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武学渊博
    慕容雪本就不善言辞,也不懂如何跟他辩白,微微嗤笑一声,“如果人是我慕容家杀的,也必然不会留下你,更不会让青城派找上门来!”

    此言一出,群雄皆惊,听她这意思似是还要灭人满门,江湖仇杀向来是冤有头债有主,哪有轻易灭人满门的,

    只是看她生得丽质,娇艳绝美,还道她年纪上小不懂事才会口出妄言。

    青城派众弟子面色一变,均是双手拢在袖中,不过没有余沧海的命令,也不敢轻举妄动。

    但司马林旁边的一个麻脸汉子却是忽的上前一步,双手从袖中掏出一把小锤、一把铁锥,左手铁锥尖对着慕容雪,右手小锤在铁锥上一敲。

    “嗤”的一声尖啸,一道暗器朝着慕容雪疾射而去。

    群雄一惊,没想到青城派的人竟会说动手就动手,而且还朝一个小姑娘下手,但那暗器如此之快,想要救援也无能为力。

    慕容雪嘴角微微一弯,那暗器在她眼里速度却是极慢,但她还未出手,旁边怜星随手一挥,那暗器便偏移开去。

    “吱吱吱”三声,暗器射在厅门上,原来是三枚钢针。

    群雄中有部分比较正直的人纷纷开口道:“不要脸”、“暗器偷袭”……

    也有人冷嘲热讽,“青城派就是上不得台面”、“小地方来的就是不一样”……

    余沧海面色微沉,看了麻脸汉子一眼,麻脸汉子立即躬身退下。

    慕容雪眼中杀气一闪而过,她一向都是我行我素,在她眼中,就算把在场的人都杀了也无所谓。

    王语嫣却清楚表哥是有大图谋的,在场的武林中人虽然才百十个,但大多都是一方之主,即便不能拉拢也能不得罪就不得罪。

    心中一动,上前半步不着痕迹的拦住正欲出手的慕容雪,口中言道:

    “我记得青城派的暗器绝技中只有‘青’字九打,‘城’字十八破,为何适才这位大哥使得却是蓬莱派的绝学‘天王补心针’?”

    麻脸汉子身形一颤,一句“你怎么知道”到了嘴边又强行咽下,只是说道:“小姑娘见识浅薄,在下使的是青城派武功,与蓬莱派能有甚关系?”

    余沧海却是忽的起身问道:“‘青’字真有九打?‘城’字真有十八破?”

    至于王语嫣的后半句他却不以为意,适才那弟子使的明明是“青”字第四打中的“青锋钉”,哪是什么“天王补心针”。

    王语嫣却是开口说道:“依小女子看来,‘青’字应改为十打更为恰当,铁莲子与铁菩提外形虽然相似,但用法略有不同,不能算做一打。”

    “而‘城’字最后三破,‘破甲’、‘破盾’、‘破城’招式大同小异,却是可以合为一招,因此‘城’字叫做十六破更为精要。”

    余沧海面色犹疑不定,这“青”、“城”二字绝学是青城派司马一脉的绝学,也是青城派少有的上乘绝学之一,但历来“青”字只有七打,“城”字只有十四破,

    现在忽然听说“青”字有九打,“城”字有十八破,余沧海自是耸然动容,但对方只是一个少不更事的小姑娘,一时间又难以相信。

    忽然旁边一个嗤笑声传来:“就算‘青’字加上两打,‘城’字加上四破,也算不得什么高深武功,余观主更是难以入流。不如小姑娘替老祖看看,可有缺失什么祖传武功?”

    众人看去,正是血刀门的血刀老祖,见他一脸淫秽之色,笑眯眯的盯着王语嫣,都知他是在故意调笑于她,不由得心生厌恶。

    余沧海知道血刀老祖的厉害,也是敢怒不敢言。

    王语嫣却是说道:“贵派的‘血刀经’,招式怪异,专挑敌人料想不到的方位出击,但却有一个缺点。”

    血刀老祖一愣,“什么缺点?”

    “招式过于极端,违背武学道理,极易走火入魔,况且‘血刀经’内功部分也缺了一门‘血魔大法’。”

    “传说这门武功邪异至极,争斗时可以吸取敌人的体力为己用,杀得人越多便越厉害。”

    群雄听得心惊胆颤,世上竟有如此邪异的武功,心中不禁想道:“丢的好啊,否则血刀门岂不是更加肆无忌惮。”

    血刀老祖顿时大惊,容易走火入魔这倒不是什么秘密,凡是高深武学都容易走火入魔,但若说“血刀经”有所缺失,他却是知道的。

    血刀门的入门思想便是“天下无不可杀之人”,是以门中弟子同门之间互相杀戮是极为正常的。

    上一代掌门为争夺掌门之位,曾发动过一次大规模杀戮,

    原版“血刀经”在抢夺时被损毁部分,恰恰便是记载“血魔大法”那部分,而当时唯一会“血魔大法”的人已被杀死,“血魔大法”自此失传。

    血刀老祖一脸急迫之色,“你可知丢失的部分在哪里?”

    王语嫣摇摇头,“这我不知。”

    血刀老祖自是不信,传闻慕容家收藏丰富,这姑娘既然知道“血魔大法”的存在,想来定是慕容家藏有完整的“血刀经”。

    一时间血刀老祖心中大喜,若是能得到这“血魔大法”,他的武功又能更上一层楼。

    这时,雪山派白自在哈哈一笑,“小姑娘也看看老夫的祖传武功可有缺失?”

    他自诩一手“雪山剑法”练得出神入化,断然不可能有甚缺失,便出个难题为难下这小姑娘。

    王语嫣开口道:“前辈的雪山剑法……”

    “你那雪山剑法也是有缺失的。”却是慕容雪出言打断。

    王语嫣与白自在均是一愣,只听慕容雪接着说道:

    “你得传的‘雪山剑法’只有七十二路,其实这门剑法一共有八十一招,剩下的九招分别是‘踏雪寻梅’、‘寒梅吐蕊’、‘梅花三弄’、‘闻香十里’……”

    慕容雪一口气说了九个剑招名称。

    王语嫣眼中闪过一丝恍然之色,抿嘴笑而不语。

    白自在沉吟半晌竟是拱手一礼,“多谢慕容小姐指点,不知可否将缺失那几招让老夫一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