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一百九十四章 道歉
    盖因拳法、掌法一类武功,大多以力道见长,若是在对敌时,掌力、拳劲都会在先在手腕处蓄势,是以甚少有人会一出手就抓敌方手腕。

    袁承志没见过乾坤大挪移,不懂其玄妙,自是完全不管慕容复的手腕,直直一拳击出,但劲力竟是如同打在棉花上一般,而且竟是有些许劲力反弹回来。

    袁承志心中一惊,立即便要抽手而退,但手腕已被慕容复拿住,当即手腕一抖,挣开他的手,不过却被其手上的劲力黏住,一时间进退不得。

    袁承志倒也十分冷静,当即左手从右手下探出,一拳击向慕容复小腹,却是想来个攻其所必救。

    慕容复右手黏住袁承志的手,在空中划了个半圆,竟是将袁承志的左手也撩了起来,黏在手中。

    众人见二人一击过后,交手时轻飘飘的,无甚动静,倒好似两个关系极好的朋友在互相推搡一般,一时间也是愣在原地。

    众人之中也就灰衣道人看出些许端倪,知道袁承志已落入下风,但他脸上却无甚焦急之色,反而轻捋颏下长须,嘴中喃喃道:“这武功怎么有些似曾相识啊。”

    慕容复脸上略带笑容,左手负在身后,一副轻松写意的样子。

    袁承志则是心中惊骇不已,万万没想到对方武功这般奇异,不过脸上仍是十分镇静,

    忽的双手手腕处骨骼“咯咯”响了两声,被慕容复黏住的双手竟是如同水蛇一般,轻轻一扭便挣脱出来。

    吃了这一亏,袁承志再也不敢靠近慕容复双手,只是身形如水蛇般在慕容复周身游走不定,时不时往慕容复身上击出一掌,掌法怪异凌厉,但却招招狠辣。

    慕容复身子不动,双掌翻飞,登时间漫天掌影将二人笼罩其中。

    袁承志微微一愣,这掌影轻若无物,甚至准头也十分差,根本不可能打到自己,这人为何这般?

    忽然只觉胸口一疼,低头一看,竟然已经被慕容复打了一掌,身子登时倒飞而出。

    原来袁承志不知不觉间,身形竟是缓缓慢了下来而不自知,这才被慕容复一掌击飞。

    “袁大哥!”温青见袁承志落败,急忙闪身而出,去接袁承志。

    慕容复不知为何,似是见不得这绝色佳人与别的男子亲密,当即伸手凌空一抓,温青扑了个空,袁承志身子又飞回慕容复近前,“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擒龙功!”灰衣老道惊呼出口,众人心中恍然的同时也是钦羡不已。

    温青“刷”的一声拔剑指着慕容复,“休得伤害袁大哥!”

    慕容复双手一摊,“我若要伤他,他还能有命在?”

    但见袁承志起身后,脸色微微发白,其他的倒也没受什么伤,温青才将剑收起。

    “慕容公子,在下还有一绝学尚未使出,请赐教!”

    袁承志口中说着,双手捏起剑诀,背后背的一个古怪盒子竟是“嗡嗡”抖动起来,隐隐传出丝丝剑吟,仿若毒蛇吐信一般。

    慕容复心中一惊,这才想起袁承志最厉害的武功还是那把金蛇剑,适才胜的颇为侥幸,当即凌空抓起地上的长剑,全身劲力涌动,剑尖一丝白芒吞吐不定。

    “住手!”却是灰衣老道开口喊道。

    袁承志一愣,停下手中剑诀,不解的看向老道,老道虽然不问世事,但这种“淫贼”人人得而诛之,何以阻拦自己出手?

    老道捋了捋颏下长须,缓缓说道:

    “这慕容公子一身正气凛然,与你动手明明占了上风却不抢攻,明明有机会下重手却不出手,足见其心中坦荡,光明磊落,如何可能是淫贼。”

    袁承志回想适才打斗过程,心中仍是不解,慕容复明明是力所不及,为何老道要说他手下留情呢?

    不过既然是这人开口阻拦,也不好违逆,当下只得微微拱手道:“如此就多谢慕容公子手下留情了!”转身回到老道身后。

    慕容复也收剑而立,看向老道,“不知前辈是?”

    “老道木桑!”随后老道竟是传音说道:“不知公子跟阳顶天有甚关系?”

    慕容复微微一怔,没想到他竟是认出了自己的乾坤大挪移,当即传音道:“并无关系,在下能学得乾坤大挪移实属家学渊源。”

    木桑道人眼神微微一凝,明显有些不信,但沉吟半晌后还是说道:“今日多有得罪,还望慕容公子不要见怪!”

    慕容复面色颇有不愉的看了一眼袁承志,心中暗骂:

    “口口声声说老子是淫贼,污蔑老子名声,随随便便就对老子动手,现在说算了就算了,哪有这般便宜的事!”

    木桑道人似是看出了慕容复的想法,略一犹豫转身说道:“承志,你冒然对慕容公子出手,还不赔礼道歉!”

    “这……”给这“淫贼”道歉,袁承志心中自是极为不愿的,但木桑道人的话他又不能不听,一时间脸色迟疑不定。

    水笙立即上前说道:“凭什么给他道歉,这人无耻下流,而且还会仗着武功欺负弱小,实在是武林败类,这位袁大侠不必给他道歉。”

    众人也是纷纷附和,在他们心里,袁大侠是大英雄,大豪杰,与袁大侠敌对的定然就是坏人。

    慕容复心头已是十分恼怒,冷哼一声,“你给我过来!”

    当即伸手对着水笙一抓,水笙“啊”了一声,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前飘去,落入慕容复手中。

    袁承志等人一惊,还道是慕容复要强抢民女,这还了得,身子一晃就要上前,却是忽然发现自己的臂膀被人拉着,动弹不得,转头看去,竟是木桑道人。

    只见他微微摇头,示意自己不要多管闲事,一时间袁承志心中百思不得其解,木桑道人这是怎么了。

    慕容复伸手拉过水笙臂膀,脸色颇为严厉的说道:“你给我交代清楚,我何时奸污过你了!”

    水笙登时气急,“你胡说什么!哪有奸……奸污了!”

    但见慕容复脸色黑的可怕,水笙心中一惊,他可是知道慕容复即便在大庭广众之下,仍是什么都敢做的,口中又呐呐开口道:“谁让你当初打人家……人家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