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三百七十二章 登顶
    慕容复对着怜星等人微一示意,随即浑身劲气一震,登时两丈方圆内的箭支全被震飞了出去。

    怜星四女也是不弱,纷纷往空中拍出道道掌力,风波恶则是更加积极,早已经冲到慕容复身前去,开出了一条通道。

    只有洪凌波内力弱了点,不过也无伤大雅,她只需要跟在众人身后即可。

    一时之间,慕容家一行人所过之处,竟是形成一片真空地带,一支羽箭也无。

    见到这番情景,俞莲舟怔了一怔,他虽然料到慕容家有所保留,但也没想到保留了这么多,尤其是那四个人畜无害的小姑娘,看起来弱不禁风,内力之深,竟是不在自己之下。

    俞莲舟汗颜之余也是急忙回过神来,下令让众弟子全速前进,紧跟慕容复一行人。

    其实武当四子抵挡箭雨没有慕容复等人这般犀利,倒不是说他们的武功太低,而是因为武当诸子的武功大半都在剑法上,讲究一剑一式,甚少有大范围的攻击招数,又要顾及身后的弟子,这才颇显捉禁见肘。

    不多时,众人行至桥头,“噗噗噗”一阵火焰朝众人喷来。

    风波恶冷哼一声,双掌抬起,呼呼便是两掌往前隔空击出,登时两名烈火旗弟子应声倒地。

    怜星等人速度也不慢,微微后退的同时,手中长剑掷出,又有数人被割破喉咙,随即四女凌空一抓,长剑飞了回来。

    如此七八招过去,桥头的烈火旗弟子已经死伤的差不多了,他们虽然近战难缠,但碰到了如此犀利诡异的远程攻击,自然如同土鸡瓦狗一般,不堪一击,至于烈火旗旗使辛然,则不在此处。

    这时“咯吱”两声大响,铁桥剧烈一晃,竟是微微倾斜,武当弟子登时大惊失色的骚动起来,引得铁桥又晃了几晃,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翻转过来或是直接断掉。

    慕容复等人也是微微吃了一惊,当即毫不迟疑的往前一跃,在空中时,慕容复双手连弹,一紫一青两道六脉神剑激射而出,正砍铁索的两个大汉“砰砰”两声倒在地上。

    此时武当派唯一镇定的一人便是俞莲舟了,只听他大喝一声,“不要动!”

    众弟子登时不敢再动弹,只是煞白的神色意示着他们的惶恐,铁桥也渐渐平复下来。

    俞莲舟距离桥头不过丈许,本来只要轻轻一跃便能安全着地,不过若是他一跃过去,众弟子势必惊慌,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他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看向身后的数名弟子,“让你们拿的绳索呢?”

    那几名弟子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急忙从身后的包裹中掏出了一捆捆绳索。

    这些绳索有小儿手腕粗细,一端绑着一个二尺长的铁钩,却是六大派的人在知道上光明顶的路上有这么个吊桥时,就给准备好的,为的便是以防万一,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桥头上的明教弟子,已经全部被慕容复一行人解决干净,俞莲舟当即吩咐几名弟子缓缓的走到桥头,将绳索绑在山石上,自己又将另一头紧紧的绑在铁桥上,这才放下心来,带着众弟子走上桥头。

    此时宋远桥三人背靠着背,宋远桥倒还好,但莫声谷与殷梨亭,却是脸色微微发白,一副内力不济的样子,这也难怪,他们二人内力本就比宋远桥差了许多,才一流水平而已。

    适才被围攻,只要火焰一喷上来,他们便要连出数掌,才能将其击散,虽然也杀了不少烈火旗的人,但内力消耗也是极快的。

    好在慕容复等人攻了上来,辛然微微吃了一惊,当即下令众弟子后退,与身后的天鹰教弟子汇聚在一起。

    “六弟、七弟,你们怎么样?”俞莲舟一见二人脸色不好,当即上前关心的问道。

    二人均是勉强一笑,“没什么,只是消耗过度,休息一会便没事了!”

    宋远桥神色微冷的看着对面的殷野王与辛然,今日武当派差点就全部葬送此地,他对这二人自然很难有什么好脸色。

    慕容复看向殷野王,嘴中轻笑道:“真巧啊,我们又见面了!”

    殷野王可没他这么好心情,阴沉着脸,并不说话。

    “慕容公子识得这人?”旁边宋远桥略带疑惑的问道,他自问明教的人虽然没有全见过,但见到一定能认出,比如一边的辛然,但对面这人却是全然想不起来是谁。

    慕容复微微一怔,随即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殷野王,“算起来,他可是宋大侠你的亲戚呢!”

    宋远桥登时愕然,“慕容公子切莫说笑,他怎会是贫道的亲戚!”

    他自问世上除了青书和张三丰等人之外,哪还有什么亲戚在世,更何况还是不认识的。

    慕容复笑道:“他叫殷野王,是殷天正的亲子,也是殷素素的亲哥哥,你说算不算亲戚。”

    宋远桥登时面色微微一滞,如此算来,倒确实说得上是亲戚,只是自从张翠山与殷素素双双自杀之后,天鹰教与武当派的关系一下变得微妙起来,说是仇人,算不上,说是亲家,又亲近不起来。

    慕容复这一说,倒是让气氛微微尴尬起来,如今双方处于敌对,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对面的殷野王冷哼一声,“害得我妹妹自杀身死,谁要这样的亲戚!”

    “你妹妹还害了我五哥呢,武当都没找你天鹰教算账,你……”莫声谷一时气愤,口不择言的说道。

    “七弟!”宋远桥沉声叫了一声,打断了莫声谷,“不要乱说,五弟在天有灵,不会高兴的!”

    “是!”莫声谷脸上闪过一丝悲伤,缓缓退到宋远桥身后。

    宋远桥这才拱了拱手,“原来是殷兄弟当面,武当不愿与天鹰教为敌,而天鹰教早已跟魔教脱离关系,不如现在便下山去吧!”

    殷野王却是丝毫不领情,冷声说道:“多说无益,要战便战,我天鹰教岂是贪生怕死之徒!”

    他虽然嘴上说得漂亮,心中则是暗暗打鼓,眼角不时的瞄一眼慕容复,本来天鹰教加上烈火旗的弟子总数,是武当派的两倍,如此悬殊,是可以将武当派留在此地的,但是武当有慕容复一行人相助却是不好说了,那日的教训还记忆犹新呢。

    宋远桥不由眉头微皱,各家有各家的难处,武当弟子因为先前在桥上的一番消耗,大多数弟子内力几近见底,体力也消耗了不少,若是跟天鹰教硬拼的话,即便能胜也是惨胜,这自然不是他愿意见到的。

    慕容复微微笑道:“殷堂主火气别这么大,我看这样,你们两家如今处于敌对,但又有姻亲关系,不如各自退让一步,以全礼数,下次见面,再拼个你死我活,如何?”

    宋远桥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慕容公子此言甚合我心意,不知殷兄弟意下如何?”

    殷野王面色阴晴不定好一阵之后,才微微叹了口气,“罢了,天鹰教弟子何在?”

    “在!”

    “掩护烈火旗的兄弟撤退!”

    “是!”

    辛然却是不满了,朗声说道:“兄弟们,天鹰教是客,咱们作为主人,能让客人挡在身后,而主人逃跑吗?”

    “不能!”烈火旗弟子也是齐声应道。

    一时间,无论是天鹰教还是烈火旗的弟子,均是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本已下决心撤退的殷野王见到这一幕,不禁一呆,眼中浮现出些许意动之色。

    慕容复重重一声冷哼,“要走就快走,我等既然说放过你们,难道还会出尔反尔么!”

    他这句话用上了九阴真经中的移魂大法,仿若靡靡魔音一般,传入天鹰教和烈火旗弟子耳中,催人入睡,一时间,这些弟子的士气又滑落至低谷。

    殷野王嘴角微微抽搐一下,当即不再犹豫,与辛然一起带着弟子灰溜溜上山而去。

    宋远桥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似是意有所指的说道:“多谢慕容公子了!”

    慕容复摆摆手,脸色忽的一白,一副消耗巨大的样子,急忙原地坐下调息起来。

    使用移魂大法同时影响数百个成年壮汉的心智,饶是慕容复内力之深,也有些吃不消。

    宋远桥当即吩咐武当弟子原地修整,等候其他五派的人。

    大半日时间过去,临近黄昏时刻,六大派加上慕容家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光明顶,明教总坛所在。

    一路行来,各派轮流出手,又轮流休息,损耗颇小,状态不错,说来也奇怪,自从莲花峰后,各个关卡虽然也有明教弟子防守,但与先前在山下时不同,从来不负隅顽抗,而且明教高层一个都没有出现过,因此六大派势如破竹,才短短半日,便攻上了光明顶。

    光明顶上是一处方圆约莫二里的平地,北面坐落着一座大殿模样的高大建筑,风格与中原迥异,多是白色与红色,让人心头不禁冒出“圣洁、烈焰”之类的词语。

    东面是一面十几丈高的笔直峭壁,壁面十分平滑,好似被人一剑劈出来的,峭壁之上是整座山峰最高处,隐约能见到一些亭台楼阁,想来是明教教主或是高层的居住之地。

    至于西面则是一处悬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