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一百八十九章 离开
    王语嫣登时气急,“表哥!我说我要回曼陀山庄了!”说完伸腿踩了慕容复一脚,气鼓鼓的跑出院去。

    “啊哟!”慕容复痛呼一声,这才回过神来,但王语嫣早已跑得不见身影了。

    怜星抿嘴一笑,“公子,阿朱姐姐回听香水榭啦!你是要追表小姐还是去找阿朱姐姐?”

    慕容复哈哈一笑,“公子谁也不找,就找怜星!”说着伸手便将怜星揽入怀中。

    怜星往慕容雪门口望了一眼,身体急欲挣扎,嘴中低声说道:“公子,不要……”

    慕容复略显忧伤的叹了口气,“唉,公子就要走了,这一走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抱到温婉明媚的怜星……”

    怜星娇躯一颤,人也不再挣扎,只是吃惊的问道:“公子又要走了?”

    慕容复横抱怜星坐在石桌旁,“是啊,大通钱庄极为重要,公子不得不北上一回了。”

    怜星安静的靠在慕容复怀里,也不说话。

    慕容复倒也没动手动脚,只是开口说道:“怜星,我走后,你记得将听风、吹雪找回来,以后还会有一对叫钟灵和甘宝宝的母女前来燕子坞,”

    “估计也就这几日内了,到时将她们接到参合庄来,好好招待。”

    怜星点点头,“公子,还有吗?”

    “等阿朱将许贺易容成赫连铁树的模样后,放四大恶人和许贺回西夏,最好配合段延庆演一出戏,是他自己救了其他四人。”

    怜星秀美微皱,“环施水阁那两位前辈以及那个番僧鸠摩智怎么处理?”

    慕容复略一沉吟,“黄药师、周伯通二位前辈只要不瞎闯岛上的禁地,便随他们去吧,”

    “至于鸠摩智,他想换什么武学,只要他能拿出同级别的武功,就换给他,”

    “如果他想打什么歪主意,直接就地拿下,不要给我面子,”

    “对了,还有芙儿,我不在的时候雪儿可能会跟她过不去,你暗中帮帮她。”

    怜星心中颇不是滋味,小嘴微嘟,语气幽怨地说道:“公子,怜星只是个下人,如何敢违逆雪儿小姐的意思。”

    慕容复伸手捏了捏她的笑脸,将她嘟起的小嘴按下去,“怎么怜星也吃醋了?”

    怜星小脸微红,“哪有,怜星说的只是事实。”

    慕容复微微一笑,“好了,怜星是公子的贴身宝贝,怎么轮也轮不到你当下人。”

    听得慕容复的话,怜星心中甜蜜异常,不由得微微一笑,登时如春花初绽,娇艳无限,慕容复忍不住伸嘴往她唇上吻去。

    怜星往后缩了缩,最终还是逃不过慕容复狼吻,登时娇躯一软,眼波盈盈的看着慕容复,脸上红晕更胜,再增几分娇艳之色。

    二人一阵亲亲摸摸后,慕容复放开衣衫不整的怜星,“雪儿今日估计是下不了床啦,地宫的事你看着处理吧!”

    怜星轻嗯了一声,不再言语。

    “对了,派人将韦小宝送出燕子坞等我。”说完慕容复身形一闪,人已消失不见。

    慕容复来到听香水榭,却被告知因为听香水榭需要修整,阿朱去琴韵小筑暂住了。

    慕容复又跑到琴韵小筑,阿朱正伏于桌上,双手托腮,思绪不知飞到了什么地方,只见她时而脸色羞喜,时而眉头微蹙,似是在忧心什么。

    慕容复身子微动,人已绕到阿朱身后,伸手便将阿朱抱起,嘴中笑道:“我的阿朱小宝贝是在为什么烦心啊?”

    阿朱忽然被人抱住,先是一惊,但听到慕容复的声音,身子登时软了下来,嘴中微微嗔道:“什么阿朱小宝贝,难听死了。”

    嘴上说难听,但她眼中明显闪过一丝莫名的神采,显然心中还是很受用的。

    慕容复脸色一整,“嫌难听啊,那以后便不叫了!”

    “公子你……哼。”

    慕容复笑了笑,“怎么,现在又觉得好听了?”

    阿朱将头一扭,“哼,小婢什么都不知道,公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慕容复忽然问道:“还疼吗?”

    阿朱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小脸腾的一下就红了,伸手在慕容复软肋一掐,嘴中嗔道:“公子坏死了!”

    “啊哟!”慕容复痛呼一声,心中暗暗叫苦,今日先是被王语嫣狠狠踩了一脚,现在又被阿朱掐上软肋。

    别看这二女身材纤瘦,但内力均是极高,使出的劲力自然不会小。

    阿朱听得慕容复痛呼,急忙松手,口中连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公子,小婢……小婢不是故意的。”

    若是以前的阿朱这般跟慕容复说话,慕容复定会以为阿朱又有什么法子要捉弄他了,

    但此刻的阿朱一脸焦急,明显不是作伪,心中感动的同时也是有些不舒服,忽的脸色一沉,“阿朱,你这是怎么了?”

    阿朱登时愣住,“没,没怎么啊?”

    慕容复细细看了她两眼,却是发现她眼中还有些许血丝,明显是昨晚没睡好,心中也是生出了些许内疚,温声说道:“阿朱,你怎么忽然跟我这般见外了?”

    阿朱神色登时变得复杂莫名,沉默半晌才幽幽问道:“公子爱阿朱吗?还是只将阿朱当做一个暖床的婢女。”

    慕容复心中恍然明白过来,阿朱昨日方才破瓜为妇,他昨夜却是抱着别的女人睡觉,阿朱心里难免会患得患失。

    阿朱见慕容复沉默不语,眼中说不出的落寞,但还是微微一笑,

    “公子不用多想,阿朱只是随便问问,其实做公子暖床的婢女也挺好的,只要公子能偶尔想起阿朱,阿朱便心满意足啦。”

    慕容复一听,这还得了,当即脸色一板,伸手便在阿朱翘臀上拍了一下,

    “你胡说什么?什么叫暖床的婢女?你看看整个燕子坞,公子有让别人暖过床么?公子当然爱你,以后也会给你一个名份的。”

    听得“公子当然爱你”六字,阿朱心中登时羞喜甜蜜,至于名份不名份,她倒是不在乎,只是伸手紧紧环住慕容复的腰,轻轻靠在他怀里。

    慕容复怀抱阿朱,甜言蜜语张口便来,直说得阿朱情动不已,当然其间自是少不了一番亲亲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