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四百八十九章 神秘高手
    慕容复四下扫了一眼之后,转而打量起坐在上方的金熙宗完颜亶,只见他一身金黄色龙袍,面容稍显清瘦,透着一股子书卷气息,看上去约莫有四五十岁的模样。

    “不对啊,听说这也是个短命皇帝,怎会这么大年纪?”慕容复登感疑惑,不禁转头看了一眼完颜萍,“这真的是兄妹么?”

    随即他又看向站在殿中的另一人,虎背熊腰,身材魁梧,不禁心中一震,“竟然是他!”

    此人正是那晚在海陵王府中,被完颜亮称为“叔父”的人,那晚虽然只看见其背影,但以慕容复的眼神,自是一眼便认了出来。

    “萍儿,还不见过丞相?”完颜亶见完颜萍进来,登时面色微喜,开口言道。

    魁梧汉子回过头来,只见此人满脸虬须,头发斑白,虽然年近五十,但身子壮硕,完全不弱于寻常中年人。

    完颜萍走到魁梧汉子身前,盈盈行了一礼,“萍儿见过丞相。”

    “不敢,”魁梧汉子看了完颜萍一眼,“公主快快请起,你这可是折煞老夫了。”声音苍劲有力,话语虽然谦卑,但语气神态却没有半点谦卑的样子。

    “这老头这么嚣张,他是谁?”慕容复向完颜萍传音问道。

    完颜萍乍一听慕容复的声音,登时吓了一跳,差点就惊呼出声,好在她低着头,旁人并未看出什么异样,随即稍稍退后几步,显然是要等完颜亶与魁梧汉子先谈完事情。

    完颜亶沉吟半晌,开口说道:“丞相所言之事,朕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不如等朕考虑一些日子!”

    “这……”魁梧汉子神情不愉,不过仍是说道:“那微臣便静待皇上的考虑结果,希望皇上不要让老夫失望。”

    说完拱了拱手,便转身离去,从头至尾也没看慕容复一眼。

    直到魁梧汉子的背影消失不见,完颜萍忽的双手叉腰,“哼,老不死的,得寸进尺。”

    龙椅上的完颜亶一言不发,但神色瞬间阴沉下来,显然也是对此人极度不满。

    “难道又是一个鳌拜?”慕容复来回扫了一眼兄妹二人,不禁暗暗想道。

    “皇兄,他的兵权都没有,你怎么还……”

    完颜萍话未说完,就被完颜亶打断,“休得胡言!”

    完颜亶神色严厉,目光择人而噬,但见完颜萍一脸委屈的模样,不由心头一软,缓声说道:“萍儿,许多事情你还不懂,或许以后你会明白的!”

    完颜萍吐了吐小舌头,话锋一转,问道:“皇兄,你找我来做什么?”

    完颜亶扫了她身后的慕容复一眼,不禁眉头微皱,意思不言而喻。

    “他呀……”完颜萍似乎才想起慕容复的存在,恍然大悟般说道:“是这样的,他是萍儿在江湖中的一个朋友,此次进宫有要事求您。”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后面已经细弱蚊声,因为此时完颜亶的脸色已经完全阴沉下来。

    “你怎么这般不懂事!”完颜亶怒声斥责道:“明明知道现在正是非常时期,还带些可疑人物进宫,尤其是还带到朕的面前来,你是嫌朕活的太长了么!”

    “不是,他……”

    “什么不是!”完颜亶脸上怒气冲冲,直接朝外面吼道:“来人,将这贼人拿下……”

    完颜萍登时面色大变,她完全没想到皇兄会一点都不听她解释,开口便要拿人,能否那住且不说,这慕容复又岂是那么好相与的。

    “哼!”慕容复神色淡然,忽的举起右手,往前凌空劈下,但见白光一闪,“嗤”的一声,御桌竟是直接被切成两半。

    “你,你是人是鬼!”完颜亶面色微变,神色惊慌的问道。

    “我是什么不要紧,要紧的是你若再不制止外面的人,下一刻,你就会看到自己变成两半了。”慕容复冷笑道。

    “好了,没事了!”完颜亶一时间也是手足无措,只得照慕容复的话去做,毕竟他与慕容复隔了两丈有余的距离,对方还能在瞬息之间将自己御桌劈成两半,可见威力。

    “你倒是挺识相的。”慕容复淡淡一笑,走向完颜亶。

    “喂,你可是答应过不伤害我皇兄的!”完颜萍身形一闪,站到慕容复身前,张开双手拦住他。

    “放心吧,本公子答应的事,自然作数。”慕容复微微白了她一眼,随即又问道:“对了,刚才那个老头是谁?”

    “他啊,他就是完颜宗翰。”完颜萍答道。

    “原来是他!”慕容复脸上讶然之色一闪而过,对于金国的历史,他所知不多,不过一些大事却是知道点皮毛,比如这完颜宗翰,正是当年率先攻破开封城,俘虏了靖康二帝的领兵将领。

    “难怪身上这般浓厚的煞气!”原本他还以为此人是高手中的高手,没想到只是光有煞气而已。

    传闻完颜宗翰意图谋反,被金熙宗平了,现在看来,确有其事,只是不知他和完颜亮各自扮演着什么角色?

    “算了,管他有什么阴谋呢,现在还是找郭靖重要。”慕容复转瞬便抛开心中杂念,转而在这大殿中打量起来,却看不出有什么可以藏人的地方,不禁看向龙椅上的金熙宗,“完颜亶是么?”

    “是又如何,你是谁?找朕做什么?”完颜亶经过这一小会的缓冲,似乎已经完全镇定下来,语气淡然不失威严。

    “没什么,我叫慕容复,来此只为寻一个人。”慕容复笑道。

    完颜亶心中一跳,面色平静的问道:“寻什么人?”

    “郭靖。”

    “你……”完颜亶眼底闪过一丝慌乱,但马上便平复下去,说道:“朕可不认识一个叫郭靖的人,你怎么会到此寻人?”

    他虽然掩饰的极好,但神色间的细微变化还是被慕容复捕捉到了,心中微喜,脸上却淡淡说道:“我不知道你们抓了郭靖作何用处,不过本公子今日亲自前来,就一定要带走他,你若是觉得郭靖的命比你自己的小命还重要,大可不交。”

    “慕容贼子,休得猖狂!”完颜亶纵然懦弱,但自登基以来,何曾受过半句威胁,慕容复的话深深刺激了他,瞬间变成一头发怒的雄狮,目光狠历的盯着慕容复,若非先前那一剑的震慑犹在,他恐怕早就下令围剿慕容复了。

    完颜萍见这二人三句话不到就闹翻,不禁心中大急,一方面是自己的“未来驸马”,一方面又是自己的皇兄,心中着实为难,看看慕容复,又看看完颜亶,最终朝完颜亶开口道:“皇兄,慕容复他不是这个意思,他是……”

    “你给我闭嘴!”完颜亶瞪了完颜萍一眼,第一次觉得一向乖巧的妹妹是这般讨厌。

    “姓慕容的,你别以为慕容家在江南势大,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我若是现在杀了你,恐怕你们汉人皇帝还会感谢我也不一定。”完颜亶竟是转而威胁起慕容复来。

    “杀了我?就凭殿外那千余兵士和数十个三脚猫‘高手’么?”慕容复脸上讥讽之意毫不掩饰,“恕我直言,他们还没那个本事,而本公子却可以在此之前,先杀了你。”

    “你……”完颜亶脸色涨得通红,但也知道慕容复说的是事实,可若是就这般妥协,日后传了出去,自己的威严何在,大金国的威严何在。

    “好了,先前之事我也不与你计较,要么交出郭靖,要么……”慕容复话语一顿,忽的神色凝重下来,“要么,把你身后之人叫出来!”

    完颜萍微微一愣,皇兄身后哪有什么人。

    完颜亶却是面色微变,不过却不似先前那般暴怒了,甚至眼中还冒出丝丝喜色,一副救兵到了的模样。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没想到本座数十年不踏足江湖,江湖上竟然出了你这么个妖孽天才!”忽然一阵轻笑声在殿中响起,分不出男女,甚至连方向也分不清楚,只觉得这声音很老。

    慕容复登时心中大凛,此人内力之深,绝对不在八思巴之下,“怎么江湖上还有这等老怪物活着!”

    慕容复心中惊骇,但马上又战意盎然,自从北冥神功大成之后,他一直想检验下能否比得过八思巴,只是一直没遇到跟八思巴同级别的高手,现下却是有了机会。

    “咦?”那人惊咦一声说道:“你这小子不但天资卓绝,心性倒也不错,若是早个三五十年遇上本座,没准还会收你做徒弟。”

    “呸,三五十年,老子生都还没生!”慕容复心中暗骂一句,嘴上却是严肃道:“前辈有何赐教,尽管使来,不必藏头露尾,故作神秘!”

    完颜萍似乎是第一次知道皇兄身边有这样一个人物,一时间也是愕然不已,小脑袋四处张望,寻找声音的源头。

    至于完颜亶,嘴角微翘,望着慕容复冷笑。

    “你当真要跟本座过招?”那声音沉默半晌又说道:“你若是现在退去,本座可放你一马。”

    “嘿嘿,”慕容复咧嘴一笑,“晚辈这人没别的优点,就是头铁,今日还真就非得一睹前辈风采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