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五百四十五章 大骂
    灵鹫宫坐落在缥缈峰山腰上,居中立着一座洁白的大殿,周围分布着一些矮小宫殿建筑,错落有致,四面飘着一层淡淡的白雾,看上去,倒是颇有几分人间仙境的模样。

    慕容复抵达灵鹫宫时,童姥也刚来到大殿前,只听殿中传来一个略显沙哑的淫笑声,“都给我下手轻点,别刮坏了这些可人儿的脸蛋!”

    童姥登时气得七窍生烟,慕容复微微一愣,这声音似乎有些耳熟。

    二人身形一闪,直接进入大殿中,只见殿中混乱异常,约莫聚集了近千人了,其中大半为身着碧绿锦缎的女子,各个眉清目秀,内息不凡,正是灵鹫宫的弟子。

    另一半则装扮奇形怪状,所用兵刃也不尽相同,自是那七十二岛三十六洞的乌合之众了。

    只是让慕容复微微意外的是,还有一小部分人比较特别,他们中又可以分为三个派别,其中一伙黄色僧衣僧帽,手持细长弯刀,却是那西域血刀门弟子,血刀老祖也在其中。

    还有数十个人清一色的淡蓝色道袍,袖口绣着一个黑白太极图案,竟是那全真教的人,其中有两个须发斑白的老道,想来应该是全真七子中的两个。

    至于最后一伙人,则身穿米白色长袍,正是那华山派弟子,岳不群赫然在列。

    “嘿嘿,”慕容复一见岳不群,登时恍然大悟,不由暗自冷笑一声,“先前我还奇怪,七十二岛三十六洞怎么可能有人会葵花宝典,现在看来,那数名女弟子应该是死在了辟邪剑法之下才对。”

    殿中混战不休,谁也没有注意到门口多出来的二人,童姥扫了一眼地上灵鹫宫弟子的尸体,双目变得赤红起来。

    “所有人,都得死!”童姥厉声喝了一句,随即飞身而起,身子在空中滴溜溜一转,登时间,漫天青光浮现,瞬间将整个大殿所笼罩。

    “不好!”全真教一老道第一时间注意到青光变化,登时面色大变,当即一跃而起,手腕一抖,长剑轻颤,却是化作三把剑影长刺而出,直奔童姥而去。

    经他这一提醒,殿中众人这才注意到天山童姥的出现,灵鹫宫弟子纷纷大喜,口中齐呼“尊主!”

    岳不群见到童姥时,本来还一副跃跃欲试的神色,但待见得其身后的慕容复时,不禁脸色一变,急忙招呼众弟子后退。

    血刀老祖面色变了几变,也作出了和岳不群一样的决定。

    至于七十二岛三十六洞的人,则是面色惨白,身子微微颤抖,不少人甚至双膝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虽然眼前之人面目清秀貌美,万万不是天山童姥该有的面目,但那声音,他们却一辈子都忘不掉。

    童姥淡淡瞥了一眼全真教老道,手中印诀微微一变,登时间,笼罩打点滴 青光中,却是分化出数十道剑光,蜂拥刺向老道。

    老道心中一惊,万万没想到来人会这般厉害,不过此时剑招已老,想要变招已是不及,只得硬着头皮再提几分劲力往前刺去。

    只是他速度再快,又怎么比得上剑光之快,瞬息之间,剑光已然到得老道头顶,老道人在空中,无处借力,自是无法躲避。

    便在这时,一声历喝声响起,“师弟,我来助你!”

    随即听得“嗤嗤”两声,数道白色劲气从老道身后飞来,“噗噗噗”青色剑光与白色劲气相撞,二者同时消弭于无形,老道身形无阻,眨眼到得童姥身前,一剑化三清已经运转到了极致。

    “哼!”童姥冷哼一声,伸出右臂,微微一晃之后,陡然变成了三只手臂,硬着三把剑影而去。

    在掌心即将碰到剑影之时,童姥手腕奇异一转,却是绕过剑尖,贴在剑刃上,随即“砰砰砰”几声,掌心劲力狂涌而出,三把剑影瞬间被震成碎片,其中两把直接化为乌有,另一把则是断裂成铁片,四散而飞。

    老道似乎完全没反应过来,童姥手臂陡然往前递出一截,“噗”,按在老道胸口,老道身子如同麻袋一般飞了回去。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从童姥出手,到她现在击退老道,也不过寥寥数息时间过去,殿中登时一片静谧,众人中有的震惊,有的恐惧,有的则是懊恼,不一而足。

    不过他们不敢做声,童姥却不想放过他们,双手一挥,漫天青光一阵闪烁,随即竟是化成无数密密麻麻的青色剑光,激射而下。

    “快躲!”不知道是谁喊了那么一嗓子,殿中众人惊慌失措的闪躲起来。

    这个时候,名门正派与乌合之众的区别就比较明显了,全真教众弟子各自将长剑横在身前,青色剑光一旦落下,便是迎头一剑劈出,若无暇顾忌,旁边还有师门长辈加以帮衬,另外一边的血刀门和华山派也同样如此。

    相比之下,七十二岛三十六洞的弟子就差了许多,他们早已溃不成军,四散而出,人群中不断传出惨叫声,数息时间,已经倒下了数十人。

    天山童姥这一招青光剑影范围虽大,但威力却是有限,时间也持续不了多久,五六息过去,所有剑光已经消耗完毕,殿中倒下了百余名七十二岛三十六洞的弟子,至于三大门派,却是无甚伤亡。

    慕容复暗暗摇头,其实这些人身手也不差,方才若是那些岛主洞主能够居中策应,指挥众弟子一齐抵挡,伤亡绝不会这么大的,一时间,也是彻底熄了将这些人收为己用的心思。

    “住手!”眼看童姥还待出手,全真教老道急忙开口喝了一声,声音宏亮如钟,震得众人耳膜嗡嗡作响,可见内力非凡,中气十足。

    慕容复瞥了此人一眼,全真七子中,他只见过郝大通与孙不二,却不知眼前之人是谁。

    童姥手中动作一顿,打量了老道几眼,问道:“你是全真教的吧,不知我这灵鹫宫如何得罪了你全真教,会伙同这些贼子攻上峰来?”

    “原来是天山童姥前辈当面,晚辈丘处机,见过童姥前辈!”灰衣老道打了个揖,客气道。

    “这人竟是丘处机!”慕容复微微一愣,不由得多看了此人几眼,但见他一身灰衣,长脸宽额,脸颊微红,颏下留有三缕短须,从面相上看就知道此人是一个性子暴烈,刚正不阿之人。

    “哼,不必前辈长前辈短的。”天山童姥却是丝毫不给面子,“我与你全真教井水不犯河水,何以攻上峰来,今日若不交待清楚,哼,你们都不必下去了!”

    丘处机面色微微一变,沉吟半晌才说道,“不满前辈,晚辈听说灵鹫宫利用一种唤作‘生死符’的东西,暗中控制沿海、西南一带的大小帮会,逼他们年年上贡,岁岁来朝,稍有不遂灵鹫宫的意,他们便会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不知可有此事?”

    天山童姥冷冷看了人群中的乌老大等人一眼,微微冷笑一声,“是又如何?他们本是我灵鹫宫旧部,如果做事不能让我满意,我怎么处罚他们关你屁事?”

    “这……”丘处机面色微窒,正欲反驳,童姥却是接着说道,“如果我也对你全真教的门规条例指手画脚,你待如何?”

    “这……”

    “哼,强词夺理,你们灵鹫宫荼毒西南武林,致使民不聊生,鄙派掌教实在看不过去才上山来找你们理论一二。”这时,丘处机身后一个面目阴翳的中年道士踏前一步说道。

    “你又是哪个杂毛,这里轮得到你说话么?”天山童姥目光一寒,瞪了那道士一眼。

    “志敬退下!”丘处机立即喝了一声。

    原来中年道士正是当初在君山大会上被慕容复狠狠羞辱过一顿的赵志敬,只是如今的他似乎经历了什么奇遇,身上精气外溢,一副功力大进的模样。

    “你看看这些妖魔鬼怪,”童姥冷笑一声,指了指七十二岛三十六洞的人,“是他们荼毒武林,还是我灵鹫宫荼毒武林,天下盛传全真教乃正道领袖,一心为国,大仁大义,在我看来,都是些狗屁,若是名门正派,会跟这些人混在一起?会跟西域妖僧混在一起?”

    说到最后一句时,却是瞥了血刀门众僧一眼。

    丘处机登时面色微窒,他在来之前,根本就对灵鹫宫所知不多,而且也不知道血刀门的邪道中人会到此。

    至于七十二岛三十六洞,他倒是有所了解,都是一些不学无术的小帮会,但乌老大几人一致立誓答应,事后听从全真教调遣,共同抗金,他才会来趟这趟浑水的。

    丘处机张了张口,正欲说点什么,但童姥却是一摆手,转头看向岳不群,“哼,华山派也是一代不如一代,上一代至少还出了个剑术奇才风清扬,落到你手里却变得这般不堪,如此也好,倒也没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岳不群心中一惊,随即又是大怒,尤其是那句“剑术奇才”四个字,更是深深扎进了他的心窝,怒声开口道,“灵鹫宫在西南武林横行霸道,更加没有存在的必要!”

    他声音中带着几分尖细,说话间,左手不自觉的捏起了一个兰花指,让人看得好生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