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二百八十五章
    王屋山虽然险峻挺拔,山路崎岖,但慕容复的凭虚御风早已练得出神入化,即便是半抱着一个人,也是如履平地一般,不多时便追上了先行回来的司徒鹤等人。

    不过慕容复并没有跟众人打招呼的意思,直接从众人头顶飞过,丝毫没有被人察觉。

    到得王屋山顶,坐落着一排排房屋,约莫二千余数,但都十分简陋,可见王屋派的日子怕是也不好过。

    慕容复直接掠至中间最大的一座院落,找了个稍微隐蔽的位置,将阿九放在屋顶上,小声叮嘱道:“你且在此等我,我没有叫你,你就小心隐藏好!”

    阿九点头轻轻嗯了一声,她在被慕容复带上山时,占了不少便宜,此时脸颊发烫,不用想也知道脸色极为红润,哪还顾得这许多。

    慕容复翻身落到院中,微微感应一番,让他诧异的是偌大一座院落竟然只有一个人在,正是中间的堂屋,慕容复径直走进去。

    “谁!”忽然一声洪亮的声音喝道,紧接着便是兵刃出鞘的声音。

    慕容复抬眼看去,却是一个身材魁梧的老者,须发斑白,面容沧桑而坚毅,一双锐利的眼睛精光四射。

    慕容复颇为和善的笑了笑,“想必阁下就是司徒伯雷吧?”

    司徒伯雷面色不改,沉声问道:“你是谁?”

    慕容复拱手一礼,“在下慕容复!”

    “哦?‘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姑苏慕容氏?”司徒伯雷眼中闪过一抹疑惑,随即又淡淡说道:“慕容家也算名门世家,怎么会半夜三更擅自闯到别人家里!”

    看来他对慕容复擅自闯进来颇有不满,不过慕容复脸皮一向很厚,恍若未觉,口中意有所指的说道:“在下有大事跟司徒老先生商量,白日里人多眼杂,自是十分不便。”

    “哼!有什么事待老夫先看看你是否真是慕容家的人,看刀!”司徒伯雷话一说完,当即便是一刀直劈慕容复面门。

    慕容复站在原地不动,嘴边带着笑意,神情自如。

    司徒伯雷见慕容复如此镇定,心中忍不住闪过一丝赞赏之意,但见长刀到得他头顶数寸时,慕容复仍没有闪避之意。

    司徒伯雷心中不由微微犹豫,此人虽然擅自闯了进来,但罪不至死,岂可滥杀无辜,当即手腕微微偏了下,朝着他肩膀砍下去。

    就在这时,慕容复忽然双目一瞪,身子颤了一颤,浑身似是一股气势爆发出来,长刀竟是硬生生停在空中,再也砍不下去。

    “好气势!”司徒伯雷心中忍不住喝了一声采,手臂上内力涌动,便要催动内劲。

    也不见慕容复如何动作,只听得“嗤”的一响,司徒伯雷手中长刀忽然失控,竟是瞬间奇异反转,以相同的角度砍向他自身。

    司徒伯雷登时大惊失色,竟是忘记应该先控制住长刀或是闪身躲避,眼睁睁看着长刀朝自己的面门砍来。

    “铮”的一声,长刀在司徒伯雷肩膀上两寸时停住,司徒伯雷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两个手指夹住刀背的慕容复。

    原来刚刚电光火石之间,慕容复上前两指夹住长刀。

    司徒伯雷虽然只算是半个江湖中人,但这辈子也算走南闯北,见识不浅了,却没见过这般奇异的武功,一时间呆愣在原地。

    “怎么样,先生相信在下是慕容家的人了么?”慕容复声音淡然的问道。

    司徒伯雷这才回过神来,老脸微微发烫,瞬间恢复正常,伸手接过长刀,口中笑道:“果然是‘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老夫今日算是见识到了!”

    看到司徒伯雷眼中很快掩饰下去的胆颤心惊,慕容复心中暗喜,其实他适才所用的武功确实是斗转星移,因为司徒伯雷所发的招式并没有动用内劲,所以慕容复只需暗中运起斗转星移内力,微微一震便可将其招式反弹。

    但凡司徒伯雷用上一丁点内力,他也不可能做到这般不动声色,当然,这些事他是不可能告诉司徒伯雷的,嘴中说道:“些许微末技艺,只是班门弄斧,让先生见笑了!”

    哪知司徒伯雷却是脸色不愉,“哼,你的武功、轻功、内力都高过老夫,老夫还没瞎,自是看得出来,不必来那一套假惺惺的!”

    慕容复登时语塞,他难得谦虚一回,竟然还被人当成了伪君子,一时间也是无言以对!

    司徒伯雷不理慕容复的神色,将兵刃收回刀鞘,“不知慕容公子深夜闯到此地,有何贵干?”

    慕容复沉吟半晌,神色一整,“听闻司徒老先生侠肝义胆,义薄云天,为反清复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实在是让人……”

    “好了好了,这些废话就不要说了,有事说事!”慕容复话未说完,却是被司徒伯雷不耐烦的挥手打断。

    慕容复心中微微气恼,没想到司徒伯雷竟是这般耿直的人,想起上山时见到那些门人弟子的居住条件这般差,也是有些明白过来,本来乱世之中,有兵权在手应该过得十分滋润才是,但这王屋派明明手握数千精锐,却是过得这般拮据,想来跟他这脾气也是有关系的。

    想通其中关节,慕容复干脆自顾自的坐上主位,伸手倒了一杯茶,慢吞吞的喝了起来。

    这下轮到司徒伯雷气恼了,“你到底有什么事,没事的话就请自己下山去,恕我王屋派不招待陌生人!”

    慕容复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也懒得再跟他兜圈子,“本公子就直说了,今晚来有两件事,第一,便是收复王屋山,从此王屋派遵从我慕容家的号令,否则,王屋派便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说到这慕容复定定的看着司徒伯雷,但见他面色通红,花白的胡须微微颤抖,明显是气得不轻。

    半晌后,司徒伯雷深吸一口气,强忍着出手的冲动,口中沉声说道:“小子,你好大的口气,慕容家虽然神神秘秘的,但充其量也不过一个江湖门派而已,有什么资格让老夫尊你号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