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一百七十九章 缺德事
    玄橙大师眼见事不可为,双手合十,对慕容复行了一礼,“贫僧就此告辞!”

    慕容复回了一礼,“招待不周,还望海涵!”

    玄橙大师带着少林僧众离去。

    慕容复看向厅中青城派众人,淡淡问道:“贵派来我燕子坞滋事,欺负我几个女眷,所为何事啊?”

    到得此时,众人都看出慕容复虽然看上去待人温和,实则十分霸道,锱铢必较,青城派余沧海心惊胆颤的起身行了一礼,

    “此次误会了慕容家,是在下的不该,还望慕容公子能够原谅则个。”

    慕容复见他左脸旁边用布片简单的包扎过,布片上血迹斑斑似是受了什么剑伤,不由得指着他的左脸问道:“余观主这是怎么了?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余观主勉强一笑,“劳慕容公子过问,这点小伤不碍事。”

    慕容复却是看向阿朱,“怎么余观主受了伤也无人给他包扎,你们就是这般待客的么?”

    阿朱还未说话,邀月却是上前说道:“姓余的想抓表小姐,被我削了一只耳朵。”声音平淡清冷,似是削人一只耳朵算不得什么大事。

    此话一出,余沧海身子一抖,急忙说道:“此前在下一时被猪油蒙了心,才会做出如此愚蠢之事,况且在下只是想请王小姐去青城山作客,并无坏心的。”

    慕容复似笑非笑的看了余沧海一眼,但见他包扎伤口的布片又有鲜血渗出,这才开口道:

    “余观主言重了,你既然只是想请我这表妹去青城山作客,那是一片好意,怎会是猪油蒙了心。”

    转而看向邀月,“人家余观主一片好意,你怎么能出手这么重?”

    邀月面无表情的看了余沧海一眼,“敢打燕子坞的注意,削一只耳朵算得什么?若不是小姐拦着,奴婢定要斩他一手一脚。”

    余沧海面色微微一白,口中不住点头,“是在下的错,是在下的错,多谢这位姑娘手下留情!”

    慕容复不看余沧海,反而训斥邀月,“你看你,吓到余观主啦!这是要赔钱的你知道么?”

    “女孩子家家的,就不能温柔点!动不动就要砍人手脚,直接给他一剑不就是了,何以如此折磨人!”

    听得这句话,余沧海心头一颤,你这更狠你咋不说,小腿瑟瑟发抖,只差给慕容复跪下了,口中说道:

    “此次沧海行事不周,得罪之处还望公子海涵,此次回山后必会备上厚礼,给王姑娘压惊!”

    慕容复似是才听到余沧海的话,面色一沉,“余观主这是哪里话!什么压惊不压惊的,误会解释清楚也就是了,提那些黄白之物作甚!”

    余沧海想哭的心都有了,我什么时候提过黄白之物了!嘴中说道:“应该的、应该的,沧海做错了事,自该赔礼道歉!”

    慕容复惊咦一声,“余观主伤口还在流血啊!”转而喊了一声,“来人,带余观主前去疗伤!”

    余沧海立即躬身一礼,“不敢劳烦公子,在下自有疗伤之法,况且派中俗物颇多,在下还要赶回青城山,就不多打扰了!”

    慕容复似是一愣,“余观主不多留几日看看这江南风景?”

    余沧海连连摆手,“不了、不了,慕容公子若是得空,不如来青城山游玩一番。”

    慕容复点了点头,“一定、一定!”

    余沧海带着众弟子离去,躲在人群中的林平之看在余沧海的背影咬牙切齿,手指紧紧握着剑柄,却是生生忍住出手的欲望。

    慕容复看向白自在,“白先生,你此前说在下杀了你数十门人弟子,不知这等凶案发生在何处?有什么人作证?”

    白自在此前跟阿朱斗了一场,二人虽然尚未分出胜负,但以他的武功造诣自是能看出阿朱的武功还在他之上,

    一时间心中受到极大的打击,眼神痴呆,脸上黯然无色,嘴中喃喃道:“我输了……我竟然会输……我输了……”便是慕容复的问话也未听到。

    但雪山派众人中却是传出一个女声道:“荆州大牢,你杀了我雪山派十数名弟子,我亲眼所见!”声音如同黄莺一般,清脆好听。

    慕容复循着声音望去,却是一个身材高挑的美貌女子。

    慕容复微微一愣,这女子又是谁?那晚的事只有狄云、丁典亲眼所见,不对,还有一人!

    慕容复忽然想起那个被自己扒了乌蚕衣才发现是个女子的人,脸上闪过一丝恍然之色,微微一笑,“原来是你!”

    女子见慕容复明显是想起了那晚的事,白皙的脸庞上微微一红,“是又如何,你杀了雪山派那么多人,雪山派如何会放过你?”

    雪山派众人眼中闪过一抹担忧之色,事到如今,他们如何还敢寻慕容复的麻烦,偏偏掌门似是入了魔,痴痴呆呆的不管不问,这师姐反倒不嫌事大一般,声称要找慕容复寻仇。

    慕容复见这女子清冷白皙的面容,宛若一枝高冷孤傲的梅花,想起那晚的事,心中不由一荡,略有深意的说道:

    “那些人是不是在下所杀,姑娘应该最为清楚,要不要在下将那晚的事一点一滴的说出来?”

    “你!”女子登时气急,那晚的事如何能说出口,只见她脸色愈发红润,也不知是气的,还是被羞的。

    女子脸色变幻一阵,“你这个无耻的人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说完示意弟子扶着白自在,正要率众离去。

    “哼,你不会放过谁!”却是邀月左足往前探出一步,也不见她使什么力,这大厅竟是轻微晃了一晃。

    雪山派众人惊了一惊,那高挑女子第一时间看向慕容复,“怎么?想将我雪山派留下么?”

    话声中带着些许颤音,显然她心中并不像表面那么淡定,慕容复好笑的摇了摇头,“姑娘此次前来燕子坞就为了那晚的事?”

    女子不知他所说“那晚的事”指的是什么事,轻哼一声,“你做了那么缺德的事,难道不该给个交代么!”

    “那你要什么交代?”

    “我……”女子一时语塞,一时间也不知该如何作答。

    慕容复笑了笑,“姑娘叫什么名字?”

    “哼,花万紫!”

    雪山派众弟子一愣,均是不明白为何一向高傲的师姐竟会将闺名告诉别人。

    慕容复也是没想到这女子会是花万紫,“花……万紫姑娘,想必你也清楚,雪山派的人并非我杀的,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以后可不能再随意玷污我的清白,至于另一件事,只要你说出来,我倒是可以给你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