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四百一十七章 白眉
    张三丰眼睛微微一亮,“如此也好,只是这样一来,其他五派并不会感念明教的恩德,于你化解明教与六大派的恩怨不利啊!”

    张无忌略一犹豫便摇摇头,“当务之急,还是以救援六大派为先,至于其中恩怨,以后再慢慢化解也不迟。”

    张三丰眼中欣慰之色一闪而过,“难得无忌知轻重,晓分寸,等救出六大派之后,老道定将此事公布天下。”

    “什么事要公布天下,不如先让老朽知道一二?”便在这时,一个苍劲有力的声音从屋外传来,气息悠远绵长,清沛自然,显然内力达到了极深的境界。

    张三丰面色微变,但随即又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似乎认识屋外的人。

    慕容复脸色不变,但心中已是泛起了惊涛骇浪,自从走进张三丰的屋子,他可是一直都保持着最高警惕,将六时扩大到数十丈之外,却没有丝毫察觉到有生人靠近,现在忽然冒出一个人来,岂不让他吃惊。

    张三丰似乎看出了慕容复心中所想,登时微微苦笑一声,“小友不必介怀,莫说是你,就是老道,也未曾发现他的踪迹。”

    慕容复脸上第一次露出了骇然之色,“前辈竟也没察觉到,那他的武功……”

    张三丰摆摆手,“他的内功在销声匿迹方面颇有独到之处。”

    “张老头,怎么故人前来,这么久也不出来迎接一二?”屋外传来了不耐烦的声音。

    张三丰苦笑一声,起身走了出去,慕容复与张无忌相继跟上。

    到得屋外,只见院中空地上站着一个白须飘飘,面色红润的老者,最让人惊奇的是一对白眉竟有一尺来长,几乎跟鬓角的白发一般长短。

    更让慕容复吃惊的是,若非亲眼见到,他竟是完全感应不到那里站着一个人,一时间对这老者的身份好奇不已。

    在老者身后还站着一女子,正是昨日慕容复在客栈遇到的峨眉女弟子。

    “白眉,”张三丰叫出了老者的名字,“你不是在峨眉山静修,早已不问世事了么,怎么又下山来啦?”

    “哼,绝儿办事不力,竟致使整个峨嵋派失陷于蒙古之手,如此大事,老夫岂能安心!”白眉老者神色微怒,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绝儿……”慕容复听到这称呼,不禁呆了一呆,峨嵋派能叫上这称呼的,除了灭绝老尼再无他人,可是一听有人叫灭绝师太“绝儿”,总觉说不出的奇怪。

    至于这老头的身份,他倒不怎么惊奇,因为他早已打听过,这个世界的峨嵋派并非原来郭襄所创的那个峨嵋派,而是传承自战国时期的一个上古门派,若问江湖上哪个门派历史最悠久,非峨眉莫属,便是少林与之相比,也年轻得多。

    如此历史悠久的门派,若说门中没有一两个老古董,是不可能的。

    张三丰面色和蔼的笑道:“那你来找老道是为了何事?”

    “哼,你还好意思问,”白眉老者一甩衣袖,面色不善的看着张三丰,“你这老头也忒不厚道,峨眉、武当向来交好,你倒好,只顾自己的徒子徒孙,我峨嵋派却是不管不问!”

    张三丰倒也不在乎他的言辞态度,只是无奈笑笑,“这话从何说起,老道什么时候只打算救徒子徒孙了。”

    “那你来到大都多日,却从未联系过峨嵋派弟子?若不是这弟子昨日撞见你家童子,老夫怎会知道你来了大都?”

    “此事你倒是冤枉老道了,”张三丰叹了口气,“老道本已决定与慕容小友联手,救出六大派的人,如此也可省去诸多麻烦,谁知你却先找上门来了,若是知道你要来,老道说什么也要先上门叨扰一番才是。”

    “哼,若我知道你来,我才不会走这一趟的。”白眉老者面色稍缓,随即忽的双目一转,看向慕容复,“你是谁?”

    慕容复上前拱手一礼,“小子慕容复。”

    “慕容家的人?”白眉老者怔了一怔,“慕容熙是你什么人?”

    慕容复微微一愣,半晌后才恍然反应过来,慕容熙不就是慕容博的老爹自己的爷爷么,当即回道:“正是家祖父!”

    白眉点点头,“倒也不错,慕容家这几代人中,也就你身上,露出些许当年慕容龙城的影子!”

    “这算是夸奖么?”慕容复心中腹诽一句,但嘴上却说道:“前辈过奖了,晚辈尚且年轻,功力不纯,没资格跟家先祖相提并论。”

    白眉面色一板,“你也不用太过谦虚,能当得老夫如此称呼的年轻人,几乎没有!”

    “这才是真的装逼啊,终于见到比老子还能装的人了!”慕容复腹诽一句,脸上讪讪一笑,不再答话。

    这时,白眉身后的女弟子上前在白眉身旁小声嘀咕了几句话。

    她声音虽小,但在场的谁不是内力卓绝之辈,听了个清清楚楚,原来女弟子是将慕容复在光明顶上对峨嵋派的所作所为简略的讲了一遍。

    张三丰面色微微一变,看了一眼白眉的脸色,果然,只见白眉脸色瞬间冷了下来,看向慕容复,“你这小子,很有本事嘛。”

    说完,也不见他如何动作,胸前忽的闪过一点青光,那青光滴溜溜一转,顷刻之间,竟然变成半尺大小青色劲气球。

    慕容复面色微微一变,没想到这老头竟会一言不合就出手,心头暗暗冷哼一声,当即双手摆起乾坤大挪移,在身前形成一个守势。

    白眉眼中意外之色一闪而过,但胸前的青色劲气球似乎已经长到了极限,忽的青光闪烁,“噗”的一下砸向慕容复,速度奇快无比。

    张三丰登时神色微凝,嘴中喃喃一声,“你竟然真的练成了!”

    “砰”一声大响,青色劲气球撞到慕容复的真气护罩上,一股奇特的劲气波纹往周边扩散而出,真气罩立时不稳,如同蛋壳般全部碎裂而开。

    慕容复登时心中大凛,再也顾不得有所保留,当即双手急速划了个复杂是手势,左掌下垂,右掌推出。

    “噗”,青色劲气球刚一接触他的手掌,便消失不见。

    这一幕莫说是张无忌,便是张三丰和白眉老者,脸上也难掩吃惊之色。

    “你这是什么武功?”白眉忍不住问了一句。

    但慕容复哪有精力回他,半晌后,忽的举起右手,一掌向前击出。

    登时间,青色劲气球又从慕容复左手掌中飞了出去,以更快的速度射向白眉。

    白眉脸色哑然,但出手却好不含糊,袖袍微微一鼓,双手并起双指,轻轻对着慕容复一划。

    登时间,一道直直的白色剑气陡然射出。

    慕容复不敢大意,双掌一合,随即分开,双指在胸前一阵旋转,忽然白光乍闪,右手食指上已悬着一条白色的短剑,毫不犹豫的对白眉一挥。

    “滋滋滋”,双方剑气相交,引得一阵空气轻微爆裂声,难听又刺耳。

    慕容复右手连挥数下,才堪堪将白眉的剑气破解。

    “六脉神剑?”白眉微微一皱眉,随即冷笑一声,“好好的六脉神剑,被你修炼成这样,若是被段思平知道,也不知会做何感想。”

    慕容复也是打出了真火,正欲全力出手,张三丰却飞快往二人中间一站,“二位暂且罢手,什么事都等救出六大派的人再说。”

    “你要护着他?”白眉眉头一挑问道。

    张三丰苦笑一声,“谈不上护,你可不要小看慕容小友,他方才最多出了五成力,若是全力出手,胜负还不好说的。”

    白眉冷笑一声,“就他?张三丰,你是不是老糊涂了?还是手痒想跟我切磋切磋?”

    “多谢张真人解围,既然这位前辈要打,那晚辈就陪他尽兴一二!”慕容复何等高傲的一个人,岂会真的站在别人身后让人保护,当即上前说道,其实他更想试试眼前这两个老头的深浅。

    白眉倒是颇为欣赏的看了慕容复一眼,“小子,就冲你这一点,老夫只要求打你一顿就算了,过去的事既往不咎。”

    慕容复白眼一番,还打我一顿,既往不咎,想的美。

    眼看二人剑拔弩张,又要大斗,张三丰急忙说道,“白眉,如今身处蒙古大都,主要还是为救六大派的人,若是动静太大引来巡逻人员,救人之事可就难了,再说,武功到了你们这等境界,分高下如同分生死,你真的打算不管峨眉的徒子徒孙了?”

    白眉顿了顿,皱眉沉思一会,终是点点头,“好吧,小子,看在君宝的份上,今日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他日,这笔帐还是要算一算的。”

    “随时奉陪!”慕容复淡淡一笑,心中暗暗思衬,难怪当初芷若会说自己取了倚天剑会有人前来收取,想必说的便是眼前这老头吧,果然不同凡响。

    “适才我听说你们已经定好了计划,老夫既然来了大都,自然是要插上一脚的。”白眉吵着张三丰说道。

    “你愿意来自然更好,我们的计划是这样的……”随即张三丰又将先前所定的计划跟白眉说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