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巧遇
    “公子,不知僻邪剑法与独孤九剑比起来,谁厉害一些?”林平之开口道。

    慕容复转首看了林平之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怎么,你还没放弃僻邪剑法?”

    林平之心中一跳,急忙说道:“不……不不,平之只是好奇而已!”

    “说起来,僻邪剑法与独孤九剑倒是有些相同之处,都能让内力不深的人武功在短时间内大进,不过若是比较起二者威力来,却是不可同日而语的,独孤九剑胜了僻邪剑法不知几何!”

    林平之一听僻邪剑法远不如独孤九剑,心中略带几分不信,林家靠着七十二路僻邪剑法威震江湖多年,岂会真像慕容复所说那般不堪,但又不好反驳,只是微微点头道:“多谢公子解惑!”

    慕容复也大概看出林平之的心思,不过这种事他也懒得解释,转而说道:“这没什么,今日多谢二位款待,咱们就此别过吧!”

    “啊!你们要走了?”岳灵珊登时吃了一惊,语气中带有几分不舍和失落。

    听风白眼一翻,“不走难道住你家吗?”

    “可以啊,现在天色已晚,你们可以在华山住一晚再走的!”岳灵珊也不知出于什么心思,竟是张口便顺势答应下来。

    听风捂嘴一笑,“住不住是我家公子说了算,你跟他说吧!”

    岳灵珊脸色微微一红,带着几分期待之色的看向慕容复,“慕容公子意下如何?”

    慕容复摇头说道,“其实我们是应峨眉之邀,赶去光明顶的,本来已经迟了些日子,这几日在路上又一再拖延,实在不能多耽搁了!”

    “这样啊……”岳灵珊喃喃一声,“那便祝公子一路顺风!”

    “承岳姑娘吉言,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慕容复深深看了林平之一眼,带着听风二女转身离去。

    看着慕容复渐行渐远的身影,岳灵珊一时间怔在原地,脸上神情莫名。

    旁边林平之见岳灵珊这副样子,不知为何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微微开口道:“师姐,风太师叔传我们的剑法心得还是尽快领悟为好,否则时间一长,怕是容易忘记!”

    岳灵珊“啊”了一声,回过神来,“小林子,你刚刚说什么?”

    “……”

    慕容复一行下山之后,径直往西而去,一路上有听风二女相陪,倒也不寂寞,而且别看听风精灵古怪,吹雪沉默少语,但却将慕容复的衣食住行打理得井井有条,即便是露宿荒野,也是一件十分舒适惬意的事。

    转眼十余日过去,三人紧赶慢赶,终于赶到了昆仑山朱武连环庄附近。

    “也不知张无忌那小子怎么样了?”此时三人站在一处山坡上,望着茫茫雪岭,慕容复喃喃出声,回想当年将九阳神功放回山谷,也不知那小子还会不会像原来那般好运,寻到神功。

    “公子,张无忌是谁?”听风问道。

    慕容复神秘一笑,“很快你就知道了!”

    “什么嘛,公子老是说话说半截!”听风小声的抱怨一声。

    “咱们还是加快教程吧,去晚了可就没戏看了!”慕容复当即向前走去。

    听风急忙追了上去,略一犹豫,还是出声问道:“公子,奴婢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慕容复颇为意外的看了她一眼,要知道听风可是甚少会这般拘谨,心念一动,也就猜到了几分,“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这么看重这次围剿明教之行?”

    听风点点头,“对啊,咱们跟峨眉派又没什么交情,派出一些外门弟子敷衍一下也就是了,为何还派了风四爷前往,甚至……甚至公子都亲自赶来?”

    “身为水晶宫弟子,只管听命行事,不问原因,此乃第一宫规!”却是吹雪忽然淡淡的说道。

    听风心头一紧,小心的看了慕容复一眼,但见他没有生气的样子,才微微放下心来,不过仍是嘟了嘟小嘴,“公子,听风不问就是啦!”

    慕容复看了看听风,再看看吹雪,半晌后才轻笑一声,“无妨,你们是公子的贴身丫头,可以有特权!”

    听风闻言大喜,不由伸手抱着慕容复胳膊,“那公子快说,咱们为何千里迢迢的来这西域?”

    手臂上柔软的触感让慕容复心神微微一荡,“没想到这小丫头也长这么大了!”

    “公子……”听风摇了摇慕容复手臂,嘴里娇声娇气的喊了几声。

    “行行行,告诉你行了吧!”慕容复手臂不动声色的在她胸脯上蹭来蹭去,脸上则是一副受不了你的样子,“这明教虽然四分五裂,但底下义军众多,根基尚未动摇,这可是现成的军队,公子能不动心么?”

    听风眉头微皱,“可是那些人都是一些狂热信徒,信仰明教,很难收入麾下啊?”

    提起这个问题,慕容复也是十分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这十几日赶路的途中,他便在思索这个问题,可是至今仍未想出一个既能保存明教实力,又能将其收为麾下的好办法。

    当然,最完美的办法莫过于由慕容复来当明教教主了,他也曾想过像张无忌那般,利用乾坤大挪移拯救明教于危难之中,最后再顺势当上明教教主。

    但稍微一寻思便发现,此路根本不通,张无忌之所以能在练就乾坤大挪移后当上教主,根本原因还是在于他是白眉鹰王的外孙,金毛狮王的义子,自己跟明教高层毫无瓜葛,仅凭乾坤大挪移根本不可能让杨逍等人支持自己。

    “唉,只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大不了就等明教高层被灭的差不多,彻底散了的时候,再将那些人招揽到慕容家。”慕容复微微叹了口气,做出了最坏的打算。

    听风点点头,不再言语,忽然发现胸前好像有些异样,先是一愣,随即俏脸腾的一下便红了起来,急忙想要松开双手。

    但慕容复却是手臂微微一夹,反而将听风的双手裹住,不让她离开。

    “公子……”听风呐呐叫了一声。

    慕容复仿若未闻,手中动作越来越大。

    听风无奈,只得任其为所欲为。

    行了半里不到的路程,走在前方的吹雪忽然开口问道:“公子,前方有打斗声,我们是绕路还是过去看看?”

    但见慕容复半晌没有回应,吹雪不由回头一看,却是飞快的转过头去,原来不知何时,慕容复已将手伸到了听风的衣襟里,而听风衣衫半裸,整个人斜倚在慕容复怀里。

    吹雪没由来的心中一阵火大,干脆转过身来,瞪着二人,大声叫道:“公子,公子!”

    “啊?”慕容复应了一声,面不红心不跳,慢吞吞的将手收了回来,又将听风衣衫拉起,这才看向吹雪干咳一声,“你刚刚说什么?”

    “前方有人打架,绕不绕路,但请公子定夺!”吹雪面颊上的两朵小红晕尚未褪去,但声音却带有几分清冷。

    “有人打架?”慕容复眉头轻挑,随即凝神细听,果然,在不远处正有人打斗,而且人数似乎不少。

    慕容复沉吟半晌,“走吧,去看看!”

    不多时,三人行至一处密林,林中“砰砰哐哐”响声不断,明显是有人正在激斗。

    三人躲在一棵大树上,往林中空地上看去,却是微微吃了一惊。

    “公子,风四……唔唔……”听风面色微喜,但话说到一半却是被慕容复伸手捂嘴小嘴。

    “别说话,咱们先看看再说,这林中还有埋伏。”慕容复在听风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听风微微点头,慕容复这才松手放开她。

    三人转头看去,但见林中两个男子正在比斗,其中一人身形瘦削,尖嘴猴腮,正是慕容家的四大家臣中的老四,风波恶。

    而另一人是个中年男子,一身褐衫锦袍,面容风流俊俏,颏下留有短须,颇有几分成熟意味。

    在风波恶身后一边,站着两个青衫女子,衣着服饰、容貌都是一模一样,正是怜星、邀月二女,在她们身后还有十数人,打扮各异,但明显都是江湖中人。

    褐衫男子使的是一手刚猛掌法,内力十分精正,从慕容复到来便一直是他在猛攻风波恶,数个呼吸间已经击出了十来掌。

    但风波恶并不与之硬拼,瘦削的身形仿若猴子一般,上窜下跳,褐衫男子连他衣角都摸不到。

    那男子似是被他激怒了,嘴中喝了一声,“慕容家不是号称什么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么,怎么阁下就只会窜来窜去,难道连本堂主的一招也接不下?”

    “哈哈哈,风老四行走江湖数十年,何曾怕过谁来着,之所以不与你对掌,只是怕伤了你而已!”风波恶语气十分平缓,可见中气十足,内息悠远绵长。

    但邀月却是冷冷的看了一眼褐衫男子,口中略带不满的说道:“风四爷,慕容家的名声不容轻辱,你若是不愿出力,便让奴婢出手好了!”

    “哈哈,月丫头别急,风老四早就手痒难耐了,今个儿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武功像样的,那不得多玩会儿!”风波恶却是毫不在意的回道。

    褐衫男子被这二人你一句我一句,气得脸色发紫,手中掌法愈发凌厉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