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冲突起
    他面色极为严厉,便是一向活泼的听风都吓得不敢开口说什么。

    风波恶身子颤了颤,双膝一软的跪在地上,“风波恶知错,任由公子处置,只求公子不要将我赶出慕容家!”

    “公子息怒,四爷只是一时不明白其中原委,并没有违抗公子的意思。”怜星微微出言求了句情。

    慕容复沉默半晌,才缓缓点头,“好吧,便罚你此行回去后,去宗卷库将所有宗卷都背个通透。”

    “啊!”风波恶登时大吃一惊,随即面现苦色,“公子,不要哇,你还是杀了我吧,我不要去宗卷库!”

    他一副滑稽的模样,惹得听风娇笑连连,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四爷别不知足了,公子这么罚你可轻着呢!”

    “去去去,一边玩去,你知道什么,我风波恶什么都不怕,就怕读书,简直比杀了我还难受。”风波恶一脸欲哭无泪的表情。

    “四爷,不是我说你,都一把年纪的人了,却是连个媳妇都没娶到,就该多读点书!”一向温文尔雅的怜星竟是破天荒的出言调侃道。

    一时间帐篷中的气氛渐渐缓和下来。

    慕容复没好气的看了风波恶一眼,“起来吧,还跪着作甚。”

    风波恶却是不动,略带可怜之色的叫了一声,“公子……”

    慕容复无奈摇摇头,“算了,改为抄一遍卷宗吧,下不为例。”

    风波恶登时大喜,“多谢公子,多谢公子!”

    其实被风波恶顶撞两句,慕容复倒没生什么气,而是因为他忽然意识到,慕容家毕竟是武林世家,其中有许多人行事都会先讲侠义,分善恶,这样的话,若有一日,慕容复的命令稍有不善,岂不是要临阵抗命?

    这才借题发挥,将风波恶教训了一顿,也算是打打预防吧,至于能起到多少作用,就不得而知了。

    “公子,那明日之战我们该怎么做?”却是怜星将话茬引到正题上。

    慕容复沉吟半晌,“如今蒙古势大,明教正处于抵抗蒙古的关键位置,能为我们争取很多时间,绝对不能被灭,所以明日你们可不能出太多力,随便意思意思就行了,而且若是最后明教不敌,你们还要暗中相助。”

    “是,公子!”众人齐声应了一声,稍一寻思,也就恍然大悟起来,原来公子竟然已经想到了利用明教来牵制蒙古,心中不禁暗赞,“公子果然深谋远虑!”。

    这时,帐外传来洪凌波清脆的声音,“启禀公子,公子派出去打探消息的人回来了!”

    “哦?快让他们进来!”慕容复当即回道。

    不多时,几个外门弟子走进营帐,行了一礼之后,为首的一个弟子开口道:“公子,我们将光明顶方圆两百里都探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军队的影子,后来属下又冒然往更远的地方探查了一下,终于在近三百里的地方发现有军队驻扎的迹象。”

    慕容复眉头微挑,“有多少人?可找到他们的藏身之处?”

    “属下惭愧,人手不多,时间太短,并未找到他们,不过人数应该在五千上下。”

    怜星等人均是莫名其妙的看着慕容复。

    慕容复眉头微皱,嘴中喃喃道:“五千么?不多不少,既好隐藏,又恰好能将六大门派合围,赵敏倒是好算计。”

    慕容家的外门弟子,或多或少都被灌输过一些军队常识,毕竟战事一起,这些人都将是军队中的核心力量,他们既然说五千,那便是有一定依据的。

    “好,回去给你们记上一功,现在都去休息吧,明日一早,你们退出光明顶范围三百里之外。”慕容复沉思半晌,口中如此吩咐道。

    “多谢公子!”众弟子脸色均是一喜,齐声拜谢之后,才转身出了营帐。

    “公子,你方才说赵敏,难道就是上次在酒楼将公子迷晕带走的那人?”听风问道。

    怜星、邀月与风波恶登时吃了一惊,怜星秀美微蹙,“你们是干什么吃的,竟让公子被人迷晕带走?”

    她虽然待人温和有礼,但对自己妹妹却是十分严厉的,若要问两个姐姐中听风最怕的是谁,不是邀月,而是怜星,只见她急忙开口解释道:

    “姐姐,当时我与小雪正要跟那伙人拼命,可是公子忽然传音说了一个地点,让我们去那儿等他,我们才知道公子是装晕,这才将计就计的。”

    “是啊是啊,公子可以作证!”吹雪补充道。

    怜星脸色稍缓,不过还是瞪了二人一眼,“你们也太不知轻重了,竟让公子孤身犯险!”

    听风嘟了嘟嘴不敢回话,一双大眼可怜兮兮的看着慕容复。

    慕容复笑了笑,“好了怜星,这事不怪她们,而且以我的武功,天下哪里去不得,更何况公子百毒不侵,即便是十香……”

    话说一半,慕容复忽然顿住,半晌后抬头朝外面喊道:“凌波!”

    “弟子在!”洪凌波不进帐篷,只是在外面应了一声。

    “去找七个空药瓶来!”慕容复吩咐道。

    不多时,洪凌波端着七个小巧的药瓶走进帐篷。

    放下盘子她便转身要走,慕容复却是说道:“你也留下!”

    怜星等人不知慕容复要干什么,只好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只见慕容复伸出左手食指,也不见他如何动弹,指尖处竟是忽的破开一个小口,好似被长剑划破一样,只是鲜血凝而不散,一股淡淡的清香缓缓散开。

    “公子!”怜星四女不由齐声叫道。

    慕容复摆摆手,并不多说,而是用内力逼出精血,在每个小瓶中滴了一滴。

    做完一切后,他才缓缓开口道:“这是解毒圣药,你们每人取一瓶带着,用内力封存住,会有用的。”

    几人登时面面相觑,洪凌波既是震惊又是好奇,脱口而出的问道:“师祖的血竟然可以当解药?”

    怜星四女齐齐瞪了她一眼,洪凌波自知失言,急忙惶恐的低下头去,不敢再多问什么。

    随即六人依言上前,各自取了一个小瓶。

    盘中还剩下最后一个小瓶,慕容复随手拿起放在怀中,却是准备留给周芷若的。

    次日天明,阳光明媚,清风习习。

    各大门派中除了峨眉派之外,都已经在谷口汇聚。

    慕容复带着怜星四女、风波恶、洪凌波等,与武当派众人站在一起。

    武当七子中,除了宋远桥之外,还有俞莲舟、莫声谷、殷梨亭等三人也来到了此处,经过宋远桥介绍之后,三人登时对慕容复肃然起敬,均是与宋远桥一般,选择与其平辈论交。

    慕容复对于这些并不如何在意,反倒趁机与他们讨论起武当剑法来,武当四子心性不一,但有一点深得张三丰的真传,那便是不会敝帚自珍,在对武当剑法的理解上,毫不藏私的与慕容复探讨起来,几人相谈甚欢。

    其他门派的弟子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小声的议论着峨眉派的人为什么还没有到。

    宋远桥微微皱了皱眉,“明明约好卯时汇合,辰时出发,可是现在已到辰时,峨眉派的人竟然还不见来,会不会出了什么事?”

    慕容复不以为意的摇摇头,“谁知道呢,不过肯定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了。”

    宋青书目光微闪,上前说道:“爹,峨眉派都是女弟子,也许要梳洗打扮一番,多花些时间。”

    宋远桥缓缓摇头,“不然,灭绝师太一向疾恶如仇,剿灭魔教更是十分积极,断然不会在这些小事上拖沓的。”

    武当派众人虽然心中奇怪,可是也不好派人去瞧,毕竟那是一大群女流之辈,若是这个时间贸然前去,万一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岂不是要被人当做登徒子?一生清誉可就毁了。

    约莫一炷香过去,宋远桥终是看向慕容复说道:“公子可否派你的女婢前去询问一二,若是真出了什么事,我们也好及时做出应变。”

    慕容复点点头,转头看向怜星,正欲说话,谷口处传来一阵骚动,“来了、来了、终于来了!”

    慕容复向谷口看去,便见灭绝师太领着三百来名女弟子,浩浩荡荡的往谷口行来。

    各派弟子不由自主的从中间让出一条通道,不过,灭绝师太却是不走最前头,而是转了方向,来到武当派前面。

    宋远桥正欲上前搭话,灭绝师太哼了一声,直接避过宋远桥,来到慕容复身前,沉声说道:“芷若的事,待此战结束,贫尼再与你计较,你最好不要死在大战中。”

    慕容复微微一愣,这才注意到灭绝师太面色阴霾,双目赤红,明显是大动肝火的症状。

    灭绝师太身后站着袁紫衣与周芷若,袁紫衣弄了块面色蒙在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但旁边的周芷若却是眼睛红红,神情凄楚,眼角还有两道淡淡的泪痕。

    慕容复稍一寻思也就明白过来,定是昨晚与周芷若私会的事被灭绝知道了,不由转头瞪了宋青书一眼,昨晚的事只有三人知道,周芷若不会说,显然是宋青书告的密了。

    “师太有什么事,还是现在计较清楚的好,大战将起,万一师太不幸身故,岂不是死不瞑目!”慕容复见周芷若那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样子,便怒从心中起,说话也是极尽刻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