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五百三十一章 天山折梅手
    “而师伯当初是从六岁开始修炼这门神功的,本来如今也该修炼大成,可以免去此缺陷,但在一次返老还童期间,被我一个死对头寻到,打成了重伤,从此不但身子再也无法复原,神功也无法修炼至大成,一直保留着此缺陷!”

    天山童姥语气平淡之极,但目中的杀意却是凝若实质,让慕容复都不禁打了个寒颤,可见她对口中的死对头有多恨。

    “那师伯先前昏迷之后,为何会自动吸取我的内力?”慕容复对于她与李秋水之间的恩怨并不感兴趣,直接问出了心中疑惑。

    天山童姥眉头微微皱起,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半晌后才缓缓开口道,“本来这是天长地久长春功的一大秘密,事关师伯生死,不过既然以后也会将神功传授于你,提前说与你听倒也无妨,只是臭小子,若你听完这个秘密之后,再推三推四不答应,可别怪师伯翻脸无情了!”

    说到最后一句,却是一脸冷峻的盯着慕容复,意思不言而喻。

    慕容复目光微闪,眼珠子不停的转动起来,口中却是说道,“师伯的神功纵然神妙无比,奈何我已经修练过师父所传的北冥神功,贪多嚼不烂的道理,师侄还是懂的。”

    “哼,北冥神功虽然防御极强,但在攻伐方面却是极弱,”天山童姥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之色,“而且北冥神功可以兼修其他内功,你真当师伯不知么。”

    说完之后,似乎还真怕慕容复会不答应,又补充道,“至于天长地久长春功的缺陷,你却是不必担心,待你三十六年轮回之期到来,尽可来灵鹫宫寻我,想必这天下还没有几个人真能打上灵鹫宫来威胁到你!”

    慕容复对于什么缺陷不缺陷倒是不甚在意,反正他也不一定会修炼,心中念头百转,半晌后才开口道,“师侄有个小小的条件。”

    “你且说来听听!”天山童姥道。

    “我希望师伯能在练功的这些日子就传我神功,待你神功大成之日,务必将一身绝学传授完毕!”

    慕容复也是极为大胆的说出了心中想法,要知道在这个时代,师门长辈能传后辈武功已是天大恩宠,像他这般讨价还价的,恐怕也只有那传说中的孙猴子了吧。

    天山童姥愣了片刻,才神色莫名的点点头,含糊其辞的说道,“这点没什么问题,早日传你武功,倒也是件两全其美的事。”

    慕容复自是能猜到她心中想法,无非就是利用自己来抵御李秋水罢了,当即狠狠一咬牙,“好,师侄答应了!”

    天山童姥登时脸色微喜,其实她嘴上虽然说得狠,其实心中却是颇为纠结的,若这臭小子真的不答应,她也不可能真个硬来,且不说此人先前救过自己,单凭其是无崖子的关门弟子,她就下不去手。

    沉吟半晌后,天山童姥开口道,“当初创出天长地久长春功的人,自然也想到了修炼者返老还童后,碰上强敌无法抵御,便在功法中做了些许手脚,返老还童期间受到强敌攻击,可以瞬间逆行经脉,将敌人内力吸取过来。”

    “只是此法只能用一次,而且逆行经脉之后会有不小的后遗症留下,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是绝对不能动用的。”

    慕容复听完后,嘴巴半张着,神色惊讶不已,但仍是有些许疑惑,“既然这绝招如此厉害,当初被对头偷袭,为何不用来对付她?”

    天山童姥神色颇为复杂的叹了口气,“此人极为了解师伯的情况,所以她是趁我修炼之时出手,若是平时,她自是不敢的!”

    慕容复缓缓点头,心中则是恍然明白过来,为何先前天山童姥在面对群豪要杀她祭旗的时候,会那般淡定了,感情她早就在等所有人都聚集那一刻,先吸取他们的内力,再杀尽众人。

    不过想到这,慕容复脸色陡然沉了下来,照这般说法,自己先前不是被天山童姥阴了?

    天山童姥似乎猜到他心中所想,口中微微解释道,“至于会在昏迷之时吸取你的内力,那是因为师伯的功法比较特殊,已经不是原本的天长地久长春功了,当时你运功为我疗伤,触动了功法自动护体,这才阴差阳错的吸了你内力。”

    “本来经此一遭,我返老还童结束之后,至少要损失十年的功力,但因为后来又喝到你的血,竟是将此后遗给解除了,所以我才会说你的血有治伤神效!”

    “原来是这样!”慕容复点了点头,虽然心中颇有不爽,但事已至此,倒也不能真个跟她翻脸。

    “好了,今日天色已晚,明日凌晨,师伯再传你武功。”说完后,天山童姥便到一旁寻了个干净的山石,闭目打坐起来。

    而慕容复却是没有修炼,一头扎进大雪山中,因为接下来一段时间他可是要大出血的,不弄点大补之物回来,他如何坚持下去。

    茫茫雪山中,虽然活物极少,奈何慕容复六识灵敏之极,愣是让他捉到了一头雪鹿,和几只十分壮硕的兔子。

    次日,天色才蒙蒙亮,慕容复尚且闭目修炼中,天山童姥却已经醒转过来,走到慕容复身前说道,“从今日开始,师伯便传授你武功,有一件事你需要知道,我与你师父虽为同门师姐弟,武功路数同出一源,但路子却是不同的,换句话说,你师父会的我不会,我会的他也不会,”

    “所以你也算我半个弟子了,日后行走江湖,却是不可堕了我的名头,否则任你躲到天涯海角,师伯也能将你捉回来,废去你一身武功!”

    天山童姥在说到“半个弟子”几字时,眼中难得闪过一丝柔软,也不知是何缘故。

    慕容复心中暗暗期待着,但脸上却是一副诚惶诚恐的模样,“师伯放心,弟子一定下苦功,将师伯所传武功练好!”

    “我也不瞒你,教你武功除了需要你的鲜血修炼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天山童姥继续说道,“我有一个大对头,对我功*回期极为了解,保不准什么时候就找了过来,传你武功,自是想要你能在关键时刻抵挡一二。”

    “啊?师伯的对头那自然是武功通神之辈,师侄这点棉帛之力怕是……怕是……”慕容复吞吞吐吐,怕是什么却说不出来。

    “哼,胆小鬼!”天山童姥冷哼一声,鄙夷的看了慕容复一眼,但一想到往后还大有依赖他的地方,不由神色微缓,说道,“你也不必妄自菲薄,此刻的你,身怀无崖子师弟近七十年的功力,加上你天资不凡,任何神功绝学只要稍加练习定能融会贯通,到时也能跟我那大对头拼上一阵了。”

    “好吧,”慕容复微微苦笑一声,“但请师伯传功!”

    “嗯!”天山童姥满意的点点头,说道,“逍遥派武学博大精深,包罗万有,说是荟聚了天下武学精义也不为过,现下我先传你三路掌法,三路擒拿手法,这六路功夫,合起来叫做‘天山这梅手’。”

    “是!”慕容复心中暗喜,脸上却是喏喏应道。

    “这‘天山折梅手’虽然只有六路,但其中蕴含有剑法、刀法、鞭法等十八般武器,变化繁复,包含了逍遥派的武学精义,只要学会了它,天下任何武功招数,都能自行化入其中,将来你内功越纯熟精深,这套功夫发挥出来的威力便越大。”

    天山童姥简单介绍了一下天山折梅手,随即便将口诀传给了慕容复,每一路功夫的有口诀十二句,每句七个字,总的也才八十四个字,但却甚为拗口。

    慕容复记下口诀之后,不料天山童姥却是突然跃至她背后,“此地不*全,你还是背我再跑的远些吧!”

    “这……师伯您不是自己能走了么?”慕容复神色颇为疑惑。

    “呸,你是想师伯午时练功之时,多吸你的血么?”天山童姥却是反问了一句。

    慕容复无奈,只好背起天山童姥,往昨日来时的相反方向狂奔。

    便在这时,天山童姥却是陡然说道,“一边跑一边背诵方才传你的歌诀。”

    “是!”慕容复不解其意,但还是依言背诵起来,但第一句歌诀才背到第七个字“无”时,却是怎么都吐不出来那最后一个字。

    “笨蛋!这才第一句就不行了!”天山童姥在他背上笑骂一声,随即又严肃道,“重来,不准停下!”

    慕容复应了一声,心中暗自琢磨了下那八十四个字,这才发现,每句歌诀的七个字都是一个音调,前七个字是平声,后七字就一定是仄声,若是平时倒也罢了,但在奔跑之时,它与呼吸之理全然相反,想要吐出声却是极为困难的。

    “臭小子,你怎么不背,快点大声背出来!”天山童姥不满的催促一声。

    慕容复立即依言而行,起初还觉得十分困难,但多背了几次之后,却是发现,这调匀真气的法门,竟与那小无相功颇有共通之处,

    干脆运起了小无相功,果然,后面就通畅了许多,到得最后,即使不运行小无相功,也能十分流畅的背诵出来。

    “哈哈哈,师弟确实没有看错人,你当真是个天才!”一路上,天山童姥也是啧啧称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