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出宫
    慕容复摇了摇头,自然不会傻乎乎的将北冥神功的名字告诉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看着慕容复那副就是不告诉你的样子,恨不得上前一拳砸在他脸上,不知为何,自从遇到慕容复以来,他生气冲动的次数都快有前半生那么多了,心中也是频频生出一些奇怪念头。

    不过东方不败也实在好奇得很,沉吟半晌又说道:“你这武功虽然厉害,但过于邪异,而且你似乎都走火入魔了,你若告诉我,没准我有办法救你呢!”

    慕容复心中微动,东方不败好歹是比自己成名更早的高手,说不准真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小黑点的事,但转念一想,小黑点位在丹田,如何能放心给东方不败查看,心中苦叹一声,

    嘴中说道:“多谢东方先生好意,这功法确实是有些弊端,不过影响不大,就不劳先生费心了!”

    东方不败冷哼一声,“你不愿说就算了,但愿你真的跟任我行没有关系,否则……”

    慕容复也是有些气恼,“否则怎样?”冷冷一声打断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面色一滞,他只是随口想说点威胁性的话语,但慕容复这么一问,他倒还真说不出什么来,毕竟慕容复武功几乎不弱于自己,自己拿什么威胁他,干脆一语不发。

    二人就这般站着足足有一刻钟,东方不败面色复杂,不知在想什么,慕容复则是暗暗思索如何处置适才吸取的内力。

    他也意识到丹田的小黑点似是有严重的倾向,自是不敢再将其炼化,无奈只得暂时放在储功中。

    终于东方不败率先打破了沉寂,却是说出一句让慕容复大感意外的话来,“听说神龙教洪安通武功不错,也算是一代宗师,你小心点,别阴沟里翻船了!”

    慕容复呆了一呆,不由后退两步,奇怪的看了东方不败两眼。

    东方不败似是意识到自己的话容易让人误会,轻哼一声,“你算是本座为数不多的对手,自然只能死在本座手上!”

    东方不败越是如此说,慕容复身形越是往后退了几步,一语不发。

    “哼!”见得慕容复这副好似自己是什么蛇蝎猛兽一般,东方不败冷哼一声,身形一晃,人已消失不见。

    慕容复松了一口气,今晚若不是冒险使用了北冥神功,真不知会不会死在东方不败手上,

    随即又苦笑一声,现在虽然逼退了东方不败,但自己也不好过啊,丹田的隐患仿佛压在心头的一块大石,而且自己也被好揍了一顿,这会儿竟是浑身酸痛起来。

    站在紫禁之巅又四下看了两眼,慕容复身形闪动,回了尚膳监。

    次日,慕容复与韦小宝,带着一万五千大军出了京城,水笙等众女则是扮作亲兵跟在慕容复身边,至于蕊初则是被他又送回了慈宁宫。

    倒不是慕容复想监视毛东珠,而是蕊初体质太弱,武功又不行,只得先安置在宫中,不过他也交代了毛东珠善待蕊初,倒是不怕她被欺负。

    慕容复让人准备了两驾豪华马车,韦小宝乘一驾,另一驾则是慕容复与众女共乘,此时慕容复的马车中,慕容复正在闭目养神。

    方怡与阿九均是有些面色复杂,方怡此次入宫行刺,本是抱着必死的决心的,但没成想却成了慕容复的丫鬟,还是终身制那种,

    现在出了皇宫,心思登时复杂起来,而阿九也不知在想什么,望着京城方向呆呆出神。

    小郡主则是什么多不懂,但见别人都不与她说话,便默默坐在慕容复身旁,偶尔偷偷看慕容复一眼,随即又脸色微红的低下头。

    水笙本来还有些雀跃,但见车中气氛微妙,没人与她说话,干脆自个扒在窗口,望着外面,神思不属。

    “怎么?我脸上有花么?”慕容复望着小郡主,开口笑道。

    小郡主偷看被逮个正着,登时间俏脸晕红,吱吱唔唔的回道:“没……没有!”

    “哈哈哈,既然你想看便让你看个够好了!”当即慕容复伸手将小郡主横抱在胸前。

    小郡主挣扎不过,只得将头埋在慕容复胸膛,坐起了鸵鸟。

    众女中,水笙与阿九早已见怪不怪,娇哼一声便不再离他,倒是方怡十分不爽慕容复的做法,当即便斥道:“喂,你怎么能这样?”

    慕容复对方怡一向都不如何待见,“喂什么喂?主人不会叫么?”

    方怡登时语塞,心中说不出的委屈,干脆扭头不看他们,眼角已蓄满薄薄的雾气。

    慕容复自是没看到,看了其他二女一眼,“此次主人我要去打神龙岛,你们谁不想去的,可以现在说!”

    水笙与方怡均是面色微喜,阿九则是欲言又止。

    沉默半晌,还是阿九率先说道:“我……我想跟着公子!”

    水笙犹豫了下,也是吞吞吐吐的说道:“我……我功夫还没学全,就……就不走啦,何况三月之期也还没到,本小姐自是不能食言的。”

    小郡主仿佛没有听到,方怡面色微动,“我想先去给沐王府的人交代一声。”

    慕容复目光缓缓扫过众女,最终停在方怡身上,似笑非笑的说道:“你不会是想要反悔吧?”

    方怡登时脸色微红,“没……没,怎么会呢,我方怡虽然只是个下人,但说出的话还是算数的,只是这般不声不响的离开沐王府,实在是不妥!”

    她的语气说不出的幽怨,甚至有些发酸,这也难怪,这些日子的相处,她也渐渐了解到,这几个容貌比自己有过之无不及的女子,要么是千金小姐,要么是王府郡主,

    阿九的身份虽然看不出来,但凭她那副骨子里的高贵冷傲,身份怕也不会低了去,方怡心中自是难免生出些奇怪的想法。

    慕容复拍了拍怀中的小郡主,“你呢?要回沐王府么?”

    小郡主“啊”了一声,似是刚刚想起自己还是沐王府的人,呐呐说道:“若是夫……夫君让我回去,我便回去。”

    但她那眼神中明显是透露出些许渴望,看来还是想回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