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二百零三章 先天剑气?
    慕容复也是心中暗骂,看你长得慈眉善目,没想到却是这般狡赖,事到如今,也不好再说什么,双手轻挥,将水笙和阿九推上马车,负手而立,看向冲虚二人,“来吧!”

    二人对视一眼,冲虚道长微微摇头,方证无奈只得退后丈许,让冲虚道长先上。

    冲虚道长面色复杂的叹了口气,“只要公子改邪归正、悬崖勒马,将那两个女娃放了,老道便放公子离去。”

    慕容复一听,好似自己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一样,不由得心头微怒,“本公子做事自有分寸,不用道长指点。”

    忽然慕容复心中一动,接着说道:“念在贵派张真人的份上,只要道长能接住在下一招,在下便将人还你!”

    冲虚道长一听,登时面现愠色,但转念一想,这慕容复武功不弱,若只是守得一招便能将人救了,又何尝不可呢,只是他既然敢放言一招,想来这招定是威力极大,怕也不是好守的。

    犹豫半晌,冲虚终是点头道:“好,老道就看看一直被张真人称赞不已的武学奇才到底有多奇,你若一招胜得老道,老道再也不提救人之事!”

    慕容复点头同意。

    冲虚道长深吸一口气,左手提着拂尘虚抬,右手虚按,四周劲风缓缓围着双手中间处打转,已然是在蓄势,周身隐隐形成一个太极圈,口中说道:“慕容公子请出招吧!”

    慕容复登时傻眼,不由得问了一声,“道长不用剑吗?”

    冲虚道长微微一楞,你关心老道用不用剑作甚,嘴中说道:“老道今日未带长剑在身,就以这柄拂尘领教慕容公子的高招吧!”

    慕容复不由微感尴尬,以冲虚的剑法造诣,自己即便使出全力,恐怕也得百招左右才能打败他,自己之所以会来个一招之约,只是想激他使出太极剑最强的一招,

    而自己恰好知道那一招的破绽,岂知冲虚今日没带长剑,只是以拂尘施展别的武功。

    不过此时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若想一招破了冲虚道长的守势,该用什么武功好呢?

    用六脉神剑是肯定不行的,虽然六脉神剑无坚不摧,但适才所说的一招并未规定冲虚道长不能动,

    他便是躲了过去也算接下一招,而且以冲虚道长内力之深,便是强行接下一剑六脉神剑也未必做不到。

    慕容复沉思良久,忽的眼前一亮,开口笑道:“冲虚道长小心,在下要出招了。”

    说着双手掐了一个剑诀,随即捏起剑指,四指横放小腹前,双手指尖贴着彼此指肚。

    慕容复袖袍无风自动,发丝飞扬。

    冲虚道长面色微微一凝,双手连环变幻几个手势,周身道道光圈形成,若隐若现。

    慕容复双手缓缓拉开,剑指间竟是隐隐拉出一道白色剑气,拉到尺许宽时,慕容复忽然又将双手合拢,四指朝上,好似双手握剑一般,对着冲虚道长凌空一挥。

    登时间,一道两丈来长的剑气斩向冲虚道长,势不可当,凌厉之极,虽然只是剑气,竟是隐隐能看出一把巨剑的形态。

    韦小宝心中大骇,“我的乖乖,慕容大哥莫不是神仙?”

    躲在马车中偷看的阿九和水笙以及不远处的青竹帮众人已经是呆愣原地。

    冲虚道长与方证大师同时惊呼一声,“先天剑气!”

    方证大师不由向冲虚喊道:“快躲!”

    冲虚道长又何尝不想躲,但那迎面扑来的劲风压得自己身形晦涩,想躲已是不及,更何况对于一个用剑高手来说,能见到传说中的“先天剑气”是多么的难能可贵,不亲身领教一番又如何甘心。

    电光火石之间,冲虚道长双手忽的上举,登时周身所有光圈随着双手升到头顶位置,闪烁不定。

    转眼间“巨剑”斩在冲虚道长头顶,“铛”的一声响,仿若金铁相交,随即又是数声极为轻微的“嗤嗤”声传出,冲虚道长头顶的光圈相继碎裂。

    方证大师大惊失色,掌心劲力涌动就要出手相助,冲虚道长双手一合,双掌在头顶相对而立,竟是生生夹住“巨剑”虚影。

    二人僵持片刻,均是面色通红,可见双方都已将内力催动到了极致。

    不过慕容复的内力终究更深厚一些,冲虚道长渐渐的不敌,眼看就要斩在头上,慕容复心中一软,冲虚道长是武当举足轻重的人物,自是杀不得的,当即稍稍放松手中劲力。

    冲虚道长忽的探出右足,在地上划了个半圆,狠狠一跺,双掌往右微偏,随即急忙缩手,“砰”的一声,“巨剑”斩在地上,一阵尘土飞扬。

    待得烟尘散去,众人一看,冲虚道长身旁竟是留下一条尺许深的沟痕。

    冲虚道长适才用力过度,此刻接近虚脱,面色微微发白,不过还是朝着慕容复作揖道:“没想到慕容公子竟是连传说中的先天剑气也能使出,老道甘拜下风!”

    他自是知道慕容复刚才手下留情,否则此刻自己已被劈成两半了。

    “先天剑气?”慕容复心中疑惑不已,自己适才只是将试着将六脉神剑的六剑齐发融合,蕴而不发,形成一道剑气斩出,如何会是什么先天剑气。

    冲虚道长见慕容复眼中尽是疑惑,不由得问道:“怎么?你不知道?”

    慕容复摇摇头。

    冲虚道长深深看了慕容复一眼,“张真人说得不错,慕容公子果然是千年难得一遇的奇才,只是公子武功高绝,相貌出众,何愁没有女子青睐,何以要强行掳掠别人家的女儿!”

    却是避开不谈“先天剑气”的事,意思很明显,你得将两个女子放了,老道才会告诉你。

    慕容复心中不以为意,既然知道有什么“先天剑气”的存在,以后还可以问别人,

    只是自己虽然赢了,但消耗也是极大,这片刻过去,手臂经脉仍是隐隐作痛,短时间内手上是别想用什么武功了,

    而对方还有一个方证大师在,只得好言说道:“冲虚道长放心,在下保证并不会伤害这两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