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三百六十三章 罢手
    身处掌力中心的圆真更是不堪,只觉呼吸晦涩,身形凝滞,心中明白,想要完全避开这一掌是不可能的了。

    这绝对是圆真一生中,最大的一次危机,但值此时刻,他反倒说不出的冷静,忽的不知想到了什么,双眼登时一亮,身子微偏,侧向左前方,同时双手一上一下,摆了个守势。

    “砰”的一声大响,石室中尘土飞扬,灰蒙蒙的一片,墙壁上的火把也被吹灭半数,石室暗了下来。

    待得尘土散去,慕容复四下一看,不由眉头微皱,“竟然还没死!”

    只见此时的圆真身子斜倚在西南方向的角落里,僧袍破烂,身上尽是尘土,双目微闭,口鼻皆是血,虽然很微弱,但慕容复却是能清晰感觉到他还有呼吸。

    慕容复身形一晃,又是一掌向圆真打去。

    “别……别动手!”圆真忽然睁开眼睛,闪电般出手抓过墙壁上的一支火把,放在身前一个大木箱子上,口中有些急促的说道。

    慕容复先是不以为意,但随即身形骤然顿住,心中暗骂一声“真是失算!”

    “你……咳咳……你到底是谁?”圆真废了老大的力气,才将一句话说完,手中的火把微微颤抖,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拿捏不住。

    “你别冲动,先将火把拿开!”慕容复心中一紧,急忙冲圆真说道。

    “嘿……嘿,贫僧还以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没想到……咳咳……没想到也怕死!”圆真脸上满是血污,但语气中却是不乏讥讽之意。

    慕容复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世上肯定有很多不怕死的人,但他绝不在此列,如今身处山腹之中,若是圆真一个失手将*点燃,那数十箱*一起爆炸,任他武功再高,也要葬身于此。

    “我年纪轻轻的,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哪能这般莫名其妙的死了!”慕容复声音顿了顿,忽的轻笑一声,“何况大师也还有很多事没有做,恐怕比我还怕死吧!”

    说着慕容复脚步不动声色的往前挪了一步。

    “你站住!别过来,咳咳咳!”没想到这一步却是被圆真留意到了,他一着急,竟是咳出了一大口血,手中火把剧烈晃动,差点便点到了*引子。

    “别别别,大师,您别激动,我不过来!”慕容复急忙连退数步,口中轻声安抚道。

    “别动!”圆真却是连退都不给他退。

    慕容复不由微微叹了口气,原来他方才之所以有意无意的退后,却是想先站到门口位置,然后出其不意赏他一记六脉神剑,若是圆真没反应过来,便一剑将其击杀,若是圆真反应过来,或是误打误撞的点燃了*,他也有时间逃跑。

    没想到却是被圆真看出了意图,慕容复沉吟半晌,“大师想要如何?不会真要与在下同归于尽吧!”

    圆真眼神阴晴不定的闪烁一阵,沉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慕容复愣了愣,“这个问题不是问过了么,在下江南慕容复!”

    “哼,休得诓我,慕容家的人怎会使魔教乾坤大挪移!”圆真冷哼一声回道。

    慕容复不禁微微一呆,“你怎么知道的,我自问已经用的十分隐蔽了!”

    “竟然真的是乾坤大挪移!”圆真心神剧震,但口中却是平淡的说道:“你确实使的很隐蔽,但不巧的是,贫僧对乾坤大挪移非常了解,你先前明明被贫僧扣住脉门,却还能使出内力,使的是乾坤大挪移第四层的挪穴移位!”

    “还有此前你竟能不动声色的将贫僧掌力隔空挪移,说明你的乾坤大挪移至少第六层以上了!”

    “不错,大师还真是博闻强记,竟连这等隐秘都知道!”慕容复嘴上轻飘飘的恭维了一句,心中却是暗骂,“你个老匹夫,肯定曾与阳顶天夫人偷情的时候,从其口中套问出来的!”

    “哼,别打岔,快说,你的乾坤大挪移从何未来?”

    “这……”慕容复犹豫半晌,才郑重其事的说道:“大师应该听闻过我慕容家的那点薄名吧,实不相瞒,乾坤大挪移我家也有收藏!”

    这样的谎话漏洞百出,本以为圆真不会相信,但他似乎根本不在乎其真假,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交出乾坤大挪移心法!”

    慕容复突然有些想笑,但值此时刻,又怕笑了会刺激到圆真,脸色憋得通红,用一种奇异的语气说道:“慕容家的绝学岂能外传。”

    “呸,乾坤大挪移本就是明教镇教神功,你当老衲不知么!”圆真啐了一口,“交出心法秘籍,否则今日谁都别想生离此地!”

    “喂,你个老秃驴别太过分了,我的轻功你也见识过,即便你点燃*,到它完全爆炸还有一定时间,虽然有些冒险,但我还有机会跑出密道,而你就必死无疑,有本事你就点!”

    慕容复也不是好脾气的主,本来受人威胁就十分不爽,这和尚竟然还异想天开的想要乾坤大挪移,他自是不会再客气。

    “你……老衲跟你拼了!”圆真登时气急,手腕一抖,火把往下按了按,距离木箱上的引线不过寸许。

    慕容复暗暗提起真气,脸上却是一副淡然的样子,“你点!”

    “我要点了!”

    “你点!”

    “我真要点了!”

    “你点!”

    ……

    一时间,二人竟是这般僵持下来,圆真虽说要点,但火把一直不肯按下去,而慕容复虽然嘴上让他点,实则脚步已缓缓往后探出,一旦见势不对,便溜之大吉。

    若是换做一开始,圆真心生死志的时候,慕容复如此刺激他,他必然会不顾一切的点燃引线,但现在事情出现了转机,他自然不会再轻易自寻死路。

    半晌后,二人见谁也唬不了谁,却是对视一眼,忽的哈哈大笑起来。

    “咳咳……”圆真似乎牵动了伤口,引得一阵剧烈咳嗽。

    “大师注意身体,别太激动!”慕容复语气带着调笑,心中则是大松一口气,甚至额头已经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他适才虽说只要冒些风险就能跑出去,但实际情况哪有这般容易,这密道七拐八绕的,山腹中爆炸一起,谁知道哪儿先塌,哪儿后塌。

    “乾坤大挪移是何等神功,老衲一把年纪了,就算得到神功,又怎么可能学得会,倒是老衲着相了!” 圆真叹了口气,颇有深意的说道。

    慕容复也是微微一笑,顺势说道:“就是,说起来,咱两素未谋面,本就没什么深仇大恨,不过些许误会,用不着拼死拼活的同归于尽!”

    “是啊,施主年纪轻轻,前程远大,跟贫僧一把老骨头埋葬于此,未免太过可惜!”圆真自是借坡下驴。

    慕容复沉吟半晌,“既然如此,那今日之事就此揭过如何?”

    圆真微微一笑,“正合我意,那施主这便请吧!”

    慕容复眉头微挑,“那怎么行,大师身受重伤,此处又无粮无药的,在下怎能将大师一个人留在这?更何况大师还是伤在在下手中!”

    “呵呵,不劳施主挂心,老衲心愿未了,暂时死不了!”

    慕容复脸上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你心中一定是在说,‘明日心愿一了,死在此处倒也正好遂了心意’,是吧!”

    圆真先是一惊,随即反应过来,不由苦笑一声,“真不知道你是如何知道那些隐秘的!”

    “这便不必大师操心了!”慕容复也失去了耐心,“我便直说了吧,今日我可以放过你,但你要想独留此处却是不可能的!”

    圆真自然也明白慕容复的顾虑,若是换做他,他也不会放心,但若是出得这个石室,他的生死可就不能自主了,当下开口道:“你凭什么保证放过老衲?老衲可信不过你!”

    “哼,本公子堂堂慕容世家家主,一派之尊,岂会出尔反尔!”慕容复一副“受到了极大侮辱”的样子,义正严词的说道。

    圆真犹豫半晌,就在慕容复要失去耐心的时候,终是缓缓点头,说出一句让他哭笑不得的话,“你发誓!”

    慕容复微微怔了一怔,来自后世的他自然不会相信什么誓言,却是没想到圆真一个大奸大恶、坏事做尽的人,竟然也这般迷信,难道他就不怕死后下阿鼻地狱么?

    心中有些好笑的想着,面上则是一副郑重的样子,“那大师也必须发誓,远离密道,此次六大门派围剿光明顶,不准你在暗中做什么手脚!”

    “这……”圆真稍一犹豫,终是点了点头。

    就这样,二人像模似样的各自发了一通誓言。

    “请吧,大师!”慕容复指着石门方向,做了个请的手势。

    圆真无奈,只得拿着手中火把,缓缓离开木箱,整个过程中,双眼紧紧盯着慕容复,一旦慕容复有什么异动,他必定会毫不犹豫的点燃引线。

    慕容复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张了张口,还是什么都没说。

    磨蹭好一会,圆真才随着慕容复出了石室,本以为他会一路都小心翼翼,没想到出了石室反倒一副放松下来的样子,惹得慕容复心中好奇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