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四百七十三章 传功
    慕容复默默将这段口诀记下,准备回去之后再慢慢参悟。

    “口诀为师已经传你,能参悟多少就看你自己了。”无崖子说道。

    “是,师父,不知师父所说的解决弟子体内后患的办法是什么?”慕容复问道。

    无崖子却是沉默不语,目光定定的看着慕容复,直到把他看得心里直发毛,才悠悠说道:“你答应为师的两件事,务必办到,你且立下重誓!”

    慕容复微微一愣,心中不免有些奇怪,不过此时也容不得他有半点犹豫,当即指天为誓,“苍天在上,弟子慕容复纵然粉身碎骨,也会完成师父交待的事,否则必定天打雷劈,死后堕入阿鼻地狱,永世不入轮回。”

    无崖子满意的点了点头,“你且过来!”

    “是!”

    慕容复虽然满腹疑惑,但还是走到无崖子面前。

    却见无崖子忽的须发飘扬,袖袍鼓荡,双手在慕容复丹田处一搭。

    登时一股强大无匹的吸力传来,慕容复悚然一惊,不过仍是极力压制住欲要反抗的身子,口中惊声问道:“师父?你……”

    “别说话!为师这便清除你体内的后患。”却见无崖子浑身气息震荡,脸上白光隐现,腮帮子微微鼓起,似乎连说话也是一件极为吃力的事。

    “难道师父要害我?”慕容复脸色微微一凝,心中第一个念头便是无崖子要害自己,本欲出手,可马上又想到,这会不会是无崖子所说的化解方式?

    要知道,对于一个习武之人来说,丹田无异于第二生命,怕是至亲之人,也不会轻易让其触碰,也难怪慕容复戒心会如此之重,眼前之人拜师不超半个时辰,自己还隐瞒了诸多秘密,难保无崖子发现了什么,设计害自己。

    丹田处的吸力越来越大,这种感觉他虽然是第一次体验,但不用想也能知道,这正是北冥神功吸人内力的效果,若再不做出点反应,自己一身功力怕是要化成乌有。

    “算了,就赌一把!”慕容复心中念头百转,最终还是决定放弃抵抗,因为即便内力被吸完,他在短时间内,也是有一些保命手段的。

    其实慕容复一开始的打算中,如果此行解决不了体内的后患,他也是要散去全身功力的,此时被无崖子化去,倒也没什么差别。

    这样一想,慕容复忽的身心一松,完全放开了丹田的控制,任凭无崖子将其内力吸走。

    无崖子似乎能体会到慕容复的心思,见慕容复放开丹田,不禁眼神微微一亮,看向慕容复的神色又亲切了几分。

    渐渐的,随着吸力越来越大,丹田经脉中的内力越来越少,慕容复只觉得体内有什么东西正缓缓流失,身子仿佛被掏空一般,这种虚弱与平常受伤不同,既难受,又不知道难受的源头在哪。

    就在慕容复丹田内功力只剩下两成左右之时,无崖子忽的面色一震,随即迅速灰败下去,口中喃喃道:“你……你竟然还兼修了这么多门内功……完了,这下全完了……”

    北冥神功虽然能兼修多门内功,平时使用起来也十分方便,但其实,在修炼别的内功之时,丹田中还是会留有该内功的内力种子,相当于源头一样的东西。

    这些内力种子平时隐伏在北冥真气中,并没有真正转化为北冥真气,平时内力用光倒还没什么,但此刻慕容复浑身北冥真劲被吸尽,相当于化去了他北冥神功根基,这些内力种子没有依托和镇压,自然暴动起来,在其丹田内横冲乱撞。

    只是此时慕容复大脑已经有些浑浑噩噩,并未听清无崖子说些什么,即便听清也不想说话,只想这么睡过去。

    无崖子面色极为复杂的看了慕容复一眼,过得半晌,就在他准备放弃的时候,忽的眼睛一亮,“小无相功!”

    “哼,你这小子,有这么多秘密也不早点说出来,害得我老人家一惊一乍的,差点完全毁了你的根基!”无崖子愤愤不平的骂了两句。

    但见此时的他红光满面,身子周围数道淡淡白光缠绕,以某种特殊的轨迹运转着,好生神异,若有第三人在此,必会将其当成活神仙。

    随即无崖子也不再做耽搁,双手一张,身子微微后仰,慕容复的身子便自动飘了起来,最终倒立在无崖子头顶,二人天灵盖相隔寸许。

    “老夫这一生的功力可就全都给你了,你小子若是不能达成老夫的夙愿,哼……”无崖子哼哼两句,微微叹了口气,随即全身劲气,包括从慕容复那里吸取而来的,狂涌而出,往天灵盖涌去。

    迷糊中的慕容复,登觉脑袋一股剧痛传来,好似要爆炸一般,紧接着便是经脉,最后是丹田,好似有千万根钢针齐刺,生不如死。

    就在慕容复忍不住要痛呼出声之时,无崖子急忙喝道:“千万别开口,否则前功尽弃,这点疼痛算什么,忍一忍就过去了!”

    慕容复虽然不怎么清醒,但此话一出,却紧紧咬住牙关,不再发出一丝声音。

    过得半晌,就在慕容复即将忍耐不住时,体内一股暖流流出,缠绕在经脉之间,缓缓滋润着即将破碎的经脉,疼痛也随之减轻了不少。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将近一个时辰,慕容复周身被大片白色劲气包裹,隐隐形成一个茧,看不清里面的情况,反倒是此时的无崖子,脸色苍白,脸上皱纹丛生,好似瞬间老了数十年一般。

    无崖子身子微微颤抖,直到最后一丝真气流入慕容复体内,浑身瘫软下来。

    而包裹着慕容复的茧却是纹丝不动的飘在空中,约莫一炷香后,才渐渐散去,露出慕容复的身形来。

    只见此时的慕容复双手合十的倒立着,浑身一股奇异的劲气波动向四周扩散着。

    “终于成了!”无崖子欣慰的叹了口气。

    慕容复双目一睁,精光四溢,但瞟见此时的境地,急忙身形一扭,在空中翻了个空翻,稳稳落地。

    他尚未体会到身体的变化,便见无崖子苍老无比的模样,呼吸已经若有若无,不由一惊,“师父,你这是怎么了?”

    无崖子张了张嘴,却是没有声音发出来。

    慕容复当即探出一手,按在无崖子心脉,内力源源不断的涌出。

    这一动用内力,慕容复顿时吓了一跳,虽然他还为来得及细细检查体内状况,但内力运转之际,却是多出一种奇怪的感觉,有点像心神相连,只觉紧密无间,毫无滞涩之感,这是他以前从未感受过的。

    随着慕容复内力输入,无崖子眼中又恢复了一丝神采,好一会之后才开口道:“不必浪费真气了。”

    慕容复恍若未闻,又输了数道真气,直到无崖子面色微微好转,才停下来。

    心中念头转动,他已经大概明白无崖子方才做了什么。

    此刻慕容复丹田内充斥着精纯无比的内力,已是近乎粘稠状态,这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而以前那些顽固的小颗粒此刻已经不见了踪影,六个被毁的窍穴也全然恢复,甚至比起以前还宽阔许多。

    单论数量的话,他丹田中的内力至少比以前深厚了三成之多,这还不算精纯程度。

    想到这些,再看无崖子之时,慕容复不禁生出一丝愧疚,“师父,其实你不用将内力传给弟子的,弟子一身内力在江湖上虽不说无敌,但也少有敌手了。”

    无崖子微微白了他一眼,“你体内那些淤积的煞气,除非将北冥神功根基完全废去,否则根本没办法清除,为师只能用毕生功力,替你淬洗真气,最后方才化去这些煞气。”

    慕容复张了张口,但无崖子却摆手打断了他,继续说道:“现在你一身北冥神功根基雄厚,只是以后在修炼之时,切记要配合心诀来化解煞气。”

    慕容复点点头,不用无崖子说,他也知道,自己身上的北冥神功已然发生了大变化,至于具体什么变化,也只有以后再细细体会了。

    只听无崖子继续说道:“此外,你身上的那几门内功,原本是很不错的内功,可惜你利用北冥神功将它们强行糅合在一起,这不但不能发挥出那些内功的威力,甚至北冥真气的威力也发挥不到极致。”

    慕容复登时神色恍然的点点头,难怪以前用北冥真气之时,总觉得少了点什么,不由问道:“不知师父可有什么办法解决?”

    无崖子摇摇头,“世间万事万物,都必有其不尽完美之处,北冥神功能兼容众多武学,已然是打破了寻常道理,切不可贪得无厌。”

    世间没有十全十美的事,这个道理慕容复自然明白,但脸上仍是忍不住闪过一抹失望之色。

    “不过,”无崖子话锋一转,“你若是能寻到一门能完美融合众多武学的内功,这个问题或许能够解决也不一定。”

    “融合众多武学的内功?”慕容复脸色一凝,世间真有这样的内功么?

    “可惜为师的时间不多了,否则根据你的情况,兴许能创出这样一门内功。”无崖子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禁满脸遗憾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