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五百四十八章 VS丘处机
    “志敬,志敬!”丘处机面色大变,口中疾呼两声,急忙从怀中掏出一个药瓶,替他止血敷药。

    “抱歉,我忍他很久了!”慕容复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放下手臂。

    王处一以及那些个全真教弟子,都是一脸愤怒的看向慕容复,却又不敢妄动,毕竟形势比人强,且不说大殿四周的近千余名灵鹫宫弟子,就是天山童姥与慕容复二人,他们都对付不了,而且丘处机正忙着帮赵志敬处理伤口,一切决断还得等丘处机来做才行。

    一时间,殿中静得可怕,既没人表示臣服,也没人敢说不服,当然,也不是没人想过群起而攻之,相信千余人一齐出手的话,即便是慕容复与天山童姥也未必招架得住,更何况只要殿中一乱,就可以浑水摸鱼,趁机逃跑。

    慕容复心头暗暗冷笑,若这些人一开始就是这般想法的话,兴许还真能让自己措手不及,可惜偏偏没人愿做那个出头鸟,都在盼着别人搅浑水,自己好浑水摸鱼,到得现在,下山的路早已被灵鹫宫封锁,谁也逃不掉了。

    “怎么?你们都不愿意臣服?”沉默片刻,殿中仍没有一个人行动,慕容复登时失去了耐心,“既然这样,那就都去死吧!”

    “我愿意臣服,希望尊主能给小的一次机会!”却是乌老大急忙开口说道,随即慌忙走到慕容复所指定的位置。

    他这一动,身后数十名弟子也跟了过去,其他洞主、岛主面上闪过一丝犹豫之色,也都稀稀拉拉的走了过去,数个呼吸间,七十二岛三十六洞的人,只余不平道人、芙蓉仙子翠绿华等少数几个无门无派的人。

    不平道人犹豫半晌,终是没有踏出那一步。

    慕容复瞥了一眼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好笑的摇摇头,“怎么,你们手上都没沾染过灵鹫宫弟子的鲜血?”

    “慕容……启禀尊主,”乌老大立即躬身说道,“说来惭愧,我们这群乌合之众,武功稀疏平常,进攻飘渺峰时,并没有抢到出手的机会!”

    他这话一说,岳不群、血刀老祖登时脸色一黑,狠狠瞪了乌老大一眼,饶是一向侠义仁心的王处一也不由得心头微怒,只觉此人太不厚道。

    事实上,乌老大所言也确实是真的,除了他自己是有所保留之外,其他人均恨不得能杀上一两个灵鹫宫弟子,奈何华山派弟子、血刀门弟子身手太快,出手狠辣,至于全真教,倒仅仅是打伤灵鹫宫弟子而已。

    慕容复瞥了一眼岳不群与血刀老祖,随即朝童姥使了个眼色,童姥会意,嘴角冷冷一笑,身形陡然跃出。

    “且慢动手!”却在这时,血刀老祖沙哑的声音响起,“我血刀门愿意臣服!”

    “哼!”童姥已然击出的一掌微微一顿,随即手腕一抖,向旁边偏了少许,打在血刀老祖身侧数寸处。

    “哦?血刀老祖愿意臣服灵鹫宫?”慕容复脸上闪过一丝意外之色,但见其目中精光闪烁,眼珠子转来转去,登时心中明了。

    “哼,不管你是真臣服还是假臣服,最后都只能为我所驱使!”慕容复心中暗暗冷笑,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说道,“既然如此,血刀门可免一死,留下有用之身为灵鹫宫死去的弟子冤魂恕罪!”

    此言一出,灵鹫宫众弟子登时大喜,若慕容复直接杀了这些人,她们反而不乐意,相反,若是留下的话,就能让这些人尝尝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滋味,她们对童姥的性格再了解不过了。

    果然,就见童姥脸上一副笑眯眯的模样,“我灵鹫宫也不是想加入便加入的,还要先受过入门测试,若是挨过了,自然可加入灵鹫宫,若是挨不过,那也只能怪你们实力不济了!”

    血刀老祖看着天山童姥的笑容,只觉脊背发凉,可却挑不出任何毛病,入门测试在许多大门派中都有,只是形式不一罢了,当即小心翼翼的说道,“童姥放心,待老……我门下弟子养足精神,做好准备,定能全数通过贵派的入门测试!”

    乌老大等人自是知道所谓的入门测试指的是什么,只是此时此刻,他们是万万不敢出言提醒的。

    童姥微微一笑,“不必了,这又不是什么麻烦事,顷刻之间即可完成!”

    说完之后一拍腰间水袋,双手挥动间,数十道淡若透明的冰片激射而出。

    血刀老祖面色大变,刚欲闪躲,却是牵动内伤,动作不由慢了一瞬,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诡异的冰片无声无息的没入自己体内不见,身后的众弟子也均是如此。

    “这……你……你到底对我们做了什么!”血刀老祖急声问道。

    “没什么,马上你们便知道了!”童姥淡淡一笑,双手怀抱在胸,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血刀老祖心头微凛,急忙催动内力遍查全身,但他内力刚动,身上却是传来一阵麻痒,渐渐深入肺腑,深入骨髓。

    血刀老祖恨不得拿刀割自己的肉,口中惊慌失措的说道,“给我……给我解药!”

    至于血刀门其他弟子,却是更加不堪,早已抱头满地打滚,嘴中哀嚎一片。

    “哼,你们杀我灵鹫宫弟子,哪有这么便宜就放过你们,来啊,将血刀门人押下去,三天后再给他们解药。”天山童姥冷哼一声,朝一侧的灵鹫宫弟子吩咐道。

    血刀门弟子被押下去之后,童姥回到慕容复身边,淡淡扫视殿中众人,其目中寒意让众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岳不群心中念头翻转,却始终想不到一个妥善的脱身之策,不由将目光看向全真教的人。

    丘处机处理完赵志敬的伤势,这才缓缓抽出手中长剑,直指慕容复,“近年来慕容家侠名远播天下,贫道还以为慕容公子乃当世大侠,仁义无双,今日所见,却令贫道大失所望!”

    丘处机一副痛心疾首的摇摇头,接着说道,“我全真教自建教以来,一直以天下苍生为己任,哪怕是战至最后一个弟子,也绝不会向邪门歪道阿谀投降。”

    慕容复沉吟半晌,缓缓点头,“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废话了,一个不留!”

    最后四个字却是对童姥所说。

    他话音刚落,二人同时出手,童姥飞身扑向华山派众弟子,手中劲气挥洒,掌影飘忽,眨眼间,已是两个华山弟子倒地。

    慕容复则是跃向了丘处机,途中剑指并起,一道淡青剑气悬于指尖,轻巧灵动,难以捉摸。

    丘处机对于这闻名天下的第一神剑自是知道的,当即猛地一跺脚,左手捏了个剑诀,右手长剑轻轻一颤,瞬间刺出十几剑,但每到中途,手腕一抖,剑招却是一分为三,瞬时间,数十道剑影凭空浮现,朝慕容复笼罩过去。

    这一剑化三清慕容复已经见过许多次,但能将这一式剑法威力发挥到如此极致的,丘处机还是第一个,当即手腕一翻,手中商阳剑气凌空一划,登时一道半月形的青色剑气横扫而出。

    “噗噗噗,哧哧哧”一阵乱响,丘处机的剑影与慕容复的剑气也只僵持了一息不到的时间,剑影冰消瓦解。

    丘处机立即身子原地一转,抽回长剑的同时,又是一个斜劈,狠狠斩在半月形剑气上,只听“铛”一声,剑气应声断为两截,向两侧飞去。

    “再来!若全真教就这点压箱底的本事,恐怕也存在不了多久了!”慕容复淡淡一笑,挥手间,又是数道六脉神剑剑气击出。

    “休得妄言!”丘处机怒喝一声,忽的欺身而上,竟是完全不顾自身防御,长剑直指慕容复咽喉,却是使出了全真教中一门纯粹与敌同归于尽的上乘剑法。

    “同归剑法么!”慕容复喃喃一声,身子微一前倾,双手十指交叉一合,瞬时间,十道颜色不一的剑气交叉射出。

    这一招却是他自创的六脉神剑使用方法,六脉剑气本就是极为凌厉锋锐的剑气,此刻交叉纠缠在一起,好似一面由剑气组成的蛛网网,攻击范围大大增加,甚至还有一定的防御功能,可谓是攻守兼备了。

    丘处机登时一惊,此招一出,就算自己想同归于尽也做不到了,电光火石之间,只好松开手中长剑,身形就地一个翻滚,却是从“网状”六脉神剑旁边闪了过去,伸手一探,再次将长剑拿在手中。

    “哦?”慕容复眼中意外之色一闪而过,没想到丘处机会想出这等应对之策。

    不过此刻,丘处机的剑也到得慕容复身前,距离他咽喉不过半尺。

    慕容复闪电般探出两指去夹剑尖,但丘处机似乎早有意料,手臂内力狂涌而出,剑尖猛地一颤,竟是诡异的偏开半寸,绕过慕容复手指。

    “好剑法!”慕容复心中一惊,急忙仰头躲避。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从二人交手到现在,也不过一两息的时间过去,殿中众人看得是目眩头晕,眼花缭乱,不少内力平常之辈更是厌烦欲呕,急忙撇开头去。

    “快,来五个内功深厚的弟子,随我布下天罡北斗阵,协助掌教御敌!”这时,王处一忽然开口说道。

    全真教弟子中立即跳出五人来,加上王处一共六个身影,一跃而出,加入慕容复与丘处机的战场。

    丘处机心领神会的配合六人布下天罡北斗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