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三百五十章 赐教
    至于岳灵珊与林平之,因为功力太浅的缘故,并没有看清二人招式,只是见得二人间白光闪烁,道道凌厉的剑气向四周扩散而出,心中钦羡不已。

    比起听风二女,慕容复的剑法造诣更为深厚,尤其是他还十分了解独孤九剑的破招方式,因此打起来并不如何束手束脚,而且出招从来不按常理,均是乱砍、乱刺,毫无规律可言。

    风清扬心中疑窦徒生,慕容复剑招看似杂乱无章,可是却颇有“无招”的韵味,难道对方年纪轻轻已经到了“无招”境界?

    转眼数十招过去,二人双脚却是从未离开原地一步,双方都甚少能使出完整的一招,均是使到半途便被对方破去。

    尽管如此,这一战也是慕容复出山以来,遇到的危险次数最多的一战了,招招都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本来单凭慕容复的剑法造诣,是远不及风清扬的,但他依仗着六脉神剑,以及此前在思过崖秘洞观看五岳剑法及其破解招式,对破招的领悟又深了一层,一时间竟是跟风清扬打了个不相上下。

    “好小子,你的剑法是谁传授的?”风清扬忽的抽身后退,脸色疑惑的看着慕容复问道。

    慕容复哈哈一笑,“没想到晚辈这点微末剑法也入得前辈的法眼,说起来,小子的剑法倒有几分是得传于前辈!”

    风清扬愣了愣,“胡说,老夫何时传授过你剑法了!”

    慕容复面色复杂的叹了一口气,他凭借后世记忆自是很容易就领悟了独孤九剑的奥义,算下来,确实是传自风清扬手中,不过这话自然不能说出来,当下微微一笑,“前辈应该传过一个华山弟子武功吧,晚辈曾跟他交过手,从他的剑法中领悟出来的!”

    风清扬目光微微一凝,“你是说令狐小子?”

    “不错,正是令狐兄!”

    风清扬捋了捋颏下白须,“既然如此,也算公子机缘造化,天资卓绝!”

    他倒没有怀疑慕容复所说的话,毕竟到了这等境界,对敌时看透敌方招式本质,从而偷学并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当然,这也是对手武功太低的情况下才能做到,若是换成自己来施展独孤九剑,慕容复是肯定偷学不多一星半点的。

    风清扬心中如此想道。

    慕容复对于什么天资卓绝之类的话,早就听腻了,当即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道:“不敢当,还得多谢前辈,不过可惜的是,听说令狐兄已经被逐出华山派了!”

    “哦?这是为什么?”风清扬颇为意外。

    慕容复略一沉吟便说道:“据说他从思过崖出去之后剑法大进,又说不清楚剑法来源,被岳不群当做魔教中人处理了!”

    风清扬阅历何等丰富,仅凭慕容复寥寥数语,便猜到七八分,登时怒目圆睁,须发飞扬,“岳不群真是废物,不会*弟子也就罢了,这么一个好苗子竟然还赶下山去,真真是气煞老夫也!”

    这几句话声音极大,峰顶上的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洪七公默然无语,岳灵珊则是一脸疑惑,不明白为什么前一刻还打得好好的,下一刻却是破口大骂自己的父亲,可是眼前这人是华山派祖师级人物,一时间也不敢出言说什么。

    慕容复白了他一眼,“说起来还不是要怪前辈你!”

    风清扬一愣,“又不是我逐他下山的,怪我作甚?”

    “要不是你要人家搞什么神秘,不准他说出剑法来源,岂会弄得人家师徒生出隔阂。”

    风清扬冷哼一声,“哼,要我说根本就是岳不群心胸狭窄,又或者心生妒忌,与知不知道剑法来源没多大关系!”

    “你胡说,我爹爹一生秉承君子侠义之道,武林中人称‘君子剑’,岂会像你说得这般不堪,虽然你是太师叔,可你……你也不能这般说我爹爹!”却是岳灵珊忍不住,忽的跳上前来,娇声争辩。

    一旁林平之心中一跳,急忙过来拉了拉岳灵珊衣角,低声叫了声“师姐”。

    但岳灵珊根本不理会,只是不卑不亢的看着风清扬。

    风清扬也不生气,双眼微眯,盯着岳灵珊看了一会,忽的轻笑一声,“嘿嘿,你是岳不群的女儿?”

    “是!”

    “既然知道老夫是你太师叔,那岳不群也是老夫的晚辈,老夫数落一下有何不妥?”

    “这……这……”岳灵珊登时语塞,她方才只是一时不忿,本能的出言维护父亲,但经风清扬提醒,她顿时想起,太师叔是爹爹的长辈,别说只是骂几句,就是打一顿好像也没什么不妥。

    风清扬不知想到了什么,摇头叹了口气,终是摆摆手说道:“罢了,那令狐小子骨子里本来就不是什么受得住束缚的人,让他到外面闯荡一番也是不错的,就让岳不群以后后悔去吧!”

    岳灵珊吐了吐小舌头,躬身行了一礼,“小女子一时冲动,冲撞了太师叔,请太师叔责罚!”

    风清扬却是看都不看她一眼,“你到一边玩去,老夫还要比剑!”

    林平之心中一松,告罪一声,拉起岳灵珊衣袖远远的退开。

    风清扬看向慕容复,“小子,咱们再来过!”

    慕容复眉头微挑,“前辈不是说只想领教一下六脉神剑么,适才晚辈已经用过数次,差不多了吧!”

    “据老夫观察,你这六脉神剑应该还没有练到大成吧!”风清扬双手背在背上,略有深意的说道。

    慕容复心中一动,拱手一礼,“还请前辈赐教!”

    风清扬摇摇头,“六脉神剑老夫也是第一次见,赐教不敢当,权当交流一二罢了!”

    “前辈请讲!”

    “你知道什么叫剑意吗?”

    慕容复沉吟半晌,“据晚辈所知,剑意是剑道修炼到深处,所凝聚的一种意志,当它与内力融合,便可形成剑气,伤人于无形之中!”

    风清扬点点头,“不错,但武林中许多人却是不用领悟剑意,也能发出剑气,你可知是为什么?”

    慕容复一愣,江湖上的人,但凡内力深厚到一定层次,会点剑法,均能发出剑气,以前确实没想过这个问题,现在经风清扬一提,似乎还真有什么原因在其中。

    “到底是为什么呢?”想了半晌慕容复也想不出其中的关键所在,不由摇摇头,“晚辈不知。”

    “那是因为他们借助了外物!”

    “外物?”慕容复喃喃一声,忽的眼前一亮,“前辈说的是剑?”

    风清扬点点头,“不错,剑本是就是含有剑意的,只要内功深厚,经过长剑一催发,很轻易便能发出剑气。”

    “但这样的剑气威力自然有限,真正的剑道高手,不许借助任何兵刃便能发出无形剑气,威力极大,无坚不摧,伤敌于数丈之外,这也就是剑道的至高境界,‘无剑’。”

    慕容复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即便是他,在不使用六脉神剑的情况下,也发不出剑气的,心中颇有些不是滋味。

    只听风清扬继续说道:“据老夫所知,大成的六脉神剑无形无色,无声无息,开金裂石,削铁如泥,可是你的六脉神剑,就不必老夫说了吧,五颜六色,花花绿绿的,声音更是大得出奇,明显还未大成。”

    慕容复讪讪一笑,“晚辈资质有限,目前只能修炼到这个程度了!”

    风清扬微微叹了口气,“说起来,这六脉神剑也算是登临剑道的一条捷径了,我想当年创出这门神功的段思平剑道修为一定是深到了极处的。”

    慕容复眼中疑惑之色一闪而过,“还请前辈解惑!”

    “六脉神剑正是用特定的内力运行方式,取巧生成无形剑气,让修习者跳过了领悟剑意的阶段,也难怪这么多年过去,除了当年的段思平,再也没有人炼成过这门神功!”

    “据老夫猜测,要想练成这门神功,除了内力深厚之外,还要能领悟剑意才行,否则,即便是内力再如何深厚,也只能练到小成而已。”

    慕容复登时赫然开朗,这六脉神剑已经修炼多年,但自从修炼小成之后,却是再无丝毫寸进,不过饶是如此,也算是他手上威力最大的一门武功了。

    其实说起来,也是因为慕容复内力精纯深厚,强行提升了六脉神剑的威力,若是换做他人,即便修炼六脉神剑到小成,也不会有这般威力的。

    “所以,你若想将六脉神剑炼至大成,最好还是先领悟剑意为好!”风清扬忽然停住,不再言语。

    慕容复正听得兴起,不由脱口而出,“前辈继续啊?”

    风清扬白了他一眼,“继续什么,老夫说完了!”

    “敢问前辈,领悟剑意可有什么方法?”

    “有!”

    “什么方法?还请前辈赐教!”

    风清扬却是捋了捋白须,就在慕容复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才缓缓开口道:“老夫跟你既不沾亲,也不带故,凭什么要告诉你!”

    慕容复面色微微一滞,随即又闪过几丝古怪之色,“没想到本公子也有被人敲竹杠的一天!”心中暗暗嘀咕一声,嘴上带着讨好的笑容,“前辈有什么要求,但说无妨,只要小子能够做到的,定不推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