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五百四十九章 否极泰来?
    只见七人身影一阵模糊之后,已按北斗七星方位站好,一手搭在身侧同门肩头,一手不断变幻着手诀。

    为首的丘处机脸上一阵白色光芒闪烁,掌心劲气吞吐不定,手腕一翻,便是一掌击出,掌缘处虚空震颤,隐隐刮出一阵刺耳的声音。

    其他六人竟是将内力全然汇聚到丘处机身上。

    “哼!”慕容复略带轻蔑之意的扫了一眼七人站位,十年前,他还要依靠阵眼和北冥神功,才能破解这天罡北斗阵,时至今日却是大不一样了。

    但见他脸上青红之色一闪而过,左手比划了个奇异繁复的手势,右手轻飘飘探出一掌。

    “噗”,慕容复与丘处机二掌相交,无甚声息,但下一刻,慕容复左脚猛地一跺,二人掌间立时以手掌为中心,竖着散发出一圈劲力波纹,波纹所过之处,青花大石所铺地板立即被发出一道深深的刻痕。

    “你怎么也会先天功!”丘处机登时面色大惊,但话一出口,立觉不对,他的先天功并不纯熟,只是小有所成而已,运气之时,断然不能开口说话,否则一旦泄了气,便会内息大乱,掌力大大衰退。

    “这便是先天功么?”慕容复脸上意外之色一闪而过,随即斗转星移全力运转,霎时间,比之丘处机更甚数倍的先天功力狂涌而出。

    丘处机只觉好似被一座大山撞了一样,身子不由自主的飘起,连带着身后的同门一起被送了出去。

    “嘿嘿,天罡北斗大阵也不过如此!”慕容复冷冷一笑,其实他心中清楚,这天罡北斗大阵确实玄妙非常,若是由七个丘处机这一级别的高手共同施展,想要这么快破之,怕是真的还得使出北冥神功才做得到。

    “噗噗……”七人身子落地之后,立即便是一大口鲜血吐出,天罡北斗大阵同气连枝,可谓一损俱损,只要有一个人受伤,其他人也不会例外。

    丘处机面色极为骇然的望着慕容复,好半晌之后才微微恍然明白过来,口中喃喃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丘道长,现在是尔等自己动手,还是本座出手送你们上路!”慕容复眼中杀意凛然,淡淡开口道。

    其实他之所以对全真教的人如此狠绝,却并非真个因为他们出头攻打飘渺峰,也不是尹志平和赵志敬曾打过小龙女主意的原因,而是他与飘渺峰的关系以及今日的所作所为实在不宜暴露出去。

    飘渺峰地势奇特,地理位置也是极为特殊,东有金、宋两国,南临西夏,北面与蒙古接壤,西有吐蕃、回民部落,慕容复在上飘渺峰之时,已经暗暗决定将此地作为慕容家第二个大本营来发展,甚至是最后的退路,是以飘渺峰的位置以及今日发生的一切,断然不能泄漏出去。

    丘处机面色微微一黯,张了张口终是摇头叹了口气,淡淡吩咐道,“全真教弟子何在?”

    “在!”近百余名全真教弟子立时齐声应道,声势浩大之余,却不免带着些许悲壮之意。

    “全真教的宗旨是什么?”丘处机问道。

    “去幻全真,见心明性,扶济苍生,除魔卫道!”众弟子齐声念唱,声势更甚方才,声音中更带着一种奇特韵律,只让殿中众人心神俱震,不禁产生一种与之共抗强敌的念头。

    “哼!”慕容复淡淡冷哼一声,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入众人耳中,每个人均是心头一震,回过神来,暗呼厉害。

    “全真教弟子,杀!”丘处机忽的一声历喝,众弟子应声而动,数十把寒气森然的长剑,同时刺向慕容复。

    慕容复面无表情,双手张开,登时间,殿中劲风涌动,方圆数丈范围内,众人的兵刃纷纷震颤嗡鸣起来,随即刷的一下,竟是自动飞出,全都不约而同的往慕容复头顶汇聚而去。

    “既然尔等都要除魔卫道,就让本座当一回魔吧!”慕容复声音好似从九幽传来,冰冷的不带一丝感情,“去!”

    “嗤嗤嗤”一阵疾响,慕容复头顶百余柄兵刃同时飞出,气势之凌厉,招式之玄妙,只看得殿中众人心神摇曳,莫不感叹其剑法通神,就是一旁的天山童姥也停下追杀华山弟子,愣愣的望着慕容复的举动,心中对慕容复的武功之高又多了一层了解。

    眼看全真教近百名弟子即将丧生慕容复手上,便在这时,殿中响起一个苍老之极的声音,“小友,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如此赶尽杀绝,怕是有所不妥!”

    这声音飘渺不定,好似近在眼前,又好似远在天边,令人难以捉摸。

    但下一刻,殿中忽的掀起一层劲气波浪,犹若排山倒海,所过之处,众人纷纷被甩了出去,连一众全真教弟子也不例外,速度极快,眨眼间已经到得慕容复身前。

    漫天齐飞的兵刃一头扎到气浪之中,却入泥牛入海,眨眼间便没了声息,气浪速度不减的撞向慕容复。

    “什么人装神弄鬼!”慕容复口中大喝一声,当即双腿微曲,左手凌空划了个圆,右手缓缓一掌推出。

    “吼!”只闻一声沉闷的爆鸣声响起,一堵宛若小山般的金色掌力飞出,瞬息间撞到气浪上。

    “砰”一声大响,气浪翻飞,掌力四散,整个大殿都好似颤了一颤。

    待烟尘气浪散去,众人定睛望去,却见慕容复身前正站着一个须发银白的瘦高老者,他一身白色道袍,面色红润,鹤发童颜,身上流转着一层淡淡光晕,一股仙风道骨的气质油然而生。

    而此时的慕容复与老者手掌想接,显然二人正在对拼掌力。

    “阁下是谁?”慕容复面色微微红润,显然与老者对掌并不轻松。

    而老者只是微笑摇头,并不言语。倒是他身后的丘处机与王处一一副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睛,口中激动的叫着,“师……师……”

    不知是不是太过激动的愿意,“师”了数次也没叫出后面那个字来。

    慕容复目光微动,脸色登时变得极为意外,惊声呼道,“你就是王重阳?”

    “王重阳?”

    “中神通王重阳?”

    “他不是死了么?难道真的成仙了?”

    ……

    一时间,殿中众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但所议之事无不是惊骇莫名,震撼非常。

    白衣老道只是淡淡一笑,微微点头。

    “你怎会没死!”慕容复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他万万没想到全真教创派祖师王重阳竟然还活着,而且就在自己要杀全真教弟子时,忽然出现,这梁子可就大了。

    王重阳眉头微挑,“小友还是用心点好!”

    “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既然撕破了脸皮,慕容复倒也没什么好客气的,当即丹田真元涌动,再提了几分劲力。

    王重阳脸上意外之色一闪而过,颇为赞赏的说道,“小友年纪轻轻就能有此造诣,着实难得,若能改一改你的行事风格,将来必能大有作为,给天下苍生带来福祉。”

    “哼,阁下还是不要倚老卖老的好!”慕容复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心中却是震撼非常,自从凝聚真元之后,他便有种“会当凌绝顶”的感觉,甚至觉得天下再也不会有敌手了,没想到今日却是遇到传说中的王重阳,而且对方内力之深,居然给自己一种深不见底的感觉。

    “年轻人,最忌没有敬畏之心!”王重阳笑道。

    “我偏偏就不信这个邪!”慕容复冷哼一声,全身北冥真元狂涌而出,同时双腿猛地一蹬地,竟是连肉身之力也用上了。

    王重阳微微一怔,本以为慕容复先前已经是全部功力,没想到马上又有一股新力袭来,这小子是个无底洞么?随即只听“咯嘣”一声,身形再也站立不住,腾腾腾往后退了数步。

    王重阳愣愣的望着慕容复,一副极为吃惊的神色,半晌后才微微叹了口气,“江山代有人才出,没想到这一代会出了你这么个怪才妖孽,恐怕即便我再年轻三十岁,也未必是你的对手。”

    一时间,殿中众人无不是倒吸一口凉气,神仙一般的天下第一高手王重阳,竟然也不是慕容复的对手,那他的武功得有多高?

    至于全真教众弟子,却是纷纷大喜,目光不停打量着王重阳,果然与祖师堂所挂画像一模一样,甚至更多了几分飘然出尘,一时间,均是生出一种否极泰来的感觉。

    慕容复心中暗暗得意,脸上却是不露丝毫,只是淡淡问道,“江湖传闻,王重阳装死偷袭欧阳锋成功后,就真的咽气了,你怎会还活着?而且这些年重阳宫数次遭逢大难,也不曾见你出手?”

    “嗯?假死之事你怎会知道的?”王重阳面色一惊,不由转头望向丘处机。

    丘处机却茫然的摇摇头。

    随即既是震惊又是激动的说道,“师……师父,真的是您吗!”

    双肩已是轻轻耸动,而王处一却是嚎啕大哭起来,“师父,弟子……弟子好生挂念您……”

    “好了,你们两也是做人师父的人了,哭哭啼啼的,也不怕弟子笑话!”王重阳没好气的瞪了二人一眼,温声责备道。

    “是,是,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师父,弟子实在……实在是激动得紧!”二人急忙擦去眼角的泪水,哈哈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