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传剑
    欧阳锋眼神一凝,深深看了慕容复一眼,随即摇摇头,“吹不吹牛谁知道呢,终究是没法证实的问题。”

    “那欧阳先生觉得以你现在的武功,比起当年的王重阳如何?”

    欧阳锋沉吟半晌,“比起第一次华山论剑时的他略胜一筹。”随即叹了口气,“但如果他能活到现在,老夫能维持不败就不错了!”

    “哦?”慕容复也有些惊讶,竟是连欧阳锋这么自大的人都会承认只能维持不败,看来王重阳武功确实深不可测,天下第一实至名归。

    只是王重阳修的本就是正宗道家内功,养生纳气,寿命悠长,怎会那么早就死了?

    一时间慕容复疑惑不已,转而看向欧阳锋,却见他正看着院中的杨过怔怔出神。

    慕容复稍一思索便明白过来,“欧阳先生为何不去相认?”

    欧阳锋摇头不语,神色复杂之极,他疯癫之时,阴差阳错的认了杨过为义子,现在恢复神智却想起亲子欧阳克为杨过的亲生父亲杨康所杀,

    本应将仇人之子挫骨扬灰,但他与杨过那段父子之情,对于一向薄情寡恩的欧阳锋来说竟是刻骨铭心,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面对杨过。

    忽的想起一个问题,杨过应该早已认出欧阳锋才对,但他却只字不提,不由瞥了杨过一眼。

    欧阳锋心思如电,见慕容复神色有异,便猜到他的想法,“你不用猜了,是我不让他认的。”

    慕容复随意一笑,“不知欧阳先生找我什么事?”

    欧阳锋沉吟半晌,“那老夫就直说了,明日的两场比斗还请慕容公子不要插手,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

    慕容复微微一愣,没想到欧阳锋会说出这番话来,他自是知道欧阳锋来找他定是为了明日的比武,但没想到欧阳锋却是开门见山的让他提条件。

    可惜与黄蓉的约定在先,否则倒可以从欧阳锋身上榨取一些好处。

    慕容复摇摇头,“欧阳先生说的什么话,在下身为宋人,此次比斗关乎国运,自是义不容辞。”

    欧阳锋哈哈一笑,“你虽然行事不怎么着调,但老夫阅人无数,一眼便能看出你就是那种遵循利益优先的人。”

    慕容复仍是摇头,“可惜,我曾跟黄蓉有过交易,此次出手也属交易范畴。”

    “她给了你什么好处,老夫可以给你更多!”

    慕容复白了欧阳锋一眼,也不自个照照镜子,人家美艳无双,能给的东西多了去了,你一个糟老头子能比?

    嘴上说道:“欧阳先生误会了,在下虽然比较看重利益,但也是有自己原则的。”

    欧阳锋眼神一凝,“你真要帮黄蓉跟老夫作对?”

    慕容复哈哈一笑,“先生言重了,我与阁下远日无怨,近日无仇,这次只是不巧对上,下次说不定还有合作机会!”

    欧阳锋脸色变幻不定,半晌后才开口道:“也罢,老夫倒也有些期待第二次跟你交手。”

    说完转身离去,以欧阳锋的心思自是不难猜到黄蓉会让慕容复与他对阵。

    欧阳锋走后,慕容复落入小院中,杨过看了慕容复一眼,起身就要离去。

    慕容复见其眉宇间阴翳之色一闪而过,心中一动开口道:“你好像对我有点意见?”

    杨过顿了顿,“不敢!”

    慕容复笑了笑,“是不是很想打我?”

    杨过忽的回过头来,轻哼一声,“是又怎么样?”

    慕容复面露讥讽之色,“没什么,只是你武功低微,也只能想想而已。”

    杨过面色涨红,几欲发作,但他心知慕容复武功高强,现在出手只会自取其辱,便强行忍了下来。

    慕容复再次刺激道:“明明很想出手,却又不敢,连这点勇气都没有,凭什么喜欢龙儿。”

    杨过胸中郁结之气已经压得他几乎难以呼吸,怒吼一声,一拳击向慕容复面门。

    慕容复微微一笑,“这就对了,有气就该发泄出来,否则迟早心生邪念,走火入魔。”

    说着真气一震,杨过的拳头便被弹了出去。

    杨过再次上前,运起全身劲力,一连轰出数拳,拳风呼呼作响,但拳头却总在慕容复身前半尺处被一股无形气墙挡住。

    “砰砰砰……”杨过打了数十拳,拳头打的生疼,但依旧攻不破慕容复的真气墙,不由有些泄气。

    慕容复摇摇头,“拳脚你不是很在行,试试兵器吧。”

    杨过一愣,随即跃回房中取来一柄长剑,见慕容复手无寸铁,不由问道:“你的兵器呢?”

    “谁说兵器一定得是剑了!”说着并起双指。

    杨过还道慕容复看不起他,心中愈发愤怒,一招“浪迹天涯”挥剑直劈,这一招看似直劈,实则剑刃微斜,敌人若是举剑横档,剑刃立转,直削敌人握剑的手。

    慕容复对玉女剑法本就十分了解,自不会上当,双指作剑从右下伸出,轻轻一搭剑身,长剑立时顺势偏了开去,随即指尖微转,指着杨过咽喉。

    杨过见那两根手指虽离咽喉还有二三尺距离,却凭空感到一股森森剑意,仿佛真是一把长剑一般,不由心中凛然。

    慕容复却冷声道:“发什么愣,若我这是真剑,你已经死了!”

    杨过略一思索,横剑斜削,逼慕容复回防。

    慕容复却不管削向他肋下的长剑,双指往下稍压,指在杨过“膻中穴”上。

    杨过心想,反正他手中无剑,伤不了我,我这一剑削下去,却可以叫他偿偿厉害,看他还敢不敢看不起我,想着长剑不停的直削下去。

    慕容复不闪不避,甚至纹丝不动,但杨过剑还没碰到慕容复,竟是感到“膻中穴”微微刺痛,不由后退一步,脸色骇然。

    “哼,连自己的剑招的攻击距离都把控不住,还想伤别人。”原来适才杨过斜削慕容复肋下时,忽觉距离差了少许,身子不由前倾,被慕容复的剑意所刺痛。

    慕容复虽尚未完全领悟剑意,但他修有六脉神剑,强行放出数尺剑意还是做得到的,只是遇到高手时就无甚大用了。

    杨过若有所悟,长剑轻扬,飘身而进,剑锋连点慕容复下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