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三百九十六章 雪莲花
    “慕容大哥,可不可以再飞高一点!”喀丽丝出声打断了慕容复的思绪。

    慕容复不由白了她一眼,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能飞这么高已经是我的极限了,不过嘴中却是说道:“不行,真主不允许凡人飞到天上,否则莫说是你,就是我也要受到惩罚的。”

    “这样啊!”喀丽丝有些失望,但马上又心生感动,“谢谢慕容大哥。”

    在她心里,慕容复冒着被真主责罚的危险满足她的愿望,自然是极为感动的。

    慕容复不知道她心中作何想法,但听得那一声娇怯怯的“慕容大哥”,又佳人在怀,心情登时好了起来,大方说道:“些许小事,何足挂齿!”

    他心情一好,不自觉的又往高处飞了一点,但下一刻,浑身真气忽的不受控制起来。

    二人身形登时失去平衡,歪歪扭扭的往下掉落。

    “啊!”喀丽丝吓得脸色惨白,出声尖叫。

    她这一叫,慕容复心神一颤,内力更加难以控制,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他只能将凭虚御风催动到极致,同时双腿微曲,将全身内力灌注到脚底。

    毕竟从二十余丈高的位置摔下去,慕容复自问是不死也残了。

    犹豫了下,他又将喀丽丝身子抱紧了些,往上提了提,这样无论如何,喀丽丝也不会被摔死。

    忽然,慕容复又觉双腿发麻,腿部经脉好似被人狠狠扯住一般,疼痛不说,还使不出丝毫力道,登时心中生出了些许绝望。

    但下一刻,体内传来“咯吱”一声轻响,随即脚底一热,竟有一股大力猛推他的脚底,“噗”,二人身形陡然拔高,几个呼吸间竟是跃到了三十来丈的位置。

    “这是……”慕容复喃喃一声,随即眼中掩饰不住的惊喜,因为他的内力又恢复了控制,而且凭虚御风似乎产生了一些变化,不过具体变化在哪,他也说不清楚,只觉内息流畅自然,身子轻盈无比,甚至只要他愿意,还可以再飞高一点。

    “哇!好好玩哦!”喀丽丝兴奋得小脸通红,却是将慕容复适才的意外,当成了故意逗她玩,而且那种生死一刻的刺激,也是她从未体验过的。

    “好玩个屁,差点小命都没了!”慕容复心中暗暗苦笑,不过脸上却是一本正经的说道:“没见过世面,以后你不许再这么大惊小怪的,懂么?”

    喀丽丝点点头,嗯了一声,但马上又是一声尖叫,“快看前面!”

    慕容复抬眼一看,差点手一抖将怀中的喀丽丝抛了出去,原来不知什么时候,二人竟是飞到了一块峭壁之前。

    回部虽然号称草原上的人,但因为被蒙古逼迫,领地一直在向南压缩,靠近天山南部,也就是处于天山山脉和蒙古草原之间,因此回部领地除了部分草原之外,还有许多高山峻岭。

    慕容复急忙止住身形,但轻功毕竟不是法术,在没有着力点的情况下,岂是说停就停的。

    眼看就要撞到石壁上,慕容复深吸一口气,右腿往前重重一蹬,身子微斜,电光火石之间,右手一吸,将崖缝里伸出来的一根枯藤抓在手中。

    “刷刷刷”几声,枯藤又往下滑了数丈,才堪堪停下,二人吊在峭壁上,喀丽丝早已吓得将头埋进慕容复的胸膛。

    慕容复也是松了一口气,今日本是一时兴起,陪这小姑娘玩玩,没想到却是意外频出,真不知再玩下去的话又会发生什么,登时有些索然无味的说道:“走吧,咱们也该回去了!”

    喀丽丝半晌没有回应,慕容复低头一看,却见她呆呆的仰头望着上面。

    慕容复顺着她目光一看,却见二人上方近三十余丈处有一植物,茎短而粗,其顶长着一朵硕大白花,形似莲花。

    “天山雪莲!”慕容复没见过天山雪莲长什么样子,但联想到此处地处天山附近,又是高大的雪峰峭崖,长出白色的莲花,必自是第一时间联想到天山雪莲。

    喀丽丝奇怪的看了一眼慕容复,口中说道:“慕容大哥,这不是天山雪莲,只是普通的雪莲花。”

    “哦?”慕容复脸上露出一抹意外之色,“难道这还有什么区别吗?”

    喀丽丝微微笑道:“其实真正的天山雪莲是指百年以上的雪莲花,只是外面的人……哎呀,姐姐说这个不能说出去的!”

    她说道一半,忽然伸手捂着小嘴,一副我说错了的模样。

    “难道这天山雪莲还有什么秘密?”慕容复登觉好奇,不由瞪了一眼喀丽丝,略带不满的说道:“怎么,难道对真主还有什么好隐瞒的吗?”

    喀丽丝一想也是,如果姐姐知道应该不会怪我的,当即又接着说道:“外面的人不知道,才将普通雪莲当成了天山雪莲,而真正的天山雪莲应该是白中带有丝丝紫线,百里飘香。”

    慕容复稍一寻思便明白了过来,想来是天山附近的百姓故意不愿说出天山雪莲的秘密,这样一来,普通雪莲的价值就可与真正的天山雪莲相媲美了。

    看不出来这些看上去心思单纯的游牧民族,也有奸商的一面。

    “奇怪,雪莲花只有在数百丈高的大雪山上才有,而且都是在夏天盛开,怎么这株雪莲会长这么矮,还在冬季开放?”喀丽丝眉头轻皱,低声自语。

    “你好像对雪莲花很了解?”慕容复也是露出一抹惊奇之色,自从见到她以来,一直都是傻傻的,没想到还对天山雪莲这么了解。

    “那当然!”喀丽丝露出一抹得意之色,“父亲他们每年夏天都要带人上山采莲,每次回来都会将最好的那一朵送给我,可惜他们从来不带我上山……”

    说到后面,语气又黯然下去。

    慕容复心中一动,脱口问道:“你们的雪莲都卖到何处?”

    “这……我就不知道了!”喀丽丝摇了摇头。

    慕容复眼中闪过一抹亮光,心念快速转动起来,这天山雪莲在中原可是极为稀罕之物,一般只有皇室才有存货,而且是御用的,若是能得到大量的雪莲,加上程灵素那丫头的医术,将其制成特殊疗伤药,供应军中,岂非又有了一大底牌?

    反复思量一番,愈发觉得可行,慕容复登时心神大畅,至于如何得到雪莲,他却是想都没想过,这种能用银子解决的问题算是问题么?

    “你很想采那朵雪莲吗?”看着喀丽丝渴望的目光,慕容复心中一突,想也不想就问出了声。

    喀丽丝美目一亮,“可以吗?”

    “那有何难!”被喀丽丝期待和崇拜的目光一看,慕容复顿时豪气大生,嘴中大笑一声,身形跃动,抱着喀丽丝往上攀去。

    悬崖虽陡,但多少还是有些着力点的,几个起跃,二人已来到雪莲左侧数尺处。

    慕容复扒着一块尖石,一手环住喀丽丝的腰,放她过去采莲。

    喀丽丝小脸通红,白嫩的额头已经渗出了细汗,既紧张,又兴奋,紧张的是身处如此高的峭壁上,摔下去可就粉身碎骨,兴奋的是自己也能亲手采一朵雪莲了。

    “不要怕,我不会让你掉下去的!”慕容复温声说道。

    喀丽丝心头莫名一暖,轻轻嗯了一声,胆子也大了不少,双手完全放开慕容复,伸过去采莲。

    由于长在峭壁中,而且雪莲根茎本就极长,竟是花了小半个时辰,喀丽丝才将雪莲完整的采下。

    “好香!”喀丽丝捧着雪莲在鼻间嗅了一口,情不自禁的说道:“这是我见过最漂亮的雪莲了!”

    “好了好了,咱们下去再讨论是蒸是煮!”慕容复催促了一声,毕竟只手吊在近百丈高的悬崖上半个时辰,可不是这么好受的。

    “是!”喀丽丝看到慕容复脸色不太好,便乖乖的应了一声。

    上山容易下山难,这话可一点都不假,更别说是峭崖了,约莫一炷香后,二人才既惊又险的落到地上。

    落日的余晖将二人身影拉得老长,慕容复牵着喀丽丝的手,缓缓走在草地上,双方不约而同的沉静下来,便是周围的虫鸟也收敛了鸣叫,似乎怕破坏了这和谐的一幕。

    良久,一阵马蹄声打破了宁静。

    “糟啦!”喀丽丝忽然一声大叫,“我今天出来这么长时间,姐姐都来找我了!”

    慕容复循声望去,果然是霍青桐带着一队士兵正疾驰而来,不知出于什么想法,略微不自然的将手从喀丽丝手中抽出来。

    喀丽丝奇怪的看了慕容复一眼,不过此时她已没空去想这些,因为姐姐霍青桐已到了二人身前。

    “喀丽丝,你跑到哪去了,我跟父亲都在到处找你!”霍青桐一下马,便火急火燎的跑到喀丽丝身前,语气中已是带着一丝火气。

    “姐姐,我……我出来采花!”喀丽丝一着急,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便扬了扬手中的雪莲说道。

    “你怎么……”霍青桐看到雪莲,先是一愣,随即脸色大变,“你怎么不听姐姐的话,擅自去登山采莲?”

    “我……我……”喀丽丝泪珠滚动,我了数次也没我出个什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