,就像我也没那么了解阿团。长乐在我们面前表现的那么快乐,她从不让你烦恼,可是她在阿团面前会不同,她会是个柔弱的小姑娘,她也会有伤心的时候,她也会思念她的母亲……”

    一提到她的母亲,皇帝微微动容。

    “阿团和长乐彼此了解对方,他们之间已不仅仅是男女之情,而是相依相伴,只有阿团才能让长乐活成她想要的样子。”静平道。

    “长乐想要活成什么模样?”

    “我也不知道,但阿团那么想去西北,一听不能娶长乐,就立即决定留下来。想来,只有他知道。”静平深深的说,“他们长大了,我们都放手吧!”

    “朕会考虑。”皇帝淡淡的说。

    傍晚,皇帝去看长乐。

    长乐正在写信。

    “父皇,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朕来看看你,你在写信?”

    “我跟阿白姑姑写信呀,她写信给我说跤州的一些趣事,还寄了山水画来,我现在给她回信。”长乐说。

    “朕看看。”皇帝坐到女儿身旁。

    阿白画画极好,将水山桥画的十分灵动。

    “你给阿白写什么?”

    “就写近来发生的事情呀!”长乐微笑着,很欢喜的样子。

    皇帝凝视女儿,不由想到阿难说的话。他还记得长乐刚刚出生时,他有多么的喜悦和高兴。后来兮儿去了,他很长时间把许多精力都放在女儿身上。

    可是长乐就像她的名字一样,永远都是欢欢喜喜,快快乐乐的样子。

    她极少在自己面前提到她的母亲,对十三接纳的很自然,对两个弟弟很爱护。她越是这般好,他就越想疼她。

    “长乐,阿团想去掖城,你是如何想的?”皇帝问。

    “我正想跟父皇说呢!父皇,我觉得阿团就是天上的鹰,他天生就是属于银沙,属于草原,属于边城的,你让他去吧!”长乐说。

    “那你呢?”

    “我?我就现在这样呀,我身边有淅儿,有阿衍,还有父皇和母后,我很开心的。”长乐说。

    皇帝心头一紧,将女儿搂到怀里。

    长乐有些莫名,她开始长大后,父皇极少会抱自己的。

    有时候她也想跟父亲更亲近些,但是有阿衍和淅儿,她是姐姐,她不应该再像小孩子那样依赖父皇了。

    “长乐,想跟阿团去掖城吗?”皇帝道。

    长乐一愣,不敢置信的看着父皇,父皇是什么意思呢?

    “你姑姑今天进宫来,跟朕提了你和阿团的婚事,想让朕为你和阿团做主。”皇帝说。

    “姑姑同意我们的婚事了?”她和阿团的婚事,姑姑一直没有同意,她以为姑姑还是不喜欢她嫁给阿团的。

    皇帝点头“长乐,只要你跟父皇说,你想跟阿团掖城,朕就算再舍不得,也同意你去。”

    “要是父皇不想我去,我就不去了。”长乐说。

    “真的不去?”皇帝挑眉,“长乐,这可是人留着的,朕同意了你去,是你不去的。”

    “那,既然父皇同意了,我还是去吧!”长乐说。

    皇帝不由笑了,轻抚了女儿的发。

    “朕给你们指婚。”

    “谢父皇。”

    晚上皇帝去延福宫。

    “你同意了?”皇后有些意外。

    “你觉得不好?”

    “长乐跟阿团去掖城应该会比留在这儿快乐许多。”皇后道。

    “你也是这么想,但是你却从来没有劝过朕。”

    “我虽将长乐当成女儿,到底她是宋后的女儿,你心有执念,我怎么好多说。”皇后道。

    皇帝不由笑“要说到论琢磨心思,朕远不及你和阿难。”

    皇后笑“也只有阿难能劝得了你。”

    次日阿团接到赐婚圣旨时,欢天喜地。

    婚期也很近,十分的紧迫。

    宁毅便抽出时间,亲自操办婚事,别说宁毅这边操办婚事,皇帝唯一的公主出嫁,自然是风风光光的。

    这场大婚,在数年间都为人津津乐道。别说长乐出嫁时,是十里红妆,游遍了整个东安城。便是宁毅,也是摆了三天的水席。

    大婚这后,宁掖被封为先锋将军,奔赴掖城。

    在西城门前。

    皇帝和宁毅等都亲自相送。

    长乐和宁掖跪谢了亲人,才纷纷上马离开。

    皇帝往西处望了许久,只到队伍越来越远,再也看不见。

    静平心里亦难受的很,悄悄拭着眼泪。

    西行的路上,长乐在马车里,还拭着眼泪,却听到有人敲马车。

    她掀开了帘子,阿团探过了头。

    “阿团?”

    “要不要来骑马?”

    她眼前一亮,她当然想跟一起骑马,可是这样好吗。

    “没事,咱们走远了,你下来,跟我共乘一骑,不会有人说什么。”阿团说。

    阿团欢天喜地,马车停下来,上了阿团的马。

    阿团环抱着她,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从今以后咱们在西北,碧草蓝天,银沙大漠,永不分离。”

    “嗯。”长乐甜蜜的笑了。

    倾城娇女:将军,太生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