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四百五十章 易筋洗髓
    “其实很简单!”慕容复脸上掩饰不住的喜色,“我根本不是进入了什么状态,而是我所修炼的洗髓经再做突破,只是我也没想到,这次洗髓经突破会有这么大动静,而且还将我全身血肉都洗练了一遍!”

    慕容雪檀口微张,神色说不出的震惊,“那洗髓经竟有这般效果?”

    多年前,慕容复便将洗髓经传给了她,只是她修炼数年,从未感到什么特别之处,便放弃了,但没想到在慕容复身上,竟然会有这么神奇的效果。

    一时间,慕容雪心中也是颇为复杂,别的不说,就是那“美肤”的效果,任何女人都难以抗拒,她自然也不例外,心中暗暗决定,回头一定要重拾这门武功,好生修炼一下。

    慕容复却是眉头微微一皱,“效果确实神奇,只是我的洗髓经,前些时日才刚刚有过突破,这么短时间内再次精进,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了。”

    慕容雪修炼洗髓经的时日也不算短,自然知道这门功夫的难处,忽的心中一动,“表哥曾说这门武功出自少林寺,莫非与易筋经有关系?”

    慕容复眼前一亮,其实他方才也联想到王语嫣身上去了,毕竟这次他也没受什么伤,洗髓经却诡异的大进,除了王语嫣的易筋经之外,再也想不到其他解释了。

    “如果真的与易筋经有关,那我岂不是发了?”慕容复登时大喜,但马上他又想起一事,“可是易筋经只有语嫣能够修炼啊……”

    慕容雪眼中也难得闪过一抹嫉妒,娇哼一声,“真是便宜她了!”

    “算了!”慕容复苦笑一声,“我们身怀诸多神功绝技,不可再贪多啦,否则难保又生出什么后患来。”

    “钟夫人,请留步!”便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怜星的声音。

    只听甘宝宝大声喊道:“慕容小贼,你别以为躲起来就没事了,今日你不给老娘一个交代,老娘这便带着灵儿离开燕子坞,慕容小贼……”

    慕容雪目中冷意一闪而过,正要出门去,却被慕容复伸手拦住。

    “这人着实讨厌!”慕容雪冷冷说道。

    慕容复微微摇头,“算了,让她进来吧,这事总归要有个交代的!”

    慕容雪迟疑一下,轻轻嗯了一声,走了出去。

    不多时,“咯吱”一声,甘宝宝踢门而入,随之而来的还有钟灵,以及阿九、水笙和曾柔。

    慕容复眉头一挑,脸上闪过一丝意外之色,他内力被封大半,相应的六识大减,倒是没有感应到外面会有这么多人。

    水笙三人见慕容复一副神清气爽的模样,脸色微微一喜,心里也大松一口气,那日慕容复的情形实在是令人担心,兼之这几日慕容雪和王语嫣还不让任何人探视,她们心里自然更加着急。

    但甘宝宝却是大怒,当即破口大骂,“你这个畜生……”

    “哼!”慕容雪一声冷哼声传来,别人没什么感觉,但听在甘宝宝耳中,却是响若雷霆,身子微微一颤之下,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也好,我正有几件事要交代一下!”慕容复瞥了慕容雪一眼,语气平淡的说道,“最迟明日,我便要出发前往河南了……”

    “啊,你又要走?”水笙微微吃了一惊,但马上脸上又是一副欢喜之色,“太好啦,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慕容复登时脸色都黑透了,瞪了水笙一眼,“我可没说要带上你!”

    “啊!”水笙面色一滞,随即又娇嗔道:“我不管,我不要呆在这了!”

    “那公子这次带谁出去?”听风嬉笑着问道,语气中不乏期待之意。

    慕容复尚未开口,慕容雪便说道:“我会亲身前往保护哥哥!”

    “那可不行!”王语嫣第一时间反驳道:“表哥已经答应过了,这次带我出去!”

    慕容雪瞪了王语嫣一眼,“这次情况特殊,你可别胡闹!”

    “我……”王语嫣也知道慕容复的状况,登时有些气弱,但又不肯放弃这次大好的机会,犹豫一下,还是说道:“那我们一起去好了!”

    “好主意!”水笙抚掌而笑,“我也是这么想的!”

    “哼,你们都走了,燕子坞怎么办?”慕容雪问道。

    怜星四女虽然没有开口,但均是一脸眼巴巴的看着慕容复,显然也很想跟慕容复走上这一趟。

    至于钟灵,从进屋开始,便一直低头跟在甘宝宝身后,脸色红红的,显然那日的事情对她影响犹在。

    “好了好了!”慕容复摆手说道:“你们都别争了,这次……语嫣、怜星、邀月跟我一起前往聋哑门。”

    “哥哥!”

    “公子!”

    “主人!”

    ……

    此话一出,众女纷纷叫道,显然是不满慕容复的决策。

    慕容雪秀眉一蹵,第一个反驳道:“哥哥,你身上的封印不同以往,十七个窍穴都被封住,内力最多发挥出平时的一二成,再带上某个拖油瓶,”

    说着看了王语嫣一眼,“雪儿实在不放心,恕雪儿这次不能听你的了!”

    王语嫣当即就不乐意了,“你说谁是拖油瓶呢!”

    “哼,谁是拖油瓶,难道心里没数么?”慕容雪语气轻蔑的回了一句。

    但见双方身上之间气氛越来越凝重,大有一言不合就出手的架势。

    “你们当我不存在么?”慕容复忽然冷冷说道。

    慕容雪和王语嫣还是第一次见到慕容复对她们语气这般冷淡,不禁怔了一怔,散去浑身气势。

    慕容复扫了众女一眼,微微解释道:“雪儿,燕子坞不能没人坐镇,语嫣做不来这事,听风、吹雪,你们两个留下来辅助雪儿。”

    “那我们呢!”水笙出声问道,“你将我们三个骗回岛上来,每天就是练武、练武、练武,还不准我们出岛,你当初说的三个月早就过了,我都多久没回过家了!”

    说到后面,已是泫然欲泣,夹杂着些许哭音。

    慕容复头疼的扶了扶额头,心中暗想,看来以后千万不能让这些女人闲下来,一定要多找点事给她们做,心中一动,开口道:“对了,我正好有件事要你们三人去做!”

    “什么事?”水笙止住哭声,有些怀疑的看着慕容复,“先说好,如果让我去跑腿传信送东西,我可不干!”

    慕容复登时脸色一黑,额头仿佛冒出了几道黑线,没好气的说道:“我们离开王屋山这么久了,恐怕生变,必须有人回去坐镇。”

    阿九眼前一亮,有些期待的看着慕容复,水笙撇撇嘴,没说什么,倒是曾柔颇为幽怨的看了慕容复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慕容复似乎没看到曾柔的神色变化,对阿九说道:“阿九,你这段时间很努力,武功进展神速,加上你的身份,也最适合坐镇王屋山。”

    “是,师父!”阿九福了一礼,恭声答道。

    “柔儿、笙儿,”慕容复看向曾柔二女,“你们两去助她一臂之力!”

    曾柔脸色微微一红,轻轻嗯了一声,水笙本欲拒绝,但想起这数月跟阿九朝夕相处,尤其是自己毁容那段时间,一直都是阿九陪着自己,不由心中一软,再也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来。

    听风嘟了嘟小嘴,一脸垂头丧气,但马上,一对小眼珠又骨碌碌的转动起来,显然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了。

    安排完众女,慕容复便立即说道:“你们先出去吧,灵儿留下!”

    众女散去,只留下钟灵和一直呆愣原地的甘宝宝。

    钟灵怯怯的看了慕容复一眼,又马上低下头去,忽然想起娘亲似乎安静很久了。

    不由转头去看娘亲,这才发现甘宝宝的异样,脸色微微一白,急忙跑到慕容复身前央求道:“慕容大哥,我娘不是故意骂你的,求你放过她吧!”

    慕容复好笑的摇摇头,伸手将钟灵揽入怀中。

    钟灵身子微微一颤,心中害怕,却又不敢反抗。

    “灵儿,对不起!”慕容复一边抹去钟灵眼角的泪珠,一边柔声说道。

    “啊?”钟灵不禁呆了一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对不起,那日慕容大哥走火入魔,无意伤害了你!”慕容复再次说道。

    “没……没什么……”

    钟灵虽然一直都迷迷糊糊的,但也知道那日慕容复确实极不正常,之所以会害怕也只是出自本能,现在听得“对不起”三字,心头的恐惧渐渐消散。

    慕容复颇为心疼的看着眼前略显憔悴的娇颜,“灵儿,你很害怕慕容大哥吗?”

    “慕容大哥,我……我没事的,只是我娘亲……”钟灵一时间心中乱成一团,不过倒是想起了甘宝宝仍被点住穴道。

    “放心吧,我会跟岳母大人负荆请罪的!”慕容复轻笑一声,伸手隔空一指,解开甘宝宝穴道。

    甘宝宝身子一软,差点摔倒在地,但马上白影一晃,慕容复又将她扶了起来。

    被慕容复一碰,甘宝宝浑身一个激灵,瞬间完全清醒过来,身子立即弹跳而开,“慕容复,你这个……”

    刚想破口大骂,但马上又想到了什么,急忙四下扫了一眼,没见慕容雪的身影,这才接着说道:“你这个禽兽,到底想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