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九十五章 万劫谷
    慕容复看向云中鹤,有些犹豫要不要就此杀了他,此时云中鹤脸色已经恢复,捂着手臂,见慕容复看过来,眼中已有惧意。

    他已被慕容复震断了手臂经脉,以后若无机缘,这只手再也用不上力。

    就在慕容复一走神间,云中鹤身形一闪,人已在数丈之外,这轻功确实高明,是慕容复目前所见除了董清的第二人。

    慕容复想了想还是暂时放他一马,遂开口道:“云中鹤,此次放你一马,若下次再打我女人的主意,我再废你一腿,看你这轻功还能不能使。”

    说话间,云中鹤又跃出了数十丈,但慕容复的声音却一直萦绕耳边,仿佛凑在他耳旁说话一般,正是千里传音。

    云中鹤吓得差点就掉下来,只是运起平时绝学往前飞跃。

    木婉清听他说“我女人”,心中羞喜甜蜜,不由得挽上慕容复手臂。

    慕容复感觉到那柔软的饱满,小腹一热,转身搂起木婉清,轻轻摘去她的面纱,低头吻了下去。

    此时木婉清一颗芳心已经完全挂在他身上,遂也不再反抗,任他施为。一时间慕容复只觉得口齿生津,传出啧啧水声。

    慕容复心头火热,正想要不要天为被,地为床,就此采了这朵娇花。

    木婉清却是推了推他,慕容复一愣,木婉清指了指一旁,慕容复看去,这才想起旁边还站着曼陀山庄数人。

    只见平婆婆丑陋的脸上满是泪水,浑身颤抖不已,地上还有一滩水迹,可见已经被一阳指折磨得痛不欲生。

    一阳指点穴手法奇妙无比,折磨起人的时候,比之“分筋错骨手”更甚。

    这个小人竟敢背着李青萝,追杀木婉清,慕容复自然不能放过,“嗤”一声一道指力点在平婆婆心脉,平婆婆倒地而亡。

    周围平婆婆的手下见平婆婆就这样死了,膝盖一弯,立时跪在地上,“公子饶命,我们也是被逼的,公子饶命……”

    慕容复轻哼一声,“滚吧!回去如实禀报就行。”众人不敢说话,急忙起身离去。

    慕容复四下一看,清净了,当即搂着木婉清,上下其手,不一会木婉清便衣襟大开,露出里面粉红的肚兜,水嫩的肌肤白里透红。

    慕容复的手往里一伸,入手极为柔软,“平时见婉儿胸前无甚出奇之处,现在才知道什么叫真人不露相,这大小应该有d了吧。”

    木婉清自是不懂什么叫“有d了”,但也大概明白慕容复的意思,羞得俏脸通红,嘴中喃喃道:“复郎,不要……”

    也不知她说的是不要摸还是不要说。

    揉捏一会,木婉清已经娇喘兮兮的伏在慕容复身上,双手环着慕容复的脖子。

    慕容复伸手扯了扯那件碍事的肚兜,“婉儿,你穿这东西实在是委屈这对宝贝了,等回到燕子坞我重新给你做一件,保证又美又舒服。”

    木婉清差点羞晕了过去,口中呢喃道:“复郎让我穿什么,我便穿什么。”

    听到这句话慕容复心头一热,伸手往木婉清下面探索。

    木婉清却是急忙按着他的手道:“复郎,等见到了师父,禀明师父之后,你再要我好吗?”

    慕容复心中*正盛,不过看到她眼中一片乞求之色,心中一软,还是点点头,“好吧。”

    遂将木婉清衣服整理好,想了想又将身上的乌蚕衣脱下来,给木婉清穿上。

    木婉清听他说这是刀枪不入的宝衣,顿时感动不已,胡乱的在慕容复脸上亲吻几下。

    二人穿好衣服后,慕容复问道:“你师父还没回来吗?”

    “嗯,我跟她约好在大理汇合,并没有说具体地点,但那处大屋,我跟师父住过,一般我们都是在那汇合。”木婉清也是有些疑惑,按理说师父早该到了。

    “大理还有什么地方是你师父可能去的?” 慕容复问道。

    木婉清皱眉想了一会才说道:“若说我跟师父都知道的地方倒是还有一处,那是我师叔的万劫谷。”

    慕容复眼中一亮,“那我们就去万劫谷找找看。”心中却是想着正好去找钟灵。

    木婉清点头同意。

    一路上,慕容复将神足经和凌波微步传给木婉清,神足经是天竺古瑜伽术,练功姿势极为特别。

    起初木婉清还以为慕容复故意作弄她,虽然羞涩,但还是尽量摆出那些羞人的姿势。

    随后发现竟然真的可以快速增加内力,才相信这是极为上乘的内功修炼方法,对慕容复的爱意又深了一层,至于凌波微步,木婉清不懂易经,进境极慢。

    木婉清修炼神足经的姿势十分撩人,慕容复怕自己忍不住擦枪走火,干脆制作一个小册子,将神足经和凌波微步抄录一份交给她,让她自己修炼。

    次日,在木婉清的指导下,两人来到万劫谷,只见谷前的树洞已经被破坏砍倒,走进谷中,寂静无声,四下无人,慕容复略一感应,拉着木婉清朝西边跑去。

    不多时,两人来到一小院,门口站满了武林人士,慕容复走入人群,人群自动分开一条路,那些人竟是毫无知觉。

    到得前面一看,小院中央放着一石桌,石桌上纵横十九道,赫然是一个以指力切出的棋盘,棋盘上数十处小圈和小坑。

    石桌旁边坐着两人,左边那人是一老僧,满脸皱纹,两道焦黄长眉,眉尾下垂。

    右边那人身穿青袍,长须垂胸,面目漆黑丑陋,手持一对铁拐。

    慕容复稍一思索便反应过来这二人正是黄眉大师和段延庆。

    那眼前情形定然就是段延庆钟万仇设计陷害大理段氏那一幕了,只是木婉清在自己身后,他们设的又是什么计策呢?

    黄眉僧和段延庆身后分别站了一群人,慕容复稍一打量倒也认出大半,段延庆身后除了三大恶人外,还有钟万仇甘宝宝等。

    让慕容复意外的是丁春秋及他的徒子徒也孙赫然在列,显然是跟段延庆勾搭到一起,前来助拳。

    丁春秋也注意到慕容复进来,只是双眼平视前方,假装没见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