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五百零一章 大战起
    “啊!”黄蓉这才反应过来,方才一时激动,居然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此时面对郭靖,脸蛋更是红得都快滴出水来,“没,没什么……”

    但见郭靖疑惑未去,黄蓉无奈,低声传音道:“我是说芙儿的婚事,还得再郑重考虑一下。”

    郭靖登时恍然,不禁瞥了远处的慕容复一眼,眉头紧皱,低声道:“我也是这般想法,这慕容复虽然武功高强,但为人乖张,甚至有些邪异,实非芙儿良配!”

    黄蓉默然不语,心中莫名的叹了口气,“靖哥哥,邪异一些又算得了什么,你怎会知道我不让芙儿嫁他的原因却是……”

    “二位可有商量出什么结果?”慕容复的声音陡然在黄蓉耳边响了起来。

    黄蓉吓了一跳,不禁有些尴尬,便是郭靖,神色也略微不自然,毕竟方才二人说的话若是让慕容复知道的话,虽不说不至于撕破脸皮,但终究是不太好的。

    黄蓉心念转动,平复脸上的异样,盈盈说道:“是这样的,妾身猜测,这种培养死士的方式,完颜亶应该也会,或者说,他有那所谓的血磷香液,而完颜亮只是从他手中盗来用而已。”

    “有道理!”慕容复点点头,心知事情肯定不会这般简单,但人家两兄弟自相残杀,与他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是颇为遗憾的是,这培养死士的方式他根本没法复制,别的不说,要将一千条活生生的生命,直接催生潜能至死,他就做不到。

    “走吧,我们可以回去了!”慕容复开口道,既然毫无所得,便没有留下的必要了。

    郭靖夫妇自然没什么意见。

    一行人回到先前的大厅,从西南角进入密道,七拐八饶的行了一阵。

    慕容复不禁心中感叹,这密道几乎可以跟终南山古墓的密道媲美了,当真是错综复杂,若不是有黄蓉从旁指点,他都怀疑是不是一直在原地打转,心中也颇为佩服黄蓉的记忆力,若换做自己,不走个十遍八遍,根本不可能记得住。

    一路上又遇到过数十次死士二人组,不过都被慕容复一招解决掉,并未给三人造成什么威胁,至于黄蓉所说的千余死士,倒是没有遇到过。

    约莫行了大半个时辰,就在慕容复忍不住想要开口询问是不是走错了的时候,黄蓉终于开口道,“穿过前面那道石门,就是海陵王府下方了,也是整个地下密道防卫最为严密的地方。”

    便在这时,海陵王的声音隐约传来,“你们给我守好这个通道,一只蚊子都不许它飞过去!”

    “是!”一阵洪亮的声音响起。

    黄蓉与郭靖对视一眼,神色凝重下来,因为二人并不难听出,这声音虽然杂七杂八,但中气十足,其中不乏高手。

    倒是慕容复颇不以为然,“走吧,不过一群乌合之众而已!”

    随即径直推开石门,待见得门外的情景,不禁微微吃了一惊,只见门外当先站着一人,正是完颜亮,其左右两边分别站着两人,一人身高不足五尺,手摇一把大蒲扇,另一人身材高大,高鼻阔眼,手拄一根蛇杖,却是裘千仞和欧阳锋。

    此外,还有数十人装扮各异,兵器也是五花八门,但他们无一例外,呼吸悠远绵长,眼中精光闪烁,显然都是内息充沛之辈。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些人的站位都避开了欧阳锋和裘千仞数步的距离。

    整个大厅有七八丈方圆,四面站着一排排弓箭手,张弓搭箭,黑幽幽的军用强弩箭头对准了石门的位置。

    “是你!”完颜亮听到石门声响,回过头来,见是慕容复,登时心头大怒,想也不想便喝道:“放箭!给我放箭!”

    “哧哧哧”,劲风四起,一支支羽箭破空而来。

    “哼!”慕容复冷哼一声,右手轻挥,登时一股奇异的波动扩散而开,空中羽箭在碰触到波动之时,竟是诡异的瞬间反转,倒射而回。

    “不好,快躲!”电光火石之间,完颜亮身后不知谁喊了这么一嗓子,随即便见人群中跃起十几人,裘千仞蒲扇一挥,便在完颜亮竖起一面青黑色劲气墙,至于欧阳锋,手中蛇杖重重一杵,身前的数根羽箭先是一顿,便直直往下落。

    “噗噗噗!”一阵穿刺入肉的声音响起,三个呼吸不到的时间,四周弓箭手竟是死伤大半。

    完颜亮惊怒交加,就欲再次下令,裘千仞身形一动,却是不着痕迹的挡在完颜亮身前,朝慕容复笑道:“原来是慕容公子当面,不知公子何以闯入别人家府院?”

    “嘿嘿,”慕容复冷笑一声,“本公子可不知道这里是海陵王府的地盘,而且本公子也不是从海陵王府进来的。”

    此言一出,完颜亮登时大惊,这密道只有两个出口,一个在皇宫,一个就是海陵王府,如果慕容复不是从海陵王府进入的,那密道中的秘密……

    “不行,今日断然不能让此人活着离开!”转眼间,完颜亮便在心中做出了决定。

    这时,郭靖与黄蓉也从石门中走出来,见到这番阵仗,不禁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完颜亮会召集这么多人前来,其他人倒也罢了,关键是那五绝之一的欧阳锋和堪比五绝的裘千仞也在此处,让二人登时头皮发麻。

    欧阳锋一见郭靖夫妇,眼中怒意凝若实质,寒声说道:“老夫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但这二人必须留给老夫!”

    他这句话看似在跟完颜亮说,但目光却直视着慕容复。

    完颜亮嘴角微微抽搐,他费了这么大的功夫,为的就是活捉黄蓉,如今就要得逞,却要交给欧阳锋,心中如何愿意。

    慕容复沉吟半晌却是摇摇头,“怕是要让欧阳前辈失望了,晚辈此次就是为救郭大侠而来。”

    欧阳锋冷哼一声,“你小子也太不知趣,老夫送了你这么大的礼,不知感恩也就罢了,居然还要跟老夫为难。”

    说完,颇有深意的看了黄蓉一眼,又瞟了瞟郭靖,眼中威胁之意毫不掩饰。

    慕容复明白他的意思,心念转动,便开口道:“本公子也可以不管你们之间的恩怨,但有一人,今日却是不能留他!”

    欧阳锋还以为他指的是完颜亮,当即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二人之间的交易无声无息中达成,在场众人,也就黄蓉若有所思,暗暗瞪了慕容复一眼,其他人均毫无所觉。

    “郭大侠,那裘千仞交给在下来对付,至于欧阳锋,只要你们夫妇能拦住一时半刻,等在下腾出手来即可!”慕容复飞快的给郭靖传音说了一句,随即一步迈出。

    裘千仞脸上一直挂着一副慈祥的笑容,但其目光却一直紧紧的放在慕容复身上,待见其脚步一动之时,立即提起十二分劲力,运至掌心。

    不仅是他有准备,旁边欧阳锋也是如此,早在慕容复身形一闪之时,他也出手,将手中蛇杖舞出一道蛇形劲气,直取郭靖夫妇二人。

    “今日本公子要报那一掌之仇!”慕容复冷峻的声音响起,震得众人耳朵嗡嗡作响,随即便见裘千仞左前方陡然探出一只手掌来,劲气吞吐,白光闪烁,拍向裘千仞百会穴,这一出手赫然便是杀招。

    裘千仞登时大惊,虽然心中早有几分意料,但也没想到慕容复一出手便是石破天惊,狠辣凌厉,当即左手在胸前一拂,右掌往左前方打出。

    “噗”,眨眼间,两只手掌相交,无甚声息,但下一刻,裘千仞忽的面色大变,右脚重重一跺,脸上瞬间被一层青黑之气所包裹。

    不过这并非寻常的中毒迹象,而是将大成铁掌功催运到极致,才有的神异表现。

    而此时,郭靖、黄蓉也与欧阳锋交上了手,欧阳锋经过慕容复那次奇遇,将逆炼九阴真经修炼大成,神智也恢复了清醒,武功比起第二次华山论剑之时还要高出不少,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好在郭靖夫妇这些年共同参研九阴真经,武学道理的领悟还在其次,主要是夫妻二人的默契逐渐养成,配合起来相得益彰,一刚一柔,变幻无穷,倒也抵住了欧阳锋的猛攻,甚至还略占上风。

    至于完颜亮,不知何时已经退至大厅最远的角落中,被那十几个内家高手围成一团,严密护卫。

    而另一边战场,慕容复双腿马步横蹲,身子微侧,左掌与裘千仞双掌相对。

    才半盏茶的功夫过去,裘千仞腮帮子鼓起,面色涨红,脚下大青花石板被跺碎两块,显然是吃力之极。

    倒是慕容复神色从容,嘴角挂着一丝冷笑,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慕容公子……”裘千仞换了一口气之后,忽的低声开口道:“老夫上次出手偷袭并非出自本意!可否看在慕容家与铁掌帮共为邻居的份上,就此揭过!”

    此话一出,无异于示弱求饶,同时又带有一丝威胁之意,本来以他极好面子的性格,断然不会说出这种话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的慕容复似乎内功大进,一番内力比拼之下,自己的内力不但快速流失,而且跟对方的内力比起来,几乎可以说是不堪一击。

    “呵,你觉得可能么!”慕容复淡淡一笑,但下一刻,眼中杀意近乎凝若实质,语气森然道:“本来你出手偷袭倒也算不得什么深仇大恨,只是如今你正好挡了本公子的一件大事,要怪只能怪你命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