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四百四十五章 逍遥念头
    “谈不上什么恕不恕罪,只是提醒诸位一声罢了!”慕容复淡淡说道,“今日就到这里,诸位先回去吧。”

    “是,属下告退!”四大家臣应了一声,便退了出去。

    慕容雪望了身后的霍青桐一眼,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怜星四女以及王语嫣也在慕容复的示意下离开,

    “阿碧,在参合庄安排一座院子给青桐。”慕容复又对阿碧说道。

    “是!”阿碧应道。

    霍青桐虽然还有许多事想问慕容复,但现在明显不是时候,只好按捺住心中思绪,跟着阿碧走出地宫。

    不多时,殿中只剩阿朱一人。

    阿朱沉默半晌,盈盈一礼,“公子,小婢告退!”

    “阿朱!”慕容复忽然叫了一声。

    “啊?公子有事吗?”阿朱回过头来,脸上隐隐带着期待之色。

    慕容复将脸上面具往旁边一扔,微微笑道:“你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吗?”

    “公子……”阿朱神色莫名的唤了一声。

    “来,过来说。”慕容复双手一张,阿朱身子便不由自主的飞向慕容复怀抱。

    阿朱也不反抗,轻飘飘的落入慕容复怀中,再也忍不住心中悲戚,伏在慕容复胸膛上轻轻抽泣起来。

    “哎哎?我的宝贝阿朱这是怎么了?”慕容复拍了拍阿朱的脊背问道。

    阿朱香肩耸动,哭得更加伤心。

    “莫哭,莫哭,有什么事跟公子说,就算天塌下来,也有公子给你的顶着!”慕容复也是有些着急起来。

    不过阿朱似乎停不下来,直到半盏茶过去,才在慕容复怀里蹭了蹭,直起身子来,此时的阿朱早已没了平时那副古灵精怪的模样,脸上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我记得,从你进慕容家,就没流过一滴眼泪!”慕容复嘴中调笑着,伸手将阿朱眼角的泪珠抹去,“今日倒好,将这十几年的眼泪都流光了”。

    “公子……”阿朱脸上红晕一闪而过,轻声唤道。

    “行了行了,你不就是想说那个叫阿紫的事么?你留下她也算不得什么,用不着哭哭啼啼的!”慕容复笑道。

    “公子不怪我?”阿朱呆了一呆,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慕容复神色一板,“笑话,你怎么说也是慕容家的大小姐之一,现在又是我的爱妻,我怎会为了区区一点小事怪罪你!”

    听得“爱妻”二字,阿朱登时俏脸通红,嘴中娇嗔道:“什么爱妻,公子莫要瞎说,奴婢担当不起!”

    “你啊!”慕容复将阿朱搂得更紧了些,“什么奴婢不奴婢的,阿朱永远都是我的爱妻。”

    似乎是感受到慕容复心中灼热的情意,阿朱这次倒没有反驳,只是静静的伸手环住慕容复的腰。

    “阿朱,有什么事可以放心大胆的说!”慕容复见阿朱心情渐好,这才开口问道。

    其实就算阿朱不说,慕容复也能猜到一二,只是这种事若是由自己说出来,阿朱说不定会生出什么误会来,比如,既然自己知道阿朱的亲妹妹就是阿紫,为什么以前不告诉她。

    阿朱深深看了慕容复一眼,朱唇轻启,缓缓言道:“公子也知道,阿朱自幼被送到慕容家寄养,对于身世来历一无所知。”

    慕容复点点头,示意阿朱继续说下去。

    “以前老爷和夫人还在的时候,就对阿朱很好,后来公子对阿朱更是……更是宠爱有加。”说到这,阿朱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微微一红,随即继续说道:“阿朱本来该抛却前尘,一心一意好生服侍公子,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慕容复问道。

    “前些时日,岛上来了个名唤阿紫的小姑娘,她行事乖张,出手……出手没有分寸,但不知为什么,我一见这小姑娘就觉得十分亲切,这才将她留在岛上,但我没想到……”阿朱说着说着,脸色微微发白,黑溜溜的大眼睛已是蓄满了泪水。

    “没事,不管你做了什么,公子都不会怪你!”慕容复开口安慰道。

    阿朱点了点头,又说道:“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在她脖颈上发现半块金锁片,后来更在其肩头见到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记号。”

    说着,阿朱将自己脖颈上的半块金锁片掏了出来,又轻轻解开肩头衣衫,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

    慕容复低头看去,一个拇指大小的红色“段”字标记,清晰无比的刻在其肩头。

    关于阿朱的身世,慕容复自然是知道的,这个标记早在二人第一次圆房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只是故作不知,此时阿朱主动说了出来,自然不能再装傻充愣。

    “这么说,阿紫就是你的亲妹妹?”慕容复一副吃惊的语气问道。

    “千真万确。”阿朱点点头肯定道,双眼一直盯着慕容复的神色,但见慕容复沉吟不语,神色微微一黯:“我知道庄子里的人都很讨厌阿紫,阿朱可以……可以离开参合庄,只是阿朱……舍不得公子。”

    “好了好了,我又没说不同意,你哭什么?”慕容复轻声笑道,再次将阿朱搂入怀中,“既然是你妹妹,那我也会将她当成妹妹一般照顾,只是公子有个条件。”

    阿朱愣了愣,“什么条件?”

    “阿紫也就罢了,日后若是你那亲生父母找上门来,你该如何?”慕容复悠悠问道。

    阿朱不禁一怔,若换做以前,她必定会脱口说出“阿朱在世上哪还有什么亲生父母”类似的话,但如今突然多出一个亲妹妹,就是再多出一对父母,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不由问道,“公子的意思是?”

    “嘿嘿,公子能有什么意思,”慕容复坏笑一声,“你现在都是慕容家的人了,嫁出去的姑娘如同泼出去的水,难道你还想回娘家不成。”

    阿朱呆愣半晌,忽的紧紧抱住慕容复,“谢谢公子,谢谢公子,阿朱一辈子都是公子的人,永远都不会离开公子!”

    慕容复温香满怀,自然是舒爽的不行,眼见阿朱心结已解,自然便动了其他念头,小腹微微一热,某处也是起了反应。

    “啊!”阿朱惊呼一声,急忙就要抽身后退,但慕容复哪会放过她,一把将其横抱而起,转身放在金色座椅上,自己扑了上去。

    “别……公子……别在这里。” 阿朱嘴里小声的抗议着,她面皮本就极薄,眼下虽然四处无人,但在这一众高层平时商议大事的大殿上,心中自是说不出的羞耻。

    “没事,说起来公子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疼你了,哈哈哈……”

    一番云雨过后,阿朱俏脸如同火烧一般,火急火燎的穿起衣服,跑了出去。

    慕容复望了望空荡荡的大殿,心中却是说不出的轻松自在,颇有几分志得意满,忍不住去想,即便争霸天下失败,能在燕子坞与众女逍遥一生也不枉来这个世界走一遭了。

    不过这种念头他也只是想一想,马上便被他掐灭了,须知这可是一条不归路,一旦开始,除非死亡,否则根本停不下来。

    微微叹了口气,慕容复平复心中情绪,起身朝自己小院走去。

    次日,慕容复房中,慕容雪罗衫半解,一头银白晶莹的长发平铺在慕容复胸膛,小脑袋侧伏在慕容复左胸处,嘴中缓缓讲述着这几个月慕容家发生的大小事宜。

    “你是说那日是一个蒙脸丑汉给你们传递我还活着的消息?”慕容复脸色略带惊讶的问道。

    “是的哥哥,本来雪儿正打算将光明顶那帮贼子一网打尽,就在最后关头,忽然跳出一个人来,说有你的消息,条件便是放过明教。”慕容雪轻声回道。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人应该是明教光明右使范遥。”

    慕容复稍一寻思,终于是明白了事情的始末,想来那范遥定是从玄冥二老口中得知自己还活着,随后在明教面临覆灭之危时,逼不得已只好现身阻止慕容雪,而在慕容雪心中,自己是最重要的,明教灭不灭反倒显得无足轻重了。

    慕容雪却是冷哼一声,眼中杀意昂然,“哼,管他什么左使右使,他们竟敢那样对待哥哥,下次必然不会放过他们!”

    “不可!”慕容复在她臀上轻轻拍了一巴掌,“明教对我还有用处,暂时不能灭,而且那范瑶现在是我在汝阳王府的内应,也要给他一个面子。”

    “这样啊……”慕容雪散去眼中杀气,“那便听哥哥的。”

    “燕子坞还发生过什么大事吗,我瞧你与邓大哥他们好像不对付?”慕容复话锋一转,问起了昨日殿上之事。

    “没有啦!”慕容雪一改外人面前那副冷若冰霜的模样,嘴中嬉笑道:“当时我以为哥哥……就什么都不想,恨不得血洗天下,这才弄出了一点小动静。”

    “是一点小动静么?”慕容复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慕容雪终于还是抵不住慕容复的眼神,吐了吐小舌头,“也没什么啦,就是发动乾坤令,召回四大组织。”

    慕容复登时脸色一黑,感情这就是所谓的“只出动内门弟子的一半实力”?

    “我当时哪有想那么多,只想为你报仇。”慕容雪微微解释了一句,但见慕容复脸色没有好转,又说道:“后来邓大哥极力劝阻,我就听他的了,真的!哥哥你要相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