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五百零六章 我要你
    “公子,我们真要进去这种地方吗?”醉春楼前,望着那些浓妆艳抹、花枝招展的女子不断朝街上行人招手,小昭略微忸怩的朝慕容复问道。

    慕容复心中也是十分疑惑,不过仍是点点头,“走吧,来都来了。”

    “哎哟,公子,你可是好久都没来了……”尚未进门,便有一个柔情似水的女子声音跟慕容复招呼道,随即整个人都靠了上来。

    慕容复不着痕迹的一挥手,女子娇躯不自觉的落后一个身位,二人刚好错开,随即径直往里走去。

    女子微微一愣,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见慕容复身后还跟着一个清秀貌美的小姑娘,不禁眉头一皱,伸手拦住小昭,“抱歉,此地不欢迎女子。”

    小昭身子骤然一缩,似乎十分不愿被那女子所碰触,眼见慕容复快没影了,登时大急,“公子……”

    “让她进来!”慕容复淡淡的声音响起,那女子怔了一怔,随即神色木然的走向一边。

    小昭大松一口气,急忙跑了进去。

    “哟,这位公子长得风流倜傥,貌胜潘安,一看就是人中龙凤……”老鸨一见慕容复,便马上笑嘻嘻的迎了上来,嘴中极为熟练的说了一连串肉麻话语,最后又问道,“不知公子可有相好的呀?”

    慕容复摇摇头。

    “不打紧,我醉春楼是整个京城赫赫有名的院子,一定能够让公子满意而归……”老鸨又开始介绍起来。

    “好了好了,”慕容复眉头轻皱,不耐烦的摆摆手,随即掏出纸条递给老鸨,开门见山的说道:“我是来找人的,如果你知道这是谁送的,就赶快带我去,如果不知道,就闪一边去。”

    慕容复的声音中夹杂着丝丝内力,老鸨听在耳中,只觉威严十足,好似他说的话就是圣旨一般,登时心中大凛。

    老鸨接过纸条看了一眼,神色微微一变,细细打量慕容复几眼,这才正色道,“适才多有得罪,还请公子见谅,老身这便带你去见那位大人。”

    “大人?”慕容复眼中疑惑之色一闪而过,点了点头,“走吧!”

    老鸨转身之后,脸上又恢复了那副面带桃花的笑容,与刚才那一瞬间判若两人。

    不多时,三人穿过大堂,来到一处僻静的阁楼。

    “公子,老身只能引您到此了。”阁楼前,老鸨欠了欠身如此说道。

    慕容复嗯了一声,目光平静的落在前方阁楼上,但心念却是快速转动起来,看这架势,根本不像是完颜萍约他,完颜萍好歹也是公主之尊,断然不会来这种烟花之地,更令他费解的是,阁楼却是有数道颇为不凡的气息,其中一人身上气息若隐若现,难以揣测。

    这时,楼中传来一个温婉细腻的声音道:“冒昧请慕容公子前来,实在有失礼数,小女深感惶恐,可否请公子移步楼中,让小女斟茶赔罪。”

    “呵!”慕容复冷笑一声,大步踏上阁楼,他心中也好奇得紧,到底是谁,不但知道他的行踪,似乎还对他颇为了解。

    小昭亦步亦趋的跟在慕容复身后,心中也开始紧张起来。

    “咯吱”,慕容复到得门前,门却从里面开了,眼前站着一个宫装女子,素妆淡抹,容貌倒也算得清秀。

    宫装女子欠身福了一礼,“公子请进!”

    慕容复似笑非笑的望了女子一眼,侧身进入屋中。

    四下环顾一圈,但见屋中陈设极为简单,一张桌子,数把椅子,不过屋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可见这些桌椅的材料并不便宜。

    大厅中坐着一黄衣女子,见慕容复进来,便起身盈盈一礼,“见过……”

    “是你!”但话未说完,却是神色一滞,吃惊的说道。

    “怎么?姑娘见过我?”慕容复看了一眼眼前的女子,也不禁呆了一呆,只见她身披淡黄轻衫,年纪约莫二十一二,风姿绰约,容貌绝美,只是脸色十分苍白,几无半点血色。

    不过让他发呆的不是因为这女子生得绝美,而是因为此女赫然是昨天夜里在小巷被他所救,最后还大大占了一把便宜的蒙面女子,昨夜虽然没有看到她容貌,但凭借声音和气息,慕容复心中笃定,绝不会认错的。

    想起她方才的神色,慕容复不禁心中一惊,“难道被她认出来了?”

    转眼又暗暗摇头,“不可能的,昨晚我明明改变了声音……”

    就在慕容复神思不属之时,女子眼神中也闪过几分惊慌,“没……没有,小女子是第一次见慕容公子,说起来也是小女的不是,本该亲自前往求见慕容公子,奈何形势所逼,只能用这么失礼的办法请公子前来,还请公子海涵一二。”

    “哦!”慕容复回过神来,神情略微古怪,开口道,“赔罪的事稍后再说,不知姑娘贵姓?”

    “小女姓黄。”黄衫女子似乎平复了心中情绪,神情变得清冷起来。

    “黄姑娘,”慕容复自顾自的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好整以暇的问道,“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住处的?”

    他语气淡然,但却不难听出其中的丝丝不满。

    但凡是谁知道自己被人调查之后,心中总会不爽的。

    黄衫女子心中“咯噔”一声,她也听说了不少关于慕容复的事,知道此人从来不按常理出牌,若是惹毛了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如今还有大事需要仰仗他,可万万不能得罪了,当即满含歉意的说道,“关于慕容公子的一些行踪消息,是小女的一闺中密友所告知。”

    “闺中密友?”慕容复微微一愣,脑海中闪过一道倩影,默然不语。

    屋中一时间陷入了宁静,女子略微急促的呼吸声,清晰可闻。

    好半晌后,慕容复才开口问道,“你们找我做什么?”

    黄衫女子面色微喜,“我们想找你……”

    但是话未说完,却被慕容复打断道,“这个先不忙,既然你们找我,也该知道,我出手一向不便宜。”

    黄衫女子心中暗道一声“果然”,但神色却丝毫不变,“这个我们略有耳闻,不过慕容公子武功高强,只要事情成了,该付出的代价我们一分都不会少。”

    慕容复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就说说吧。”

    “我们想请慕容公子……”

    “不,”慕容复再次出言打断女子的话,“我是让你说说你们都能付出什么代价。”

    “……”黄衫女子顿时一阵无语,说话三番五次被人打断,心中没由来的生出一股闷气,若非真的是急需眼前之人的帮助,她早就按捺不住发火了。

    沉默一阵,黄衫女子才再次开口道,“金银钱财,奇珍异宝,只要公子开口,我们应有尽有。”

    但慕容复却是摇了摇头,“这些都不是我需要的。”

    黄衫女子暗暗撇了撇嘴,“神功秘籍,美貌侍女,也是可以的。”

    “哼,你们若是再这般没有诚意,就另请高明吧!”慕容复忽的冷哼一声,神色极为不耐的说道。

    黄衫女子心中早已将慕容复骂个狗血喷头,要什么也不说,却偏偏说她们没有诚意,明显就是想托辞离开嘛。

    不过形势逼人急,黄衫女子只好压下脾气,瓮声瓮气的问道,“不知慕容公子想要什么,还请明示。”

    “嘿嘿,”慕容复似笑非笑的望了她一眼,“我要你!”

    黄衫女子先是一愣,随即眼中闪过一丝浓浓的怒意,藏在袖中的双手也是捏得咯吱作响,似乎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寒声道:“还请公子慎言,我等虽然比不过慕容家势大,但也不是任人可欺的。”

    反观慕容复一言不发,神情悠然,一副你不答应就免谈的模样,让人恨不得一拳砸烂他的脸。

    约莫一刻钟的时间过去,黄衫女子神色一定,似乎做了个什么重大决定,咬牙道,“好,我答应了。”

    慕容复神情一呆,“这你都答应!”

    黄衫女子狠狠瞪了慕容复一眼,“只要你帮我们办成此事,我就……就……”

    她“就”了数次,终究是说不出最后那句话。

    “就什么?”慕容复转眼又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

    “就给你当牛做马,任凭区处。” 黄衫女子说完这句话,脸色瞬间变得凄凄然,眼中含着几分不甘、几分无奈、几分凄楚。

    “小姐不可!”

    “小姐不可!”

    ……

    这时,屋中数道声音一齐响起,正是慕容复先前所感受到的几道气息,她们一直隐伏在阁楼各处,听到黄衫女子同意慕容复的要求,登时大急出声。

    “哼,这人仪表堂堂,没想到却是个衣冠禽兽,小姐,咱们不用求他!”适才给慕容复开门的宫装女子此时也闯了进来,一脸愤恨的瞪着慕容复说道。

    慕容复双手一摊,无所谓的说道,“不求我更好,现在后悔还来得及!正好我也不知道你们要干什么大事,就当我没来过。”

    眼见慕容复抬腿欲走,黄衫女子大急,上前抓住慕容复的手臂,“你不能走!”

    慕容复眉头一皱,“怎么?”

    “我……我……”黄衫女子略一迟疑,“我都答应你了,你不能走!”

    “小姐……”

    “好了,你们闭嘴!”黄衫女子朝周围喝了一声,登时屋中鸦雀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