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五百三十七章 误会大了
    “不过,”不料天山童姥话锋一转,抚掌笑道,“你如此对待此女,师伯倒是乐见其成的!”

    “什么乐见……”慕容复没好气的答道,但话说一半却是突然愣住,“什么叫如此对待此女,难道昨夜的女子不是师……”

    “伯”字尚未出口,慕容复登觉背后生出一股凉气来,本能的就地一滚,只听“砰”一声大响,大床瞬间四分五裂。

    天山童姥的怒骂声随之响起,“臭小子,今日非扒了你的皮不可!”

    随即双掌变幻,登时掌影丛生,瞬间将慕容复笼罩其中。

    慕容复大惊,一手扯过地上的红绸裹住关键部位,同时另一手在空中划了个奇异手势,身上蓝光一闪,周围温度骤降,那些飞向他的掌影竟好似被冻结一般,速度变得奇缓无比。

    “没想到你这小畜生,短短时日竟将阳春白雪练至这般境界!”天山童姥虽然怒极,但见自己招式被破,仍是忍不住出口赞了一声。

    也难怪她会如此惊讶,这阳春白雪本是天山六阳掌中的第三式,旨在将阴阳二气转化成至阴至寒的玄冰内力,贯穿全身,从而达到一种另类的防御效果,可说是极为典型的易学难精,

    但慕容复方才不过随手施展,便能有这般威力,可见其必已将这式掌法练到了极深境界。

    “师伯,这是个误会,您就原谅弟子吧!”慕容复趁机也是赶紧认错道,态度之诚恳,可谓是前所未有。

    “误会?”一提起此事,天山童姥脸上闪过一丝红润,怒道,“这误会大了,你这畜生竟敢玷污我名誉,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叫我今后如何自处!”

    随即手起一掌,自胸口处平平推出,赫然是天山六阳掌中的“阳歌天钧”,登时间,周围虚空嗡嗡轰鸣,好似在震颤一般。

    慕容复面色微变,知道童姥是真的怒了,但要自己白白给她打一顿,那也是不可能的,当即右掌陡然递出,左手迭于右手背上,送出一掌,威势之大,比起天山童姥也不弱丝毫。

    顷刻之间,二人掌力相撞,只听“砰”一声巨响,空中掌力横飞,二人也同时腾腾腾往后退了数步。

    “师伯!”眼见天山童姥还待出手,慕容复急忙喝了一声,飞快的说道,“今日可是您功行圆满的大日子,您真的要与弟子两败俱伤?”

    天山童姥眉头微挑,瞥了一眼慕容复退后的距离,不禁暗暗吃了一惊,竟是与自己一样多,岂不是说这小子的掌力已经能跟自己抗衡了?

    “哼,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绝不饶你!”天山童姥脸色冰冷,但语气却是缓和下来,显然也是想起今日还要大大仰仗慕容复。

    慕容复老脸难得一红,讪讪笑道,“不会了不会了,绝不会有下次了!”

    心中暗暗补充了一句,“说得好像我会对你有什么想法一样!”

    童姥脸色稍缓,开口道,“关于那女子的身份……”

    慕容复立即将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弟子不想知道,师伯还是不要说了!”

    “哦?”童姥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之色,脱口问道,“为什么?”

    “因为你不说我也知道是谁!”不过这话慕容复自是不会说出来的,口中说道,“多一个麻烦不如少一个麻烦,不知道自然不用麻烦!”

    童姥愣了一下,随即冷笑道,“你知不知道不打紧,有一个人知道就行了!”

    “什么意思?”慕容复不解。

    “不怕告诉你,昨夜的女子,正是李秋水那贱人的亲孙女,你说她在知道孙女被人玷污之后,将会如何?”天山童姥颇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

    慕容复怔了一怔,随即恍然明白过来,感情是天山童姥担心自己出工不出力,又或是临阵逃走,才玩了这么一出,要将自己紧紧绑在她的战船上啊。

    想通其中关节,慕容复心下微微松了口气,还以为她要使什么手段陷害自己,不过心中也难免生出几分惆怅,苦笑道,“师伯何需如此,弟子早已决心力保你冲关了。”

    “哼!我这一生已被最亲近的人出卖过一次了,再也不相信任何人,更何况我对你的身世来历,也不是那么清楚了解!”天山童姥说到最后,却大有深意的望了慕容复一眼。

    慕容复心中微凛,人老成精,看来哪怕他装得再像,也被看出一些端倪了,不过事到如今,倒也没什么好纠结的了,

    只要护得童姥功力恢复,他便会自行离去,今后若童姥还认他,他也会持师徒之礼相待,如若不然,就江湖不见吧。

    沉默半晌,慕容复郑重道,“师伯放心,弟子不是忘恩负义之辈!”

    天山童姥嗯了一声,不置可否。

    慕容复颇为无语的叹了口气,自顾自的到一旁穿好衣服,随后闭目打坐,毕竟方才的消耗可是不小,对于封印未解的他来说,已然不见了小半内力。

    转眼午时将至,慕容复睁开眼睛,很自觉的取出小瓶,滴了满满一小瓶鲜血给童姥,这是他们事先约好的。

    不过想了想,他再次掏出两个小瓶,又滴了整整两瓶递给她,口中说道,“多备上一点,有备无患!”

    天山童姥怔了一怔,神色莫名的接过小瓶,默然片刻,开口道,“小子,若我真的治好了旧伤,必保你一生荣华富贵,纵横天下!”

    慕容复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天山童姥盘膝而坐,双手捏起两个剑指,在百会穴处一搭,一道青光从眉心亮起,随即檀口轻启,身前小瓶缓缓升起一道血柱,没入她口中。

    不多时,小瓶中的血液吸尽,童姥身上的气息缓缓攀升。

    慕容复心中暗暗点头,如果能一直这么顺利,神功大成只是迟早的事。

    就在他这念头一生出之时,地窖中陡然响起一道娇柔婉转的声音,“师姐呀,来了小妹的地盘,怎么也不招呼一声,让小妹好好招待你呢!”

    “传音搜魂大法!”慕容复脸色微变,但见童姥秀眉轻蹙,身上的气息立即不稳起来,当即双手一张,一个丈许方圆的气罩凭空出现,将二人笼罩其中,再无半点声响传进来。

    慕容复微微松了口气,倒不是他惧怕李秋水,只是童姥如今的情形实在不宜打断。

    约莫小半个时辰过去,童姥身上气息大盛,比起慕容复在凝结真元之前也不遑多让,只是似乎已经涨到了一个峰顶,再也不增半点。

    就在他以为即将大功告成之时,童姥面色骤然变得通红起来,眉头紧紧蹙在一起,浑身气息暴动,似乎随时都有崩散的可能。

    “这是怎么回事?”慕容复不敢出声打扰,只是脸色十分担忧。

    好在这种情况也只持续了半刻中,童姥身形不动,身前另一个小瓶“噗”的一下,瞬间碎裂,一团晶莹浓郁的血团缓缓浮起,飞入其口中。

    一身气息登时平复下来,眉心青光更盛,渐渐的,竟是向周身蔓延,盏茶功夫过去,童姥已然被包裹在一片青光之中。

    慕容复眼中一抹亮光闪过,透过青光看到其中情形,不禁呆了一呆,只见此时的天山童姥一头银发竟是由发根处开始缓缓变黑,脸上肌肤也愈发娇嫩,在青光映射下,晶莹生辉。

    “世间竟有真能返老还童的武功……”慕容复面色一阵呆滞,口中轻声喃喃,心中震撼不已。

    便在这时,李秋水的声音突然传来,“师姐呀,没想到堂堂灵鹫宫尊主天山童姥,竟也会做偷鸡摸狗之事,若让你那些徒子徒孙知道,不知道又会怎么看你呢!”

    这声音比方才大了数倍,慕容复所布下的真气罩剧烈颤抖起来,随即“噗”的一声,碎裂而开。

    “不好!”慕容复暗骂一声,双手一探,就欲再布下一个,不料地窖中白影一闪,身前陡然多出一个人影来,面带白纱,眉目清秀,正是李秋水。

    “哟,小哥,原来你们在这儿啊!”李秋水望了慕容复一眼,登时大喜,眼中尽是笑意,虽然看不清其面容,但光听其声音也能想象得到定是巧笑嫣然,倾国倾城。

    慕容复目光微微一闪,拱手施了一礼道,“原来是师叔驾临,弟子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抬手之时,却是不着痕迹的往左边轻轻一摆,一道无形劲力飞出,将天山童姥笼罩其中,隔绝所有声音。

    李秋水听慕容复称自己师叔,眼中神色莫名,口中笑道,“既然你还认我做师叔,便不要插手我跟那老女人之间的事。”

    说话间,转头朝天山童姥看去,这一看之下,登时大惊,“你……你竟然将天长地久长春功炼至大成了!”

    语气中尽是惊惧。

    慕容复眉头轻皱,上前说道,“师叔,你与师伯之间有什么恩怨,本不该我这个做后辈的来管,只是师伯对我有大恩,还望你网开一面,暂且不要打扰师伯练功!”

    “哼!”李秋水并不搭理慕容复,只是目光紧紧盯着天山童姥所化青光,神色阴晴不定,半晌后忽的冷笑一声,“好啊,真是天助我也,若是让我晚个一时半刻找到你,说不得今日就是我先死了,不过现在嘛……”

    随即右手轻扬,劲风四起,一时间,周身无数掌影浮现而出,一晃之后又汇至其掌心,李秋水身形陡然跃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向天山童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