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二百三十二章 邪念
    慕容复自顾自的将建宁扶到旁边一张卧椅上,随即又将蕊初点了昏睡过去,放在建宁公主旁边。

    毛东珠心念转动,眼中杀意一闪,手腕转动,对着慕容复轻轻一挥,登时一道无形无色的劲气射向慕容复。

    慕容复眼中不屑之色一闪而过,右足往旁边塌了一步,便避了过去,劲气打在一旁的桌子上,竟是无声无息,便是灰尘也没有震起一丝。

    慕容复眼神微微一凝,伸手轻轻碰了一下桌子,“沙沙沙”几声轻响,桌子竟然瞬间碎裂成粉末。

    慕容复脸上讶色一闪而过,口中惊呼一声,“这便是‘化骨绵掌’?果然有些门道!”

    毛东珠脸色微变,此人竟是连“化骨绵掌”都知道,断不能留,当即双手挥动,霎时间数道劲气接连飞出。

    但慕容复只是身子微微一晃,便完全躲了过去,转而迎着毛东珠而去。

    毛东珠心中一惊,此人好快的身法,当即又是数掌“化骨绵掌”打出。

    但慕容复速度丝毫不变,只是身子左歪右斜,便将掌力躲了过去。

    毛东珠还想发功,但慕容复已到得身前,身子微闪,便要拉开距离,但慕容复斜刺里伸手一抓,竟是恰好抓住她左手。

    毛东珠似是早有防备,掌心忽的一股劲力射出,直击慕容复小腹,随即手腕轻轻扭动,竟是挣脱而去。

    慕容复左手探出,起了个奇异的手势,击向自己小腹的掌力登时倒飞而出,但毛东珠已经闪开原地,“噗”的一声,掌力打到她的床上。

    不过不知是不是因为慕容复用了斗转星移的原因,这道掌力只是在床缘上留下一个掌印,并没有将床打成碎末。

    慕容复口中啧啧称奇,自己的斗转星移已是大成之境,反弹敌人招式时,无论是力道还是效果,都是完全反弹,但这“化骨绵掌”竟然只是将其掌力反弹,效果却是没有。

    毛东珠也是心中震惊无比,慕容复反弹出的掌力虽然跟“化骨绵掌”不同,但修炼化骨绵掌数十年的她自是一眼看出,那就是化骨绵掌,忽的想起了什么,“你是慕容家的人?”

    慕容复不置可否,嘴角淡淡一笑,“你这化骨绵掌倒是不错,若是交出秘籍,本公子可以不计较你打蕊初之事!”

    毛东珠心中一愣,这个武功深不可测的高手是为蕊初而来?不过嘴上仍是问道:“你到底是谁?你可知擅闯慈宁宫的后果?”

    慕容复脸上闪过一丝讥讽之色,“哼,莫说你只是个假太后,便是真太后,本公子也不放在眼里!”

    毛东珠面色不变,“你胡说八道什么!哀家乃堂堂太后,岂会是假扮的,普天之下又有谁敢假扮太后!”

    慕容复嗤笑一声,“你少跟我装蒜!”说着身形一动,消失不见。

    毛东珠登时大惊,只觉肩头忽然一股麻痹酸软传来,自己身子再也动弹不得,此时她再也难以保持镇定,脸色惶急的说道:

    “你大胆,这里可是慈宁宫,你竟敢对哀家无礼!不怕被诛九族么?”

    “诛九族?”这数日来,慕容复在宫中听到的最多的便是这个词,但一向不将皇权放在眼里的他,如何会怕,

    况且,以燕子坞现在的实力来看,莫说是相隔数千里的清廷,便是宋庭想要诛慕容复九族,也得掂量一二!

    毛东珠见慕容复丝毫不以为意,还道他是什么愣头青,语气微微一软,“你潜入慈宁宫到底是为什么,若是图个钱财,哀家可以给你!”

    心中却是寻思,只要暂时将他糊弄过去,转眼便派大军围杀,定要将他剁成肉泥!

    慕容复如何看不出毛东珠的打算,微微冷笑一声,“你不用白费心思了,你的底本公子一清二楚!”

    毛东珠眼中闪过一丝不信之色,“哀家能有什么底,你若是识相,就快快解开哀家穴道,哀家也不为难你,你拿点钱财就快点离去吧!”

    慕容复笑而不语,细细看了毛东珠两眼,不由得眼前一亮,长得倒是十分美貌,虽然已经年过三旬,但眉宇间全无丝毫皱纹,脸上薄施水黛,皮肤白嫩细腻,

    可见保养的非常好,比之建宁公主也是丝毫不差,而且还比她多了几分成熟抚媚。

    想起建宁公主,慕容复心中一动,这可是一对千娇百媚的母女啊,忽然心中一股邪恶意念油然而生,一发不可收拾,竟是直接伸手在毛东珠胸前揉捏起来。

    毛东珠娇躯一颤,万万没想到慕容复竟是这般无耻,脸上大惊失色,颤声说道:“你……你别乱来啊,你要什么哀家都给你,别……别乱来!”

    慕容复哪会听她言语,手中动作愈发放肆、暴戾,将那饱满的雪峰挤捏得变形。

    毛东珠吃痛不已,“别……求求你了……别这样……别……”但见她眉头紧皱,脸色苍白,神色间说不出的柔弱,隐约还带有一丝快意。

    慕容复已是不满足隔着衣服,竟是将手直接从其胸口衣襟处伸了进去。

    柔嫩的触感登时让慕容复再也不能自已,伸手一扒,便将毛东珠的华丽宫装撕个粉碎。

    雪白滑嫩的胴体完全暴露在慕容复面前,毛东珠登时羞愤欲死,脸色绯红,她已经多年未行房事,心底自是极为饥渴的,被慕容复一阵抓摸,下身某处已是起了反应,

    但慕容复身份来历不明,而且看样子还与自己的亲生女儿建宁公主不清不楚,脑中仍是保留着最后一丝清明。

    但见慕容复双眼微红,仿佛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一手捏着自己的饱满,一手竟是已经缓缓向自己某处推进,

    毛东珠心中哀叹一声,莫非自己保存了数十年的贞洁,就要毁在这个陌生男子手里?

    以后如何还有面目见人,但身体的阵阵反应也让她渐渐迷失,心中没由来的一阵心虚,不由自主的往门口方向瞟了几眼,

    忽的见到安详躺在椅子上的建宁,毛东珠心中抱着最后挣扎一次的心态,开口喝道:“你这么做,对得起建宁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