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张无忌出场
    宋远桥欣慰的点了点头,不再多说。

    场中殷天正与空智酣斗数十招,各自都是绝招尽出,却是奈何不得对方。

    空智的龙爪手一招接一招,连绵不绝,变化虽少,但却凌厉狠辣,不过殷天正的鹰爪擒拿手也不是吃素的,虽然威势不如龙爪手那般大,但胜在变化极多,是以两人才能斗个旗鼓相当。

    即便如此,殷天正却是暗暗心焦起来,因为他的伤口又流血了,体力正在急速消逝,再跟空智斗下去,必败无疑。

    但令他没想到的是,空智最后一手“守缺式”使完后,立即抽身而退,“阿弥陀佛,鹰爪擒拿手果真名不虚传,老衲惭愧。”

    众人登时呆了一呆,打得好好的,怎么忽然就惭愧起来了,均不明白他在惭愧什么。

    “大师……”殷天正正想说话,空智又摇摇头道:“殷施主的伤势发作,再比下去,只会胜之不武。”随即便退了下去。

    “公子,这鹰爪擒拿手竟然真的可以跟龙爪手相媲美!”怜星略带吃惊的赞叹一声。

    慕容复微微摇头解释道:“不,鹰爪擒拿手比起龙爪手还是差了一截的,两人之所以会战成平手,只是因为殷天正将这门武功修炼到了极高的境界,而空智身兼数门绝技,龙爪手不过其中一门而已,火候不够,若是换成那空性或是玄橙施展,殷天正便不一定敌得过了,同样的,若是换一个人施展鹰爪擒拿手,也敌不过空智。”

    空智在乎名誉,不愿趁人之危,但旁人却未必在乎,各大门派中不少人已经变得蠢蠢欲动起来,此时的殷天正脸色苍白,气色极差,兴许只要再派上一两个高手,便能将其打败,得享“打败白眉鹰王”的美誉。

    宋远桥正欲上前,何太冲急忙开口道:“何某对鹰王前辈敬仰已久,这一阵便让于何某吧!”

    华山派鲜于通登时就不乐意了,嘴上笑呵呵的说道:“何掌门,我华山派在上山时出力甚少,深感惭愧,这一战便由华山派顶上吧!”

    “鲜长老太谦虚了,一路上来,死在贵派手下的魔教妖人可不少,何况鲜长老作为军师,出谋划策便是最大的功劳!”何太冲辩解道。

    一时间,这二人竟是不顾面皮的争论起来,本欲开口的空闻大师和灭绝师太反倒不好再说什么,至于华山派的岳不群则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细细擦拭着手中的宝剑,仿佛二人的争论与他无甚关联。

    “殷老儿,便让我唐文亮来会会你!”忽然一声大喝传来,从崆峒派位置蹿出一个矮小老者,轻飘飘的落在殷天正面前。

    何太冲与鲜于通登时面色一黑,心中暗骂一声“奸诈!”

    殷天正见这人是崆峒五老之一的唐文亮,登时有种“虎落平阳被犬欺”的感觉,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就凭你!”

    唐文亮见他瞧不起自己,心头大怒,不过他倒也没失去理智,心中清楚,垂死的老虎一样还是老虎。

    瞥了一眼殷天正肋间已经一片血红,只要跟他周旋游斗,拖个一时半刻,不用出手,殷天正也会倒下。

    心中有了定计,唐文亮当即右脚一探,闪身到殷天正身侧,呼呼两拳朝着他受伤的位置击去,一副威势不小的样子。

    殷天正立即侧身反勾,但唐文亮却已收拳跃到了殷天正身后,原来他只是虚晃一招。

    殷天正微微一怔,便明白了唐文亮的打算,心中暗暗冷笑,脸上则是一副气急的样子。

    游斗数个回合,殷天正脸色变得苍白无比,忽的一个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明教众人一见殷天正似乎真的油尽灯枯,不由齐齐叫了一声,“鹰王!”

    唐文亮登时大喜,飞身而起,凌空往下击出两拳,嘴中不忘喝道:“白眉老儿,今日要你死在我唐文亮手下!”

    六大派的人不禁一脸遗憾的叹了口气,不知是为没抢到这个名誉而遗憾,还是为一代绝顶高手即将陨落而遗憾。

    “竖子尔敢!”却是韦一笑喝了一声。

    他正欲起身,却又被杨逍拉住,“你仔细看!”。

    韦一笑细细一看,只见殷天正虽然躺倒,但姿势颇为奇怪,右手斜翻向上,正好可以对付从空中攻击的敌人,可谓妙到毫巅。

    果然,下一刻,只听得一声惨叫传来,随即“咯吱”两声,就见唐文亮双臂已被殷天正折断。

    “快住手!”余下的崆峒四老齐声喝了一声,当即纵身而出,但才到得中途,又是两声“咯吱”声传来,唐文亮两条腿也断了,最后砰的一响,被殷天正扔到丈许之外,动弹不得。

    崆峒四老登时大怒,“殷天正,你找死!”

    随即四人同时出拳,拳劲各不相同,有刚猛,有阴柔,有横冲,有直进,不过都有一个共同点,拳势惊人,声势煊赫。

    “七伤拳!”殷天正看了一眼崆峒四老,若在平时,崆峒四老他根本不放在心上,只是如今内力、体力消耗殆尽,怕是很难抵挡了。

    默默叹了口气,殷天正暗自调动残余内力,准备拉着其中一两个同归于尽。

    “杨左使,那人怎么还不来?”韦一笑面色焦急的问了一声。

    便在这时,“刷”的一声,布袋和尚说不得身后忽然飞起一鼓鼓囊囊的黑色袋子。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这袋子以闪电般的速度从众人头顶划过,一下停到殷天正身前,恰好挡住了崆峒四老的攻击。

    崆峒四老只觉拳劲如泥牛入海,打到了一片软绵之处,不由微微一愣,但下一刻,一股阳刚炽热的劲力从袋子上传来,四人急忙收拳后退少许。

    众人均是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神奇袋子。

    尤其是明教众高层均是认出这是布袋和尚说不得的乾坤一气袋,不由带着询问之色的看向说不得。

    但说不得只顾着关注自己的宝贝袋子,哪有心思给众人解释什么。

    “是何方妖人在装神弄鬼,还不速速出来受死!”关能喝了一声,不过手上却是不敢有所异动,毕竟刚才从袋子上传来的劲力,比自己深厚不知多少倍。

    袋中无甚回应,但这青黑袋子却是愈发鼓胀起来。

    “不好,快退!”宗维侠喝了一声,身形暴退。

    其他三人以及脸上略带茫然的殷天正也意识到了什么,立即抽身后退。

    下一刻,“砰”的一声大响,袋子化为碎片,劲风呼呼而起,即便是隔了数丈之远的旁观众人,都感到一股炽热气息迎面扑来。

    崆峒四老中,只有宗维侠见机的快,远远跃了开去,其他三人均被紧追而来的劲力推了个狗爬式。

    只是距离更近一些的殷天正,反倒没受到什么波及。

    说不得脸上尽是心疼之色,“我的乾坤一气袋……”

    便是慕容复也不由感叹一声,“可惜了!”

    这乾坤一气袋质料奇妙,非丝非革,寻常刀剑斫它不破,算得上是一件异宝了,最让慕容复动心思的便是那乾坤一气袋还有助人突破功法的妙用,即便自己用不上,也可以给手下用啊。

    劲风、碎布散开后,众人往场中间看去,只见袋子爆炸处站着一眉清目秀的青年,双目神华外溢,身上气息起伏不定,明显是刚刚突破某种内功瓶颈的样子。

    看到这番情景,慕容复哪还不知道场中之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张无忌,稍一寻思也就明白过来,定然是说不得将张无忌带上光明顶之后,并没有发生圆真偷袭明教众高手的事情,是以一直被说不得锁在袋中,而适才正是因为殷天正生命受到了威胁,刺激他冲破玄关,破袋而出。

    “不对!”慕容复忽然一个激灵,既然没有发生圆真偷袭的事,那明教一众高手为什么一副受了重伤的样子?可是即便隔了数丈之远,他仍能清晰感受到杨逍等人身上羸弱的气息,绝不是作假,一时间心中奇怪不已。

    “是你!”灭绝师太看着场中的少年,脸上惊诧之色一闪而过,她倒不是惊诧少年为何会在此处出现,而是震惊少年身上的气息。

    要知道数日前这少年还被峨眉派挟持,后来为救魔教妖人暴露了一身深厚内力,但也没有如今这般夸张,没想到短短时间内,少年竟是打通了任督二脉,气息之强,资质之高,饶是灭绝师太心高气傲,也不由生出一丝汗颜之感。

    张无忌自然第一眼看向峨眉派方向,先是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周芷若,随即才看向灭绝师太,拱手行了一礼,“见过师太。”

    灭绝师太冷哼一声,并不理他。

    “小子,你是谁?”崆峒四老中的关能冲张无忌喝道,他先前被劲力冲击,摔了个狗吃屎,脸色十分难看。

    张无忌看了关能一眼,淡淡回了一声,“我叫曾阿牛!”

    随即便自顾自的走到殷天正身后,一掌贴在他背心,内力源源不断的输入他体内。

    殷天正自从第一眼看到这少年,便有一股说不出的亲切感,兼之适才这少年明显是为救自己才挺身而出,是以少年近身时并没有防备,此时感受到一股暖洋洋的内力,不由身子一震,奇怪的看着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