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三百九十八章 男的不收
    此话一出,殿中众人脸色微微一变,霍青桐张口欲言,但想起二人此前发生的不愉快,登时忍住了话语,“不知他还有没有生我的气……”

    “哎,他自从进殿,都没有看我一眼,应该还在生气吧……”

    “一个大男人,怎会如此小气……”

    一时间,她又胡思乱想起来。

    木卓伦正欲开口劝解,但袁士霄却是哈哈一笑,“小子,今日你还非得跟我徒弟比试不可了!”

    他虽然是在笑,但那笑声中夹杂着丝丝怒气却是谁都听得出来的。

    “哼,若是谁向本公子挑战,本公子都要应下,那本公子岂不是忙死了,更何况本公子是受木老英雄之邀,前来赴宴,又不是来参加什么武林大会的。”慕容复脸上已经有几分不耐烦。

    站在慕容复身前的陈家洛,脸色变幻半晌,心中一股抑郁之气陡然爆发出来,一字一顿的说道:“陈某不才,但请慕容公子赐教!”

    看得出他已是怒到了极处。

    “听说你还是红花会总舵主?”慕容复哈哈一笑,话锋一转,陡然问道,与刚才的盛气凌人判若两人。

    陈家洛一愣,“怎么?敝会有什么得罪之处么?”

    “那倒没有!”慕容复摇摇头,“这样吧,今日你不跟我比过一场,势必不会甘心,我也不是不近人情之人,不如咱们来个明码标价,一百万两打一场,谁赢是谁的!”

    殿中众人听得他这话,登时面面相觑,脸色均是古怪之极,这比武论剑对于习武之人来说,是多么神圣的一件事,但从慕容复口中说出来,却好似市井之徒下注做赌一般,好生儿戏。

    “怎么样?机会已经给你了!”慕容复伸手端起桌上的茶杯,悠悠喝了一口才问道。

    陈家洛脸色又青又黑,握着剑柄的右手微微颤抖,若不是自幼熟读四书五经,通晓儒家经义,顾及礼数,他早就直接拔剑刺过去了。

    “徒儿,跟他比,难道堂堂红花会总舵主,会连一百万两纹银都拿不出来么?”袁士霄在一旁催促道,想了想,又补充一句,“你若没有,为师给你!”

    听得“堂堂红花会总舵主”几个字,陈家洛目光一定,狠狠点了点头,“好,就赌一百万两,出招吧!”

    慕容复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哼,若是本公子先出招,你就没机会出手了!”

    陈家洛再也按捺不住,“刷”的一声,长剑出鞘,青光乍闪,寒气森然的剑刃在空中上下舞了两下,嘴中喝了一声,“看剑!”

    随即长剑刺向慕容复,剑到中途,剑尖轻颤一声,却是陡然变得模糊起来,下一刻,数十点寒光将慕容复周身大穴笼罩其中。

    “好剑法!”殿中众人均是习武之辈,见得陈家洛这一剑如同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不禁暗暗喝彩。

    便是袁士霄眼中也不由闪过一丝欣慰之色,轻轻赞了一声,“徒儿大有进步!”

    盖因陈家洛陈家洛这一出手,便使上了全力,而且不知是不是因为被慕容复气得太狠的缘故,竟然比平时凭空多发挥出三成的实力。

    慕容复面上惊讶之色一闪而过,随即右手探出,在桌子上一拍,桌上茶杯纹丝不动,但其中的茶水却是“呲”的一声喷了出来。

    慕容复右掌凌空一转,一小团茶水竟是随着他的手在空中流转起来。

    看到这一幕,众人微微一惊,均觉不可思议,尤其袁士霄更是心中一突,冒出不顾不好的预感来,甚至右手不自觉的已经将桌角捏下来一块。

    眼看陈家洛长剑到得近前,慕容复屈指一弹,“啪”的一声轻响,水团登时分成了无数小点,附着丝丝白色劲气,速度极快的朝陈家洛射去。

    众人看不清小小的水滴,只见得二人之间无数白光闪烁,好似天女散花,将二人身形淹没,声势不可谓不大。

    随即“嗤嗤嗤”一阵疾响,二人之间的寒星、白丝全都消失不见。

    众人看去,只见陈家洛仍然一副手持长剑朝慕容复刺去的样子,但剑刃上却密密麻麻的布满了小孔,竟是被慕容复的水滴所穿。

    而且上半身白净的衣服上,多出了一小小红点,渐渐的,小红点越来越多,众人细看之下,才发现,竟然是血。

    至于陈家洛,则是目光呆滞的看着慕容复,似乎受到了莫大的打击。

    “徒儿!”袁士霄大喝一声,“醒来!”

    但陈家洛仍是一动不动,就是眼睛也不见眨一下。

    不过他这一嗓子倒是将怔怔出神的众人拉了回来,登时厅中掌声雷动,纷纷拍案叫绝,回部之人本就心性耿直,遇到实力能让自己折服的人,并不会在乎什么场合。

    霍阿伊心头微惊,这两人的武功都远在自己之上,尤其是慕容复,自己怕是半招都撑不住,回想起此前自己还一直跟慕容复较劲,不由得暗暗惭愧。

    袁士霄脸色虽然难看,不过此刻他也顾不得这许多,急忙起身去看陈家洛。

    忽然,袁士霄一声大喝传来,“慕容小贼,你将我徒儿怎么了?”

    慕容复一撇嘴,“注意你的用词,他又不是什么黄花大闺女,我能将他怎么样!”

    殿中之人,纷纷一愣之后,不由哈哈大笑起来,他们之中大多出生低下,平时粗俗惯了,自然乐得听慕容复这样的粗鄙之言。

    “呸,流氓!”唯独霍青桐一个女子,啐了一口,小声嗔道。

    这一幕却是被木卓伦无意中瞧见了,不由心中奇怪,这大女儿自幼从军打仗,常常跟将士们呆在一起,这种粗俗言语,应该是见惯了的,怎么今日会这般奇怪。

    袁士霄冷哼一声,“比武较技,旨在互相交流,你小子却出手这么重,今日老朽要代你家长辈教训教训你!”

    话音刚落,呼的一拳击出,登时风声大作,掀得桌椅翻飞。

    四周众人大惊之下,急忙远远退开一些距离。

    慕容复面带冷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待袁士霄拳劲临身之时,手臂连晃数下,登时,无数拳影击出,势若雷霆,快若闪电,正是他许久不用的无影神拳。

    “砰砰砰”一阵大响,二人拳拳相碰,四周劲力飞散,便是大殿也被震得嗡嗡作响,惹得众人心中紧张不已。

    “哼,比武是你们要比的,本公子已经手下留情,你却丝毫不领情,那就别怪本公子不客气了!”慕容复出拳的同时,口中不急不缓的一口气说了几句话。

    袁士霄登时心中大凛,此前慕容复一招击败爱徒,他还没看出什么,只觉得这年轻人对内力的掌控极为到位,与之交起手来才知道,他的拳法也是极为不凡,甚至自己从未见过,但现在,慕容复与他打斗中,竟然还能如此自然的说话,显然内息悠长,连绵不绝。

    不过慕容复都开口了,袁士霄自觉不能落于下风,于是也开口道:“小子,年纪轻轻能有这番境界,实属不易,你若现在跟我徒儿道歉,我可以既往不咎!”

    “是么!”慕容复轻蔑一笑,“你们还不够格!”

    袁士霄登时大怒,袖袍鼓动,须发皆张,手上的劲力又大了几分。

    慕容复仍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双手手肘一弯,忽的变拳为掌,上下出击,嘴中喝道:“试试我这一拳!”

    “哼,你嘴上说一拳,实则却变拳为掌,谁不知道你掌中套拳!”袁士霄心中想着,手上动作也不慢,双拳在身前舞得密不透风。

    “吼”的一声巨吼,一道尖锐的金色劲气陡然从慕容复掌上喷勃而出,“腾腾腾”,袁士霄身形再也站立不住,往后退了数步。

    “不好!”木卓伦忽然叫了一声,原来袁士霄身后竟是烧得正旺的石炉。

    但袁士霄明显也注意到了,反手斜拍一掌,身形顺势一个倒空翻,翻过石炉,稳稳落在地上。

    “好内力!”袁士霄不冷不热的赞了一声,忽的拔地而起,双腿在空中摆了两下,“铛”一声大响,却是一脚将石炉踢向慕容复。

    这石炉本来不大也不重,只有二尺来高,但里面的花烧得正旺,加上袁士霄使出十成功力的一脚,岂是等闲之人能接住的。

    “啊!”霍青桐檀口微张,一脸担忧之色。

    慕容复双手上下一摆,右手起了个奇异手势,往前一推,但见一片白光闪过,那石炉竟是比原来更快的速度飞向袁士霄。

    袁士霄微微错愕,这一愣神的功夫,石炉已经到得身前,再想闪躲已是不及,只好深吸一口气,将全身劲力运至双掌,一掌拍出。

    但刚一接触石炉,一股大力袭来,原来慕容复竟然将一股浑厚的内劲附在其上,袁士霄立觉不妙,下一刻,“砰”一声,石炉四分五裂,火星四散。

    待烟尘散去,殿中已是一片狼藉,好在众人离得比较远,并没有被烧到,至于袁士霄,脸上红一块黑一块的,高人形象再也不见了。

    不过此时众人谁也没去在意这些细节,只是盯着慕容复,双眼中尽是佩服与崇拜之色。

    霍阿伊更是夸张,微微定了定神后,便激动的跑到慕容复身前,跪地说道:“请师父收我为徒!”

    木卓伦面色一黑,他今日确实有让霍阿伊拜师的想法,不过中意的是袁士霄,现在虽然似乎慕容复更合适一些,但这小兔崽子也太猴急了点吧,这不是让老子难做么。

    而慕容复则是将身子一偏,躲过了霍阿伊这一拜,运起内力将霍阿伊隔空扶了起来,嘴中微微笑道:“抱歉,男的不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