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六十八章 男人何苦为难男人
    转眼又是数十招过去,慕容复已经有些勉强,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接不住也得接!此刻双方全身心投入战斗,若有一招接不住,很可能饮恨当场。

    忽然慕容复感觉下身一道劲风袭来,心中大怒,“妈的,男人何苦为难男人,那地方是能打的么!”

    当即慕容复也顾不上袭向自己面门的劲风,右手运起乾坤大挪移往下一撩,黏住袭向下身那道掌力。

    董清似乎愣了一下,慕容复左手灵蛇般从右手下探出,一把扣住刚想放弃掌力回撤的董清手掌,同时微微偏头,张嘴咬住袭向自己面门的东西。

    二人身形忽然停滞下来,只见此时二人相距尺许,董清右手碗“偏历”、“列缺”两穴被慕容复扣住,左手半边手掌竟是被慕容复咬在口中。

    董清一脸震惊的看着慕容复,“你怎会这般……这般……”一时间竟是找不到一个词来形容慕容复的行为。

    在他看来,以慕容复的武功在江湖上至少也是排名前十的高手了,竟然使出如此招数。

    慕容复也不回话,只是紧紧咬住那只手掌,嘴中已经微微感到咸味,也不知是谁的血。

    董清回过神来,刚想一脚踢开慕容复,慕容复却比他快了一步,双腿一动,已经踩上了董清的双脚,董清微微皱眉,似乎也感到了疼痛。

    慕容复空出一手,一指“一阳指”点向董清胸口,但随即心中一软,这人也没怎么得罪自己,只是向不该出手的地方出了手,

    稍微教训下随便打断几根肋骨就算了,做人不能太过分,于是一道一阳指力向董清肋下戳去。

    董清上身和下身不见动弹,腰身却凭空向右移了数寸,生生躲过这一指。

    慕容复一呆,“这是什么武功,超级缩骨功?”

    要知道一般“缩骨功”只是通过特殊法门,将一个人的骨骼间隙挤压,达到缩小体型的效果,或是将某一特定骨骼长期训练变成某一行状。

    从没听过还可以像条蛇一般将腰身拉长平移的。

    董清趁机欲要收回手脚,慕容复立即反应过来,用力一扣一咬,留住董清双手,只是脚下没有出力点,让董清挣脱出去。

    董清也是倒吸一口凉气,这死男人下嘴也太狠了吧,手指都快被他咬下来了。

    随即感到下身袭来一道劲风,电光火石之间,董清立即并拢双腿,随后脸色涨红,“你……你无耻!”

    原来竟是慕容复趁其不备一脚踢向董清下身某处。

    看着董清气急败坏的样子,慕容复虽口不能言,眼中却是说不尽的笑意,“小样,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当然他倒也不是真想废了董清,只是吓吓他,即便董清不夹住他的脚,他也会收回力道,最多让董清疼一阵子而已。

    董清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手上的疼痛似乎让他冷静下来,嘴中说道:“这样子也分不出胜负,不如你先放开我的手如何?”

    “这样子还叫分不出胜负?没看我还空出一只手么!”慕容复心中腹诽,不过转念一想,若自己真要取他性命,只怕他宁愿舍去一两个手指,也会拼命反抗。

    到时还真不好说谁胜谁负,自己固然有底牌未出,但他也一副余力未尽的样子。

    慕容复微微权衡,便张口松开董清的手,只见那纤细的小手指根处已留下一排清晰的牙印,鲜血混合着口水淋满半边手掌。

    董清一脸嫌弃的甩了甩手掌上的口水,随后内力涌动,止住流血。

    而慕容复也不甘示弱,“呸呸呸”的往旁边吐了几口口水,说是口水其实鲜血更多一些,同时嘴里念道:“也不知你那手洗没洗过,干不干净!”

    董清刚刚冷静下去的心情又沸腾起来,我这手指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你却嫌我手不干净,端的是气煞我也。

    董清脸上青气一闪就要发作,随即又想起两人现在的状况,胸口剧烈起伏几下才平息下去,问道:“你之前所用的是乾坤大挪移?”

    “见识不浅嘛!”慕容复也不否认。

    董清眼中疑惑更甚,“可是你又会一阳指,造诣还不浅,你到底是明教的人还是大理段氏传人?”

    慕容复咧嘴一笑:“你猜啊!”

    “你堂堂一代高手,怎会这般……这般无耻!”看着慕容复一副欠揍的样子,董清也只能想到无耻这个词来形容了。

    慕容复反唇相讥:“哼,你不问缘由就向我出手,反倒说我无耻,是何道理!”

    董清一时语塞,沉默半晌说道:“我认错人了,将你当作一个仇家的传人,不管你是明教还是段氏传人,都不是我的敌人,就此作罢如何?”

    “不如何,你放开我的脚先!”

    “哼,那怎么能行,你先放开我的手,否则我不会松……松腿的。”

    董清自是不会同意,万一腿松开,被这无耻之人偷袭一脚,那地方如何受得了。

    慕容复这才想起,自己还扣着他的手,不过这手似乎手感好的过分了点,滑滑腻腻的,软软的……

    慕容复忽然浑身打了个战栗,急忙甩开董清的手,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本来慕容复如果拉一个正常男人,是不会有什么剧烈反应的,但不知为什么,跟董清在一起时总会不由自主冒出一些奇怪的想法,随后又觉得浑身恶寒。

    董清看到慕容复眼中的厌恶,没由来的心头一怒,不过现在也发作不得,急忙松腿,瞬间往后退开丈许。

    董清脸色阴晴不定的看了慕容复几眼,终是微一拱手道:“这次是我不对,改天再找木兄喝酒赔罪,告辞。”

    慕容复风轻云淡的笑了笑,“董兄走好。”

    董清身形闪动几下,人已消失不见。

    看着董清的离去的方向,慕容复心中暗暗庆幸,这董清武功之高不在自己之下,甚至更高。这么年轻的高手到底是谁呢?

    慕容复心中隐隐有个猜测,但一时间也没法证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