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九十四章 岳老三的报仇方式
    平婆婆的心腹手下见平婆婆被点了穴,只得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一阳指?喂,小子,你不是姓慕容么,怎么还会大理段氏的一阳指!”岳老三吃惊问道。

    慕容复转头看向他道:“这你管不着,念你没有出过手的份上,可以走了!”

    岳老三气急,龇牙咧嘴的说道:“走?老子南海鳄神,武功天下第……第……你说让我走?你一定是听过我的名号,没认出我是不是?”

    这岳老三倒也甚是可爱,慕容复本来就挺喜欢原著中的岳老三,故而此时也不想为难他,

    “四大恶人排名第三,外号‘凶神恶煞’,人称岳老三。话说岳老三,我一直很好奇,你的真名到底叫什么?”

    岳老三脸色一滞,“我叫岳……岳……他奶奶的,我的名字是我爹爹给取的,名字不好听。我爹爹没做过一件好事,简直是狗屁王八蛋。”

    “噗嗤”木婉清听得好笑,接口道:“你叫岳他奶奶的?”

    岳老三瞪向木婉清道:“我叫岳他奶奶的,呸,他奶奶的,老子叫岳老二。”

    忽然岳老三脸色一沉,睁圆一双小眼,不住的打量木婉清,问道:“‘小煞神’孙三霸是不是你杀的?”

    木婉清答道:“不错!”

    岳老三道:“他是我心爱的弟子,你知不知道?”

    木婉清一愣,随后说道:“以前不知道,现在知道了。”

    “那你怕不怕我?”

    木婉清紧了紧抱着慕容复的手臂,说道:“不怕!”

    岳老三一声怒吼,声震山林,喝道:“你……你好大的胆子,是仗了谁的势头?”

    木婉清往慕容复怀里缩了缩道:“仗了我丈夫的势头!”

    “你丈夫是谁?”

    木婉清含情脉脉的看了一眼慕容复,“我丈夫自然就是复郎。”

    岳老三看向慕容复道:“小子,你是她丈夫?她杀了我心爱的弟子,我要扭断她脖子报仇,你让是不让。”

    慕容复放开木婉清,微笑道:“笑话,你说我会让么,来吧,让我见识一下南海鳄神!”

    岳老三手起一掌,击向慕容复,慕容复索性陪他玩玩,随意使出一掌与他对招。

    “砰砰砰”,几息之间两人就拆了十来招,岳老三拳脚功夫不怎么样,但内力颇深,四周风沙走石,劲气四散,刮得木婉清长发飞扬,不由得退后几步。

    二十来招过后,岳老三弹射而出,只觉得双手发麻,每次与慕容复对掌,如同打在金刚上一般,而且还有部分功力反震回来,当下从背后抽出鳄嘴剪,再次攻向慕容复。

    慕容复一手拍上鳄嘴剪,那鳄嘴剪便如同粘在慕容复手上一样,随着慕容复的手在空中划动。

    岳老三无论如何也抽不回来,干脆直接放弃鳄嘴剪,又从背后抽出鳄尾鞭,甩向慕容复。

    慕容复也抛开鳄嘴剪,闪电般伸出一对手指,夹住鳄尾鞭,用力一拉,岳老三便不由自主的扑向慕容复。

    慕容复松手一掌打在岳老三前胸,岳老三倒飞而出,不过倒是没受什么伤。

    “啊啊啊……”岳老三打的十分憋屈,龇牙咧嘴,不过也意识到这个人的武功不是自己能敌的。

    但他南海派一脉单传,徒弟孙三霸一死,十余年传功督导的心血化为乌有。

    岳老三越想越恼,怒吼一声“他妈的”,捡起地上的鳄嘴剪再次剪向慕容复,招式之间愈发霸道强力,浑然不顾自己是否会受伤,却是已经起了拼命的心思。

    慕容复也看出了这点,被他缠的烦了,趁他空门大开一脚踢飞岳老三,开口道:“岳老三,你不是我对手,别再打了。”

    岳老三爬起身怒道:“我十年来就这么一个徒弟,此仇岂能不报?”

    木婉清上前说道:“你武功如此高强,你那徒弟练了十年,武功倘若有你的一成,我也杀不了他。”

    岳老三听她赞自己武功高强,神色微微一缓,点头道:“这话倒也有理,你小姑娘眼光不错,看得出我武功高强。”

    木婉清接着说道:“如此资质奇差的弟子,对你和南海派的声誉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死了不是更好?”

    “你还这么年轻,何不再找一个资质绝顶的弟子,发扬你南海派。”

    岳老三点点头道:“这话倒也有理,岳老二和南海派的声誉是万万损失不得的。”随即又道:“我且问你,你为什么要杀我那徒儿孙三霸?”

    木婉清冷哼一声道:“你也知道你那徒弟的脾性,他想看我面容。”

    岳老三道:“听说你长年带着面纱,不许别人见你容貌,倘若有人见了,你如不杀他,便要嫁给他,此言可真?”

    木婉清看了眼慕容复道:“不错。”

    岳老三问道:“我那徒儿看到你的容貌没?”

    木婉清摇摇头,“没有。”

    “哼,三霸这小子死不瞑目,便让我瞧瞧你的容貌,看你到底是丑八怪还是貌若天仙,也算是给三霸报仇了。”

    木婉清没好气道:“你要想看我容貌,得先问过我丈夫。”

    岳老三看了眼慕容复,一时间有些为难,现在冷静下来,自然不敢过分得罪慕容复,他又不是真傻。

    慕容复看向木婉清道:“就让他看一眼吧,了结这桩恩怨。”慕容复倒没想太多,只是看一眼脸而已,根本算不得什么。

    木婉清点点头,轻轻摘下面纱,岳老三看了一眼说道:“不错,长得还行,三霸那小子也不算白死了。”

    岳老三虽然觉得木婉清长得好看,但他不好女色,现在又打不过人家,看一眼只当是了结徒弟夙愿。

    木婉清心中不爽,竟然得了个还行的评价,不过既然复郎要和平解决,还是忍了下来,戴上面纱说道:“那此事就此了结。”

    岳老三心里有些不舒服,不耐烦道:“了结了,了结了。”说完转身便走,自始至终也没看一眼在角落中瑟瑟发抖的云中鹤。

    他们俩素来不和,岳老三自然不会去管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