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笔阁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五百五十七章 无名神功
最新站名:牧笔阁 最新网址:www.mubige.com
    “嗯?那是什么地方?”慕容复抬眼一扫,忽的撇到大厅左侧角落还有两道石门,不由开口问道。

    “左边那道密室是放置药材的地方,右边则是姥姥的练功室。”梅剑解释道。

    “药材么?”慕容复倒是颇有几分好奇,当即示意梅剑上前将左边的石门打开。

    “阿嚏,阿嚏!”石门一开,慕容复登觉一股浓而复杂的药味传来,鼻子异常灵敏的他立时便连打数个喷嚏,急忙运功屏住呼吸。

    五女均是愣愣的望着慕容复,脸上都是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神情。

    慕容复老脸微微一红,“咳,这药味实在是太浓重了一点……”

    “是,尊主!”五女齐声应道。

    慕容复受不了众女那异样的眼神,连忙一步踏入密室中,只见密室两丈方圆,挤满了木架,木架上放置着各种各样的药材,有天山雪莲、百年野参、鹿茸云芝等,还有许多他也叫不出来名字,但稍一闻到气味便觉心肺舒畅的古怪药材。

    这些药材根据稀有程度、用途效果被分到了不同的货架,有些已然晒干,有些却是尚且鲜活,观察片刻,慕容复登觉索然无味,这些药材虽然珍稀,其中部分说是天材地宝也不为过,不过对于他来说,却是没什么用的,他现在最需要的是能够普遍使用的上等疗伤药材。

    “对了,将药材堆积在这暗无天日的洞中,不会腐烂么?”慕容复忽的想到一个问题,这密室并无甚通风的地方,而且深处山腰岩洞,地质潮湿,即便是风干的药材也很容易腐烂的,可这密室中的许多药材,都很久没有移动过了,却是没有一株是腐烂的。

    付敏仪和四剑婢均是茫然的摇摇头,付敏仪补充道,“说来也奇怪,在这个密室中放置药材,从来就不会坏,即便是新鲜的药材放进去,也会过很长一段时间才会枯萎。”

    慕容复目光微微一亮,细细打量了一遍整个密室,好半晌后才微微摇头,密室布置平平无奇,而且身处其中,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兴许是木架的材质有些特殊吧!”慕容复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能将其原因归在这看不出材质的木架上, 转身出了密室。

    梅剑不待慕容复吩咐,便上前将天山童姥的练功密室打开。

    但五女却是驻足不前,慕容复微微一愣,随即恍然,笑道,“走吧,今日特许你们进去看看!”

    五女登时面现喜色,跟着慕容复走进练功室。

    慕容复刚一踏入这密室,登时脑袋微微一沉,身子竟是有种要倒转过来的感觉,不由大吃一惊,急忙扫了一眼其他人,只见众女面色中除了些许好奇之色,并无任何异样,步伐轻盈,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慕容复收起眼底疑惑,随意问道,“你们是第一次进这个密室吗?”

    “不是的,”兰剑算是四剑婢中较为活泼的一个了,当即兴致勃勃的答道,“在我十岁开始习武时,便被姥姥带进来过一次。”

    慕容复又看向其他女子,付敏仪说道,“属下也跟着姥姥来过几次。”

    “那你们可有什么不同寻常的感觉?”慕容复问道。

    众女茫然的摇摇头。

    慕容复四下扫了一眼,密室不大,只有丈许来宽,布置也十分简单,居中位置有一个太极图案的坐台,四面墙壁上挂着一些壁画,画中都是一些寻常笔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慕容复心中愈发惊奇,不由闭目细细感应一番,除了那种奇怪感觉更加明显之外,密室并无任何异样,“看来只有等天山童姥出关,再问问她好了!”

    慕容复转眼便将心头疑惑压下,因为他突然想起一事,“如果这是天山童姥的练功室,岂不是……”

    随即快步上前,掀起一张壁画,只见壁画后面的石壁上,却是刻画着一些奇奇怪怪的线条。

    “果然!”慕容复微微一笑,又掀起了几张,却是一些行功路线图。

    只是让他失望的是,这一整面墙壁上所刻武功,正是那天山六阳掌十八式掌法。

    “噗!”就在慕容复愣神间,付敏仪等人却是齐齐吐了一口血,身子迅速软倒下去。

    慕容复回头一看,急忙双手一张,五女身子凌空飞起,悬在空中,真气源源不断地灌入众女体内。

    约莫一炷香过去,她们的脸色才渐渐好转过来。

    慕容复将她们放回地上,微微摇了摇头,这天山六阳掌本是一门极为高深的掌法,没有一定的武学造诣兼内功修为,便是看上一眼,也会致人走火入魔,好在众女功力尚浅,否则就不是这么简单就能治好的了。

    “多谢尊主救命之恩!”付敏仪内功底子是众女中最强的,第一个好转过来,当即跪在地上,朝慕容复拜谢道。

    “多谢尊主!”四剑婢神态萎靡,但也挣扎着起身行礼。

    “好了好了,不必这般多礼!”慕容复摆摆手,随即将墙上的壁画挂回原位。

    “你们啊,这些武功还不是你们的层次能够修习的,强行观摩只会走火入魔,经脉错乱,以后记住了!”慕容复严肃的对众女说道。

    “难怪!”兰剑拍了拍小胸脯,一脸后怕的说道,“难怪以前姥姥带我们进来的时候,都严令我们不准窥视壁上的武功,原来她是在保护我们。”

    慕容复嗯了一声,来到另一面墙壁前,伸手掀起壁画,石壁上同样刻着一些奇形怪状的图案,起初他还不以为意,但看了两眼之后,便再也移不开眼,随手一挥,将所有壁画都掀开,却是从头观看起这些壁画来,目光渐渐迷离起来。

    小半个时辰过去,慕容复身子仍是一动不动的站在石壁前。

    众女虽然心中好奇不已,但也不敢出声打扰。

    两个时辰过去,慕容复脚步从石壁一端移到另一端,只是目光早已深深的陷入石壁中,至于付敏仪和四剑婢,早就不见了踪影。

    ……

    时间一晃,已是一天一夜过去,次日天明,灵鹫宫秘库洞口,付敏仪与四剑婢均是一脸焦急的望着洞口。

    “怎么办?尊主会不会着魔了?”菊剑一脸忧心的开口道。

    “休得胡言!”付敏仪立时俏脸一寒,呵斥道,“尊主天纵之资,谪仙下凡,岂是我等凡人可以比拟的,他一定是像老尊主那般,突然顿悟,想必出关之后,又是神功大进!”

    “哼,马屁精!”见得菊剑被如此呵斥,兰剑登时就不乐意了,当即出声骂道。

    “你说什么?”付敏仪脸上立时布满了一层寒霜,看向兰剑的目光几欲喷出火来。

    兰剑娇躯微微一颤,不由往后缩了缩,躲在梅剑身后,但口中却是嘀咕道,“本来就是嘛,你想巴结新尊主就自己去巴结好了,亏姥姥还对你那么好!”

    付敏仪“刷”的一下,拔出腰间长剑,直指兰剑,青光闪烁,寒气森然,显然是认真的。

    梅剑见机得早,早在符敏仪出剑之时,腰间白光乍闪,长剑出鞘,电光火石之间,只听“铛”一声,二女长剑相交,火花四射。

    不过符敏仪的剑却是被梅剑挡了下来。

    “梅剑!”符敏仪眉头一皱,冷冷的望了梅剑一眼,意思不言而喻。

    “怎么?你想内斗么?”梅剑却是不甘示弱,淡淡说道。

    听得“内斗”二字,符敏仪登时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心头再也生不出半点火气来,悻悻收回长剑。

    “要不咱们去禀报老尊主吧!”这时,竹剑幽幽开口道。

    “不行!”梅剑却是摇了摇头,目中隐露坚决之色,“此刻老尊主正在闭关中,除非她自己出关,否则天大的事,也不能打扰到她!”

    符敏仪听她明显是有意维护天山童姥而不顾慕容复的死活,心中虽然颇有几分不舒服,但偏偏又找不出丝毫反驳的理由,只好暗暗生着闷气。

    而此时,密室中的慕容复却是沉迷于修炼石壁上的武功,丝毫不知外面的众女正为他的事焦头烂额,但见他身子倒立,双手撑在太极坐台上,眼珠一动不动的盯着石壁上的图形,身上不断散发出一股异样的波动。

    忽然,慕容复手肘微曲,猛的一撑地,身子陡然飞起,在离地数尺高的位置凌空顿住,随即缓缓旋转起来,速度越来越快,若有旁人在此,便可以看到,在慕容复身子两侧,还有两个太极虚影浮现而出,神异非常。

    约莫半炷香时辰过去,慕容复身子骤然一停,随即缓缓落下,双膝盘坐。

    “呼!”慕容复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登觉神清气爽,一股清凉之气从脚底直通眉心,通体舒泰,大脑前所未有的清醒。

    “这真的是门神功啊!”细细感应一番体内情况,慕容复不禁出声赞叹道。

    经过这一天一夜的修炼,他体内真元无甚增长,但大脑的意识却是发生了某种难以言喻的变化,虽然感应范围尚且没有发生什么变化,但当他闭上眼睛时,对周围环境的感应却是强了几分,可以说变得更加细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