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四十九章 张三丰
    众官兵见由天而降的两人,一出手便将三名武功高强的番僧或击杀或震飞,无不惊惧。慕容复也是心中钦羡,不愧是中原武林第一人张三丰,举手投足间便有这般威力。

    领头的武官喝道:“兀那老道小孩,你们干什么?”

    慕容复不说话,张三丰骂道:“狗鞑子!又来行凶作恶,残害良民,快快给我滚!”

    那武官道:“你们可知这几人是谁?那是魔教反贼的余孽,我蒙古大元要捉拿的钦犯!”

    心知张三丰对明教之人甚为不喜,慕容复马上接口道:“笑话,钦犯也是你们蒙古人的钦犯,又不是我们汉人的钦犯。”

    本来张三丰听到“魔教反贼”四字,吃了一惊,神色间有些迟疑,又听到这少年的话,心想:当今天下,异族入侵,魔教虽然行事诡异,却也一直抵抗异族在最前沿,这人该救。

    遂说道:“今天有老道在这,你们休想得逞,快快离去吧。”

    那武官道:“老道是谁?凭什么来横加插手?”

    张三丰微微一笑,说道:“你管我是谁?天下事天下人都管得。”

    说话间那武官使了个眼色,剩下的几名官兵和番僧全都慢慢后退,救起落水的番僧,作势要离去的样子。

    待得回到大船上时,纷纷拿起强弓,射向船上四人,现在四人均站在船头,躲无可躲。

    只见张三丰掌力轻吐,袍袖挥动,“刷刷刷”第一轮羽箭悉数落入江中,张三丰的武功挥洒如意,看不出丝毫招式迹象。

    慕容复赞叹不已,这老头应该已经到了传说中无招胜有招的境界了。不过张三丰虽然嘴上说的狠,却又不下杀手,羽箭一轮接一轮,如此纠缠下去,何时是个头。

    于是慕容复一手抱着小女孩,另一手起了个繁复的手势,嘴中说道:“前辈,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晚辈斗胆助你一臂之力。”

    比划完手势,慕容复的手在空中重重一挥,正是运起十成功力的斗转星移,顿时空中所有羽箭原路返回,射向蒙古官兵和番僧。

    众官兵番僧但觉疾风扑面,纷纷被羽箭射中,只余一个番僧和武官首领见势不对站的比较靠后,竟逃过一劫,急划大船而去。

    “斗转星移!”张三丰惊呼道:

    “之前见少侠似乎使用了吸星大法,本以为是日月神教任先生的传人,但后来见少侠的一阳指,想来是大理段氏之人。”

    “现在见少侠竟连姑苏慕容氏的斗转星移也会,倒教老道糊涂了,少侠究竟是何门派?”

    “吸星大法?”慕容复也是一愣,随即恍然,之前上船时抓取水中长剑,不认识的人以为是擒龙功。

    武功高深的人则能看出北冥神功的影子,但江湖上几乎没有人听说过北冥神功,倒是日月神教任我行的吸星大法比较出名,故而会把它当做吸星大法。

    不过慕容复自然不会说出去,微微行了一礼说道:“晚辈姑苏慕容复,见过张真人。”

    “传闻姑苏慕容氏藏有天下武学,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果然名不虚传。”张三丰感叹道。

    慕容复也有些佩服张三丰的见识,要知道慕容家的斗转星移鲜为人知,虽有“以彼之道还之彼身”的威名,但外人只以为慕容家收藏的武学典籍众多,故而能以敌人之招式反击敌人,殊不知这威名却是靠的斗转星移。

    “前辈见笑了。”慕容复有些讪讪,这名声好说不好听啊,这个时代门户之见极重,敝帚自珍,没有哪个门派愿意自家绝学流传出去,而慕容家的嗜好简直就是武林公敌。

    张三丰似乎看穿了慕容复的想法,不过他的赞扬确实出自真心,到了他这种境界已经不拘泥于门户之见,于是开口道:

    “少侠不必妄自菲薄,红花白藕,天下武学原是一家,千百年来互相截长补短,真正本源早已不可分辨。”

    慕容复还待说话,虬髯大汉口中“嘿”的一声,便摔在船舱板上,他身上本已负伤,又中了毒箭,之前一直靠一口气撑着,这会稍松口气,便支持不住了。

    张三丰取出一颗丹药,喂入那虬髯大汉口中,将小舟划到渡船之旁,待要扶他过船,岂知那大汉也是硬朗,一手抱着男孩尸身,一手要去抱慕容复怀里的小女孩。

    慕容复摇了摇头说道:“我来吧”。大汉点点头,轻轻一纵就上了渡船。

    慕容复捡起自己的剑,抱着小女孩随着张三丰上了渡船,见得船舱里还躺着一个脸色苍白的半大少年,眼神光有些涣散。

    慕容复也是心中感叹,任谁看到张无忌现在半死不活的样子,绝不会想到他日后会成为武功冠绝天下的明教教主。

    随后张三丰替大汉取箭拔毒疗伤,慕容复则去岸上把李莫愁接到船上,李莫愁见到张三丰也是十分吃惊,没想到会遇到传说中的武林第一人,遂上前见礼。

    不过慕容复并没有介绍这是自己徒弟。

    虬髯大汉刚把伤口包裹好,便跪在地上道:“小人常遇春,多谢老道爷和小公子的救命大恩。”

    张三丰一手虚抬,常遇春便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他这内力控制比慕容复不知炉火纯青了多少倍。

    慕容复心神向往,更加决定此次回去之后定要好好研习武学,积攒一些装逼的资本。

    张三丰道:“常英雄不必如此大礼,你内伤颇重,快快躺下静养。”

    慕容复道:“是啊常大哥,举手之劳不必客气。”

    常遇春一听这两人又是英雄又是大哥的叫自己,顿觉受宠若惊,又要跪下再拜,慕容复赶紧过去扶住他,让他静养。常遇春无奈,只得躺下。

    慕容复见小女孩坐在船头垂泪,眼睛望着父亲尸身所在小船越飘越远。心中暗道:“这应该就是周芷若了,只是不知为何汉水之畔的船家没有听说过一对周氏父女。”

    小女孩约莫十来岁,衣衫敝旧,赤着双足,容颜秀丽,十足是个绝色的小美人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