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一百九十二章 淫贼?
    韦小宝正想开口,堂外忽的传来一个声音,“巧了,我们也想见识一下这个能与乔帮主齐名的慕容复。”

    声音清脆响亮,听不出男女,但却十分好听。

    堂外铮铮声响起,众人往门口看去,却见走进来四人,为首一人身着灰色道袍,头上挽了个发髻,须发斑白,

    但脸上皮肤饱满,眼神精光闪闪,身上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气,显然是个道人。

    落于老道身后半步的是一年轻男子,身材挺拔,皮肤微黑,面容刚毅,神色间尽是沉着,双眼精光内敛,明显是内功大成的样子,背后背着一个古怪长盒。

    与年轻男子并肩同行的还有两人,其中一人面貌俊秀的美貌少年。

    这人十八九岁年纪,穿一件石青色缎衫,头顶镶玉青巾,衣着精雅,脸上皮肤白里透红,便是说雪*嫩也不为过。

    慕容复不自觉的往其胸前一扫,略显突起,再观其咽喉,没有喉结。

    心中登时明了,原来是个女扮男装的绝色佳人,虽然穿着男装,但仍是不掩其抚媚娇艳之色。

    让慕容复十分意外的是最后一人竟是何铁手!

    只见她凤眼含春,目光流转,依然是那么美貌,一双赤足上套的黄金金环,走路时铮铮有声。

    被慕容复盯着,何铁手似有所觉,往慕容复方向看了一眼,登时一愣,慕容复微笑示意,何铁手也是点头回应,脸上闪过一丝异色。

    四人进得门来,女扮男装的女子往堂中扫了一眼,“适才听人说要跟慕容复比划一二,不知哪位是慕容公子?”

    堂中无人回应,小二上前说道:“四位客官误会了,适才诸位好汉只是在谈论慕容公子,其实慕容公子并不在这里。”

    女子微微恍然,面露失望之色。

    旁边何铁手则是凑到其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什么,女子眼睛一亮,往慕容复方向看来,笑盈盈的上前拱手道:

    “这位兄台,在下温青,敢问兄台可是姑苏慕容氏的慕容复?”

    既然遇到熟人,慕容复也没什么好隐藏的,干脆的起身还了一礼,“不错,在下正是慕容复,不知温姑……公子有何见教?”

    心中则是寻思道:温青?还是女扮男装?那不就是温青青么!

    众人一听,均是扭头看来,一时间呆愣原地,说书老者脸上微微忐忑,这般当着人家的面说人家的书,若是惹怒了这慕容公子,今日恐怕很难善了。

    那黄衫少年也看向慕容复,脸色微红,没想到这慕容复长得这般俊俏,似是比自己更帅,心中不由想道:

    “看他身上毫无内力的样子,分明是不懂什么武功,想想也是,如果真会武功,适才那般说他,他早该有所反应才对,哼,不过是绣花枕头而已。”

    白衫少女细细的看了慕容复两眼,竟是觉得有些眼熟,微微皱眉沉思。

    灰衣老道则是目光微微一凝,他竟是从慕容复身上感受到一股淡淡的压力,此人定是一个绝顶高手。

    温青脸上露出些许崇拜,“江湖盛传,慕容公子在听香水榭与中原五绝之一的‘东邪’和北方丐帮帮主乔峰均是战成平手,温某心中极为佩服,一直盼着能见上一面。”

    慕容复谦虚的笑道:“江湖传闻而已,当不得真。”

    忽然一个嗤笑声传来,“算你有自知之明!”

    慕容复面色不变,伸指凌空点了数下,黄衫少年“啊”了一声,登时动弹不得,但身上却是奇痒难耐,才数个呼吸过去,眼泪都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原来是你!”忽然一声娇喝,白衫少女“刷”的一声拔出长剑,刺向慕容复。

    慕容复一愣,曲指微弹,一道劲力打在剑刃上,长剑偏了开去,“姑娘这是何故,在下何曾认识姑娘了?”

    白衫少女冷哼一声,“你这个无耻淫贼,本姑娘找你十年了,今日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手中剑尖抖动,“刷刷刷”便是数剑刺出,剑光闪烁,迅若雷霆。

    周围众人一听,面色微沉,淫贼在武林中一向都是为人所不齿的存在,若这慕容复是淫贼,那说不得今日群起而攻之也要将其拿下。

    温青与何铁手均是不由自主的退后数步,听得那句“找你十年了”,但见这姑娘年龄不过十八九岁,

    十年前也就八九岁的样子,莫非这慕容复少年时竟是连*都不放过?一时间看向慕容复的眼神均是极为古怪。

    慕容复只手凌虚轻弹数下,击偏少女的长剑,瞟见众人脸色变化,脸色不由微微一沉,嘴中喝道:

    “休得胡说八道,本公子何曾认识你了,再这般搅扰不休,就别怪本公子出手无情了!”

    女子只是娇哼一声,长剑急转,深吸一口气,忽的飞身跃起,长剑凌空连挥数下,每一剑挥出,均是有一道锋利的剑气斩向慕容复。

    众人中不会武功的人早已纷纷跑出客栈,剩下的人多少都有一些武功在身,竟是隐隐将慕容复围了起来。

    慕容复心中也是有些生气,完全不顾空中剑气,张手一抓,再往下一挥,跃至空中的少女忽然“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慕容复紧接着张手一吸,尚未落地的长剑也被吸到了手里。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那女子的剑法十分精妙,在江湖上也算得一流高手了,但在慕容复手上竟是仅撑得数招,看来“南慕容”之名倒也不是空穴来风。

    慕容复长剑指着少女,“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扭头将白皙的脖子往前凑了凑,“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慕容复心中疑惑不已,这女子到底是谁?嘴唇微动,传音说道:

    “你不是说本公子是淫贼么,你若不说,本公子将你衣服扒光,这里这么多人,想来也是很乐意看的。”

    听得慕容复的话,少女娇躯一颤,想起多年前那件事,还真相信慕容复能做得出来,登时心中一急,张口说道:

    “我叫水笙!我爹爹是水岱!你可别乱来啊,否则我爹爹不会放过你的。”

    “水笙?”慕容复心中一愣,没想道这女子竟是水笙,但自己跟她八竿子打不着,如何会背上一个淫贼的骂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