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四百二十九章
    不就是出来混迟早要还么,偏偏要说得这么玄乎?”慕容复脸上闪过一丝古怪之色,不过嘴中不由问道:“大师可有什么办法化解。”

    八思巴摇头说道:“哎,太晚了,若是发现的早一点,本座还有办法化解,但如今,你只有化去功力,入我沙门,方能化解。”

    他的声音中透着一股奇特的韵味,好似梵音阵阵,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又好似冥冥之音,让人以为这么做才是对的。

    “好……”慕容复眼中闪过一丝迷茫,差点脱口答应下来,忽然脑中闪过一丝清凉之感,双目恢复清明,急忙改口道:“是不可能的!”

    此时慕容复心头愈发凛然,这喇嘛竟然还精通与迷魂大法类似的武功,而且能如此不露痕迹的施展出来,实在是匪夷所思。

    八思巴眼中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失望,随即又笑道:“小友之所以会有抗拒之心,只是对我密宗佛法不甚了解,只要在此听本座讲经几日,自然会醍醐灌顶,欣然接受的。”

    “不必浪费时间了!”慕容复忽的狂笑一声,“本公子三妻四妾,宏图霸业,都尚未享受够,岂会想不开去当什么和尚,你死了这条心吧!”

    话音刚落,浑身白光一闪,“噗”的一声,缠在他腰上的“火绳”碎成无数块,飞快的消散不见。

    “哈哈,小友的性子我是越来越喜欢了!”八思巴轻笑一声说道。

    “有什么招式尽管使来!”慕容复冷哼一声,提起丹田所有内气,北冥神功运行到了极致。

    现在这般情况下,他对敌人的底细丝毫不了解,而北冥神功防御力强大无匹,攻击力也是诡异非常,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八思巴脸上笑容渐渐收敛,双目微闭,一副*肃穆的模样,随即双手合十,“无量寿佛!”

    随着这一声佛号出口,八思巴嘴唇快速的开合着,时不时吐出一个奇怪的音节,脸上宝光流转,周身豪光万道,空中阵阵梵音响起,犹如天花乱坠,地涌金泉,竟好似真的仙佛下凡一般。

    “啊!”忽然,隔得稍远处的一峨眉女弟子捂头痛呼起来。

    马上,“啊啊啊……”一阵惨呼声响起,其余峨眉弟子也相继如此。

    “众弟子不要惊慌,紧守心神,默念心经!”灭绝师太马上做出了应对。

    兴许是太过着急的原因,众弟子不由自主的念出声来,“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还别说,峨嵋派众人虽然内力尽失,但似乎真有效果一般,一时间楼中全是念经的声音,众女虽然眉头微蹙,但却没有适才那般痛苦了。

    慕容复又转眼看了看范遥,只见他身边内力涌现,正运功护体,不过似乎效果并不大,范遥虽然没做出什么狼狈之相,但也眉头紧皱,显然是在忍受着莫大痛苦。

    “这是什么武功?”慕容复见到这诡异的一幕,一时间也是呆住了,他自问见过的武功不知凡几,却从未听说过有如此诡异的武功,心中不由生出一个奇异的念头,“这真的还属于武功的范畴么?”

    “尔等杀戮繁多,罪孽深重,还不立即放下屠刀,皈依我佛!”忽然,八思巴有如黄钟大吕般的声音响了起来。

    此言一出,“噗噗噗”,范遥以及包括灭绝师太在内的所有峨眉弟子,齐齐吐了一口血,少数几个意志稍差的弟子甚至跪在地上磕起头来,“我罪孽深重,我愿意皈依,我罪孽深重,我……”

    便是慕容复,也隐隐感觉到脑中一股刺痛传来。

    “这到底是什么妖法,难道世上真有仙佛之说?”慕容复只觉背心发凉,第一次对自己的认知和坚持产生了动摇。

    “慕容……慕容小贼!”灭绝师太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这是西域密宗的‘梵罗雷音’,专门迷人心智,惑人入教,我峨眉弟子个个一心向佛,何来皈依之说!”

    听得此言,慕容复浑身一震,“对啊,峨嵋派本就是佛门中人,哪还需要皈依!”

    脑海中那股清凉之气仿若瞬间壮大几倍,游走四肢百骸,登时间,慕容复脑清神明,再看八思巴时,其身上的金光似乎黯然了许多,甚至面目也变得十分可憎起来。

    “我就不信这世上有真佛在!”慕容复冷哼一声,双手左右一搭,对着八思巴一划,白光骤闪,凌空浮现出一道尺许长的白色劲气。

    “斩!”慕容复轻轻吐出一个字,只见白色劲气马上迎风狂涨起来,瞬息之间,已达两丈之长,凝若实质,仿若一把巨剑。

    八思巴眼也不抬,只是嘴巴开合的速度更快了些,但空中巨剑竟是停顿下来。

    慕容复手腕一抖,再次提起一分劲力,“斩”。

    顿时,巨剑一斩而下。

    八思巴再也不能保持淡定了,但见他双手微微上抬,捏了个奇怪的手印,登时浑身金光大冒,隐隐形成一个护罩。

    “铛”一声,巨剑劈在护罩上,竟然只是劈开一个小口,随即被金光护罩一震,便消散开去。

    “孽障不知悔改,本座驾前,岂容你妄动无名!”八思巴忽然一声大喝,面目狰狞,有如金刚怒目。

    “哼,我是孽障,那你是什么?还真当自己是佛了!”

    慕容复反唇相讥一句,同时左臂微沉,小腿微曲,右手凌空一划,一道金色掌力击出,虚空中一片龙吟呼啸的声音,声势骇人之极。

    “放肆!”八思巴似乎是真的怒了,双手一搓,登时右手上喷出一道火焰劲气。

    “火焰刀?”慕容复微微一愣,八思巴施展的武功与鸠摩智的成名绝技火焰刀十分神似,但细细一看,又觉得不是,鸠摩智的火焰刀是将劲气布于掌缘,以手为刀。

    而八思巴的劲气虽然与火焰刀劲气一模一样,但他却是将劲气凝于指尖处,形成一把劲气刀。

    但见八思巴单手对着慕容复的金色掌力瑶瑶一劈,手中火焰劲气也不见飞出,但让慕容复瞳孔微缩的是,自己的掌力竟是一分为二,如同被利刃劈开一般。

    忽然,慕容复只觉一股灼热的劲气迎面扑来,身形一晃,往旁边跃去。

    慕容复落地之后,脖子一歪,怔怔的看着左肩头,只见那里正躺着数根头发,一端十分整齐。

    原来方才他虽然闪的快,但还是被那无形劲气割断了几根头发。

    想来方才八思巴挥出手中“火焰刀”时,刀虽未动,但却激射出一种无形刀气,而且威力极大,就连无坚不摧的亢龙有悔掌力,也被一切两半,根本不是鸠摩智的火焰刀能比的。

    “原来如此!”想通其中关节,慕容复不由叹了口气,“这无形刀气确实厉害!”

    随即慕容复心中一动,既然“火焰刀”可以这样用,那六脉神剑呢?

    想到就做,慕容复食指一探,“嗤”一声,指尖冒出一截淡青色的剑气,凝而不发。

    “哦,六脉神剑?你跟段思平是什么关系?”八思巴脸上第一次出现了惊讶之色。

    慕容复一言不发,手上商阳剑气伸缩不定,但他往前挥了几次,也没有挥出什么来。

    八思巴先是眉头一皱,随即闪过一丝恍然之色,不由笑道:“小家伙,这一手无形刀气,本座练了二十年,你一时半会儿就想学会,不觉得痴心……?”

    “妄想”二字尚未出口,八思巴嘴巴半张,面色微微一滞,只见随着慕容复一剑挥出,数道淡青色剑气一齐飞出,朝自己射来。

    八思巴鼓动袖袍,在身前挥了两下,将商阳剑气击散,脸上神情变得精彩万分,既有震惊,又有黯然,甚至还有些许欣喜,“没想到小友的天赋竟然这么高!”

    慕容复也是呆呆看着食指尖上跳动不止的商阳剑气,心里砰砰直跳,方才他只是在悬住剑气之时,重新往丹田调用内力,以商阳剑的运行方式急速运行,数个循环之后,一击挥出,形成了这样的效果。

    虽然威力与起八思巴的无形刀气比起来根本不可同日而语,但能在短短时间内领悟到这一步已经非常难得了,只要以后再好好钻研一番,定然能让六脉神剑的威力更上一层楼。

    “小友真是出乎本座的意料,如此一来,本座就更不能放你离去了,你还是乖乖跟本座回寺中受戒吧!”八思巴转眼便恢复了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但看向慕容复的眼神却是十分坚定。

    “那要看看大师的本事了!”慕容复本就是心高气傲之辈,自从行走江湖以来,何时有过这么被动的时候,心中莫名的生出一股怒意。

    “剑来!”忽然慕容复伸手朝峨嵋派收缴兵器的地方一招,一把长剑急速飞了过来。

    长剑在手,慕容复浑身气势一变,锋锐的剑气冲天而起,“砰”的一声,将楼顶都切出一个窟窿来。

    “哦?没想到你剑法造诣还不浅,本座真是越来越看不透你了!”八思巴眉头微挑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