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一百一十八章 英雄大宴(下)
    这时,金轮法王忽然大喝:“麻米吧米,古斯黑斯!”

    朱子柳心中一凛,“若是再让他变招,这场架不知要打到什么时候!”于是立即抢在霍都之前招式一变,竟是写起了大篆。

    霍都完全不认识,自是猜不出朱子柳的招式走向,登时难以招架,心中愈发焦躁,一招收势不及,突然膝头一麻,已是被敌人点中了穴道。

    霍都强运一口气,不让自己跪将下去,正要开口认输,朱子柳却笔尖疾点,连环进招,霍都再也抵挡不住,膝盖一软,终究还是跪了下去,登时间面无血色。

    众人见朱子柳胜出,一时间欢庆声、喝彩声,连绵不绝。

    朱子柳也是大松一口气,总算是没丢师父“南帝”的脸。

    霍都眼中闪过一抹怨毒,右手尚且稍微可以活动,轻按扇柄机括,扇骨中数枚毒钉激射而出。

    朱子柳猝不及防之下,立时被打中胸口,“啊”的一声惨叫,倒在地上。

    群雄一惊,郭靖抢身而出,只见朱子柳胸口插着三枚钢钉,伤口处已是乌黑一片,立即运气在他胸口连点数下,封住心脉。

    郭靖看向黄蓉,“怎么办?”

    黄蓉探了探朱子柳脉搏,只觉此毒甚是奇异,闻所未闻,怕是需要下毒者的解药才行,只是如何夺得解药却是一个大问题,一时间也无计可施。

    众人纷纷大骂“卑鄙无耻”、“下三滥”、“不要脸”,尤其是朱子柳的师兄渔隐更是愤恨不已,几欲出手,却被黄蓉拦下。

    霍都得意笑道,“兵不厌诈,小王适才并未开口认输,现下反败为胜,有什么卑鄙不卑鄙的?再说事前也没说不能使用暗器!”

    江湖上公平比武时,向来不用暗器,这是约定俗成的规矩,是以事先并无人想到这一节,现在霍都如此说道,倒也没法反驳。不过众人仍是忿忿不平,骂声不断。

    霍都不以为意,反而得意无比,心中大有睥睨天下的意思。环顾四周,忽然发现慕容复与小龙女二人竟是在埋头吃喝,完全对他不屑一顾。

    霍都顿时恼怒,指着慕容复喝道:“兀那小白脸,你是饿死鬼投胎么!”

    慕容复一愣,“你在跟我讲话?”

    “说的就是你!”他早已看慕容复不顺眼,说起话来十分不客气。

    欧阳锋见霍都无缘无故去招惹慕容复,不由得心中暗骂,真是不知死活,老子都轻易不敢惹他,你还舔着脸往上凑。

    慕容复也是有些错愕,怎么吃个东西还能吸引仇恨,随手便将手中鸡骨头掷出,看上去无甚力道,与普通人无异。

    霍都面露不屑,随意一搧折扇,但鸡骨头速度丝毫不变,霍都只得伸扇去挡,这才发现鸡骨头上附着的力道竟是奇大无比,刚想运劲,便已被击中胸口。

    霍都登时感到一股巨力传来,“噔噔噔”连退数步,撞到厅柱上,才止住身形,体内气血逆涌,喉咙一甜,便要有一口鲜血吐出。

    霍都强行咽下,但随即胸中气闷无比,厌烦欲呕,“噗”的一声,终究还是一大口血喷出,身体软倒在地。

    众人起初还道是慕容复偷袭得逞,但见霍都身受重伤,才暗暗惊讶这年轻公子好深厚的内力。

    不过见得不可一世的蒙古王子吃瘪,众人不禁心中大畅,偷袭不偷袭倒不在乎。

    金轮法王眼中闪过一抹惊色,方才慕容复出手,他竟也没看出那鸡骨头上附着如此力道。

    慕容复却是看向霍都,“看在欧阳先生的面子上,交出解药,饶你一命!”

    欧阳锋撇撇嘴,你这也叫看老夫面子!

    金轮法王面色一怒,但他自负宗师气度,不能跟小孩一般见识,示意身后的二弟子达尔巴上前扶起霍都。

    达尔巴提着碗口粗的金刚杵一跃而出,只手扶起霍都,就要跃回席间,慕容复冷哼一声,“交出解药!”说着又是一块鸡骨头掷出。

    达尔巴有所防范,运起全身劲力,金刚杵一头对着鸡骨头。

    岂知鸡骨头撞在金刚杵上,达尔巴立时拿捏不住,金刚杵在手中一滑,“铛”的一声,另一头撞在地上,连带着达尔巴又滑出数尺方才止住。

    达尔巴握着金刚杵的一手微微颤抖,惊骇的看向慕容复,适才他已运出全力,依然被慕容复一骨头击退,这年轻人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群雄看得振奋不已,虽然好奇慕容复身份来历,但值此对抗异族之际,谁也不会先去计较这个。

    金轮法王暗暗心惊,达尔巴的武功他最是清楚不过,竟被如此轻易打退,他自衬做不到,

    但见慕容复年纪不过二十左右,一时间心中竟是产生了中原武功远胜西藏的想法。

    欧阳锋也是微微惊愕,这小子的武功似乎又有进步啊。

    黄蓉脸上喜色一闪而过,看来这次是赌对了,这慕容复果然身手不凡,一出手就打退对方两大高手。

    郭靖心中钦佩的同时不由想到,若是换成自己,虽然也可以做到同样效果,但恐怕没有慕容公子这般轻松写意。

    慕容复又随手拿起一只鸡腿,达尔巴一惊,放开手中霍都,双手举起金刚杵,全神戒备着慕容复。

    慕容复微微一笑,摇了摇手中鸡腿,“别紧张,这我还没吃完,不会给你!”

    众人听得哈哈大笑,达尔巴不懂汉话,一时间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慕容复转而看向金轮法王:“大师怎么说?”

    金轮法王面色一沉,正欲起身,旁边欧阳锋嘴唇微动,无甚声音传出,但金轮法王却面色稍缓,开口吩咐道:“霍都,把解药给他们!”

    霍都早已心生怯意,师父一开口,立即掏出一小瓶扔给抱着朱子柳的渔隐,

    渔隐面色犹疑不定,黄蓉接过小瓶,打开瓶口一闻,这才点点头,渔隐急忙将解药喂朱子柳服下。

    达尔巴扶着霍都回到金轮法王身后,金轮法王又问道:“适才第一场是我方胜了,不知第二场贵方派何人下场?”

    欧阳锋眼光灼灼,盯着郭靖夫妇,他自是希望郭靖、黄蓉中的一人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