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炼成
    慕容复脸色变幻一阵,终于是点头同意,“不知前辈要如何取血?”

    无嗔大师脸色微喜,“你将朱蛤取出来我瞧瞧。”

    慕容复将黑盒放在地上,一手去掀盒上机关,一手运起北冥神功对着盒口,此时朱蛤已经醒了,他自是不敢大意。

    机关一开,“江昂”一声吼叫,却是一股淡红雾气喷出,慕容复立即往旁边一闪,随即伸手一吸,朱蛤便被吸到手中。

    烛光映照下,朱蛤体表散发出莹莹红光,神异非常。

    朱蛤一出现,无嗔大师手上的冰蚕那细小的身躯微微拱起,似是蠢蠢欲动,无嗔大师立即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瓶将冰蚕放进去。

    无嗔大师细细看了朱蛤两眼,不住点头,“确实是百年以上的朱蛤,很好。”

    说着从袖中拿出一枚金针和一个小瓶。

    慕容复明白他的意思,内力一震,朱蛤便晕了过去,将其递到无嗔大师面前。

    无嗔大师用金针轻轻刺了下朱蛤尾部,鲜血缓缓溢出,隐隐还能闻到一股异香,登时间慕容复微感头晕。

    无嗔大师急忙说道:“快屏住呼吸,这血是有剧毒的。”

    慕容复当即照做,半晌后,一滴晶莹剔透的精血落入小瓶中,朱蛤体表的荧光似是黯淡了些。

    无嗔大师急忙将小瓶盖上,满意的点点头,随即将装冰蚕的小瓶递给慕容复,口中问道:“小子,你的朱蛤和冰蚕是现在服用还是回去服用?”

    既然有“毒手药王”在此,自然是现下服用最好,如果遇到什么问题,也有个人可以请教,“晚辈现下就服用吧。”

    无嗔大师点点头,又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瓶,倒出一粒拇指大小的淡青色丹丸,慕容复一愣,“这就是‘化血丹’么?看上去倒是有些清新脱俗。”

    “不错,此丹就是‘化血丹’。”

    无嗔大师将丹丸递给慕容复,指了指密室角落,“那边有个机关,里面还有一个密室,是老衲以前练功的地方,你先服下‘化血丹’,一刻钟后再同时服下朱蛤跟冰蚕。”

    “那啥!可不可以将冰蚕洗一下先!”慕容复却是想起冰蚕刚从无嗔大师体内取出。

    无嗔大师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凡是此等天才地宝、绝世灵物,无尘无垢,万物不沾身,连这点常识都不知道。”

    不过见得慕容复仍是一脸嫌弃的表情,没好气的指了指另一个角落,“那边有水,不过冰蚕极寒,遇水结冰,你要是能洗便去洗吧。”

    慕容复讪讪一笑,“那便不洗了。”

    他依言进入无嗔大师的练功密室,盘膝而坐,随手便将“化血丹”服下。

    丹药入口极苦,半晌后,只觉丹田一热,渐渐地全身越来越热,似乎全身血液均在沸腾。

    慕容复从小瓶中取出冰蚕,同样用内力震晕。

    瞥了眼朱蛤,又看了看冰蚕,虽然两者都长得十分漂亮,但慕容复心中仍是不断发怵,总感觉是要生吞蛤蟆和蚯蚓,恶心欲呕。

    一刻钟过后,慕容复脸色一狠,张嘴一吸,便将朱蛤、冰蚕相继吸入口中,这二者皮肤极滑,倒也不用他吞咽,便自行从喉咙下去了。

    顷刻之间,腹中如同翻江倒海,痛楚难当,隐约还传出“江昂”、“江昂”叫声,声音极为沉闷。

    虽然早已料到必会受得一番折磨,但也没想到竟会这般疼痛,才小半刻钟过去,慕容复已是脸色煞白,满头大汗。

    过了一会儿,腹中疼痛渐渐缓了下来,但浑身时而炽热,时而寒冷,热的时候如同置身熔炉、沸水,冷的时候仿若冻于寒冰之中,

    即便慕容复一身内力极深,竟也无从抵抗。

    他只觉腹中一股“热气”和一股“冷气”似在追逐打闹,谁占得上风时,便能体会到谁的温度。

    这般下去,会有什么变化谁也不知道,慕容复心中已是将无嗔大师骂了个狗血喷头,那劳什子“化血丹”也没见起什么作用。

    慕容复深吸一口气,将“热气”和“冷气”吸到了任脉上,终是运起了北冥神功,将两股气运至“膻中”气海。

    却是打算采用原著段誉的方式,将这二者先暂存于膻中气海。

    本以为这样就会安静下来,岂知到了“膻中”穴,两股气似是打得更为激烈,冷热变幻愈发快速,忽然,腹中又冒出一股暖气。

    这股暖气也沿着任脉进入“膻中穴”,缠在“热气”与“冷气”之间,登时冷热二气竟是平和下来,

    随即“暖气”又裹着二者直接进入心脉,三股“气”立时消失不见,再也感觉不到丝毫异样。

    慕容复心中一动,“这莫非就是‘化血丹’的效果?也不知这百毒不侵之体炼成了没有……”

    慕容复急忙走出小密室,“老头,快帮我验验成功了没?”

    此刻的慕容复心中还是有些忐忑的,花费了诺大心力,若是没炼成,他恐怕想哭都哭不出来。

    无嗔大师一见慕容复出来便开口问道:“你感觉如何?有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那‘化血丹’效果怎么样?”

    无嗔大师一连问了几个问题,看样子十分迫不及待。

    慕容复脸色一黑,怎么有种被人当做小白鼠的感觉,不过细细感应一番,先前体内所中朱蛤剧毒倒是已经解除,

    身体也有了些许变化,似是更加轻健了些,遂将情况如实告诉无嗔大师。

    无嗔大师听完后,沉吟半晌,忽的曲指弹出一道淡黄雾气。

    慕容复知他是在试毒,也不躲避,任由雾气弥漫周身。

    半晌后慕容复无丝毫异样,无嗔大师面色微喜,接着又试了几种毒药,均是奈何不了慕容复。

    无嗔大师略一沉吟,“你行功一个大周天,将内力运抵全身经络,在逼出一滴血来。”

    慕容复依言照做,运功之后从指尖逼出一滴血。

    无嗔大师取出一根银针试了试,银针无甚变化。

    无嗔大师脸色大喜,“哈哈哈,成了,终于成了,我的设想是对的,哈哈哈……”

    至此慕容复心中确定,这老头一开始就将自己当做试药试方法的小白鼠,不禁微微生气,不过自己的百毒不侵之体炼成,也不再去计较这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