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五百三十四章 追上
    李秋水原地一跺脚,身形陡然跃起,嘴唇微动,轻柔的声音远远传播开去,“哎哟,师姐,没想到你居然都与这小哥达到心意相通的境界了呢,你对得起师兄的一往情深么?”

    前方正拔足狂奔的天山童姥听到这声音,不禁身形一缓,速度骤然大减。

    “师伯?”慕容复感受到体内童姥传来的内力急剧往回缩,不由开口唤了一声。

    “哼!”天山童姥立即警醒过来,“这个贱人,一辈子就只会使些鬼魅伎俩!”

    说完身形再起,速度比起之前,又快了几分。

    两个时辰一晃而过,慕容复也不知道他与童姥跑了有多远,但此刻他体内内力已经所剩无几,说什么也跑不动了,身形微缓,渐渐停了下来。

    “真是没用!”天山童姥鄙夷的骂了一句,回头望了一眼,喃喃道,“这数百里路咱们换了数个方向,这个贱人一时半会是追不上来了!”

    随即她又看向慕容复,“臭小子,这个时候才是练功的最佳时机,我劝你还是不要歇息的好。”

    “知道啦!”慕容复点点头,盘膝而坐,心头则是细细回想着方才的轻功,这一路上他也尝试过抛开童姥的内力,可是一旦抛开,速度马上大减,虽然他已经记下这道内力的运行路线,可内力是在二人体内来回穿梭,他并不知道内力在童姥体内又是如何运行的。

    揣摩良久,慕容复始终不得其中奥妙,终是忍不住开口问道,“师伯,方才那门轻功是怎么回事,师侄此前从未听闻轻功还能联手施展的?”

    “哼臭小子,我还以为你会憋着不问呢!”天山童姥脸上闪过一丝得意之色,“世人只知武功招数可以合击,却甚少有人知道,其实轻功也可以联手施展,而这门轻功正是我逍遥派祖师将轻功与阵法相结合领悟出来的,唤作‘逍遥游’。”

    “这……”慕容复神色大奇,他虽然对阵法之道涉猎极少,但也曾接触过不少类似的书籍,但却从未听闻过轻功还能与阵法扯上联系的,一时间对这所谓的“逍遥游”也是好奇不已。

    “哼,逍遥派武学博大精深,先前那贱人所施展的轻功唤作‘凌波微步’,也是一门根据阵法演变而来的轻功,本来祖师是传给你师父的,只是不知那贱人使了什么法子,从师弟那里骗得!”天山童姥一提起李秋水,脸上尽是暴戾之气。

    慕容复心头微微一寒,对于这两个女人之间的恨意又有了更深的了解,当即急忙转移话题道,“照师伯所说,‘逍遥游’是由阵法与轻功合成,那原来的轻功肯定是极为高明的了?”

    “废话!”天山童姥冷冷斥道,“逍遥游原来的名字应该唤作‘凭虚御风’,也是一门绝顶轻功,江湖上若是能出一个轻功排名的话,凭虚御风可列入前三!”

    慕容复登时心神微震,同时脸上也闪过一丝恍然之色,难怪会有那么多相似之处,感情这“逍遥游”就是“凭虚御风”的升级版啊。

    “这逍遥游虽然厉害,却必须两个人同时施展,对轻功造诣要求极高,否则……”天山童姥话说一半,却是突然顿住,目光在慕容复身上来回打量,闪烁不定。

    “臭小子,你是不是修练过‘逍遥游’?”天山童姥忽的问道。

    慕容复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没有没有,师父将内力传给我之后,就……就仙去了,没有传我任何功夫。”

    “真的?”天山童姥横眉冷竖,死死盯着慕容复,似乎要从他脸上看出点什么来,只是让他失望的是,慕容复一副呆头呆脑的模样,根本看不出什么破绽,半晌后才摇头道,“罢了,此事也无关影响,咱们调息一下,尽快赶路!”

    慕容复虽然有些迫不及待的想一窥逍遥游的面目,奈何童姥已经自顾自的闭目调息,他也不好多问,自己调息起来。

    时间一晃大半月过去,一处荒山之上,慕容复将小半瓶鲜血递给天山童姥,随即到一旁坐下,双掌举起与眉心平齐,动作竟与天山童姥一般无二。

    时至今日,天山童姥功力几近恢复完全,一身模样也越来越接近她的真容,一头银发光泽剔透,尽显古稀之龄,但其容光娇艳,肌肤雪嫩,光看这张脸的话,又绝难想到她竟是一个九十高龄的老人。

    至于慕容复,功力已然尽复,也从童姥那里学到了不少绝妙招数,虽然跟“天山折梅手”比起来要差了不少,但跟以前他所学的大杂烩比起来,却是要高明得多,相互印证之下,倒也颇有心得。

    童姥也兑现了诺言,将天长地久长春功完完整整的传给慕容复,起初他还不太在意,但细细参悟之下,这门内功确实有几分夺天地造化之功,玄妙之处,比起神足经、易筋经等延年益寿类的神功也不落丝毫,他自是果断学了。

    当然,慕容复也留了个心眼,修炼之初,他总要避开童姥,偷偷解开封印才修炼,毕竟以后返老还童之时,万一也是经脉被封的状态,难保出什么岔子。

    只是让慕容复心里颇为烦躁的是,天山童姥至今没有传他天山六阳掌和生死符两大绝学。

    “小子,北冥真气虽然可以直接化为长春功的内力,不过我劝你最好不要这么做,否则你这门功夫永远都修炼不到大成!”修炼完毕的天山童姥忽然开口道。

    慕容复微微一愣,登时神色大变,他这才想起,自己拥有北冥神功,虽然可以兼容其他内功,但也因为如此,其他内功永远无法修炼大成,岂不是说自己每隔三十六年就要散功一次,急忙恭声道,“还请师伯教我!”

    “笨死了!”童姥冷声骂了一句,随即又说道,“你就不能单独开辟出一条经脉,用以修炼长春功?”

    “还能这样?”慕容复呆了一呆,开辟一条经脉,他以前不是没有想过,只是人体的经脉天生天长,哪是说开辟就能开辟的,弄不好就是经脉尽毁的下场。

    “愚蠢之极!”童姥嗤笑一声,“人体经脉穴道多如繁星,除了奇经八脉之外,还有那么多经脉,只是平时处于闭塞状态罢了,以你的功力,只要花些精力,打通一两条不是什么难事!”

    慕容复怔了半晌,登时赫然开朗,别的不说,北冥神功可以在体内开辟窍穴,相当于一个小丹田,自己为何就不能再开点别的窍穴出来呢!

    便在这时,一个幽怨婉转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师姐,你让小妹找的好苦啊,原来你躲在这……”

    声音似哭似乐,自四面八方而来,但传入耳中,却是令人觉得,那说话之人就在耳边。

    “不好!”慕容复面色微微一变,没想到李秋水这么快就找了上来,这半个月他与天山童姥在大山中东躲西藏,南奔北走,本以为可以无风无浪的将生死符学到手了,没想到李秋水又来搅局。

    “哼,怕什么,”天山童姥冷哼一声道,“她这是传音搜魂大法,真人还在十几里之外,胆小鬼!”

    果然,下一刻便听那声音继续道,“师姐别藏了,小妹找到你了……”

    “师姐,你逃不出小妹掌心的!”

    ……

    “走,我带你去个地方!”天山童姥面色变幻一阵,忽的运起身法,朝着一个方向奔去。

    慕容复自是紧跟而上。

    二人奔下山去,不多时,却是到得一片宫殿群。

    “这是……”慕容复心中一动,想到一个可能。

    果然,只听童姥哈哈大笑道,“越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这贱人一定想不到,我们敢躲到她的老巢来,只要再撑过几日,我神功大成,定要这贱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慕容复一言不发,心中不断盘算着怎么跟天山童姥讨要生死符和天山六阳掌。

    天山童姥似乎对这西夏皇宫极为熟悉,七拐八绕的,进到一个较为偏僻的冰窖。

    冰窖虽然极为寒冷,但对于内力深厚的二人来说,不过是些许凉快罢了。

    “师伯……”慕容复寻思良久,终是决定直接开口讨要生死符,但刚一开口,便被她打断道,“好了,其他事以后再说,今日我再传你一门神功,也是最后一门了!”

    慕容复登时神色大喜,躬身行了一礼,“多谢师伯!”

    “这门功夫极为高深,我原本打算等解决了那贱人的事,再悉心教授于你,只是如今看来,是来不及了!”天山童姥幽幽叹道。

    “师伯何出此言?”慕容复疑惑道。

    “我的天长地久长春功这几日正好到了关键时刻,你可能不知道,那贱人的身份是西夏皇太后,这里正是西夏皇宫的地下,”

    “尽管可能性极低,但她还是有可能会找到此处,到时便需要你替我护法,以你的武功肯定不是她对手,我只有先传你一门能与白虹掌力抗衡的武功,能学到多少就看你自己了!”

    天山童姥一口气将其中的厉害关系跟慕容复解释清楚。

    慕容复点点头,目光坚定的说道,“师伯尽管放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断然不会让她打扰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