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五百五十八章 出关
    众所周知,修炼内力的人六识均会比普通人强上许多,这六识便包括了意识在内,其实指的就是感应力。

    慕容复自幼修炼斗转星移中的无名功法,至今六识已是极强,一般情况下,方圆数里内的动静都能听个一清二楚,与人争斗时,往往都能占得先机,便是依仗了六识强大的好处。

    而这石壁上的心法,却是一门专门修炼意识的心法,是以慕容复一眼见到时,便深深陷入其中,不知不觉的修炼起来。

    心法虽然深邃奥妙,晦涩难懂,但不知为何,慕容复修炼起来却是有种如鱼得水的感觉,兼之这石室似乎就是为了这门功法而打造的,一日一夜过去,竟是让他修炼小成,当然,想要修炼大成,多半是要靠水磨工夫了。

    “既然这练功室如此神奇,不如趁此机会好好梳理一下所学武功!”慕容复当即压下心头喜悦,闭目进入了修炼状态。

    时间一晃,三日过去。

    这日午时,灵鹫宫宝库山洞前,聚集了十几个女子,灵鹫宫九天九部的统领、梅兰竹菊四剑婢以及天山童姥,均在其中。

    此时的天山童姥眉头紧锁,愕然的看着眼前正在汇报的符敏仪。

    “你是说,他已经进去四日了?你将那日发生的情况一字不漏的讲与我听!”天山童姥问道。

    符敏仪答道,“是的,尊主那日看到姥姥练功室左侧石壁上的图案,便陷入修炼状态,我们不敢打扰尊主,便自己退了出来,等我们再来给他送饭之时,却发现石门关闭,从外面根本打不开,如今已经整整四日过去了!”

    天山童姥呆了一呆,不禁喃喃道,“那石壁上的武功,我参悟多年都无法修炼一丝半点,强行修炼只会走火入魔,这小子居然可以练?”

    想了想,童姥又问道,“你能肯定你们出来之时,他已经浸入修炼状态?”

    符敏仪以及四剑婢都不约而同的点点头,梅剑补充道,“尊主他身子一动不动,石室中风声自起,一股难以形容的气势忽强忽弱的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天山童姥轻嗯了一声,便默然不语,眉头时紧时松,不知在思索着什么,其他人均不敢打扰。

    “好了!”天山童姥沉默片刻后,开口道,“四剑婢留下,其他人都各自去忙自己的事吧,守好飘渺峰,此外,死去的弟子如果有家人的,要抚恤,血刀门的人尽情折磨。”

    “是!”九天九部的弟子纷纷领命。

    “尊……姥姥,”这时梅剑开口道,“七十二岛跟三十六洞的人该如何处置?”

    此言一出,众弟子均是一脸复杂之色的望向天山童姥,那些大门派之所以能攻上山来,还死了这么多姐妹,归根结底,都是七十二岛和三十六洞惹得祸,但现在却是报仇,心中要说没有半点怨气,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天山童姥眉头微微一蹙,随即说道,“你们可以先折磨折磨,不过切记不可弄死了!”

    “是!”一众九天九部的弟子领命而去,只余梅兰竹菊四剑婢在此。

    其他人一走,四剑婢登时活跃起来,兰剑率先开口道,“尊主,灵鹫宫是你一手创立的,众姐妹也都是你养大的,本该以你为尊,为何让那个花花公子做尊主啊?”

    “住嘴!”不料天山童姥俏脸立时冷若冰霜,目中杀意一闪而过,“难道我做事情还要你教么?”

    兰剑娇躯一颤,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尊主恕罪!”

    其他三剑婢何时见过天山童姥发这么大的火,当即也是跪在地上,梅剑急忙开口道,“兰剑他不懂事,还望尊主息怒,饶过她这次!”

    “哼!她不懂事,我看你倒懂事得很,我不是交代过以后他才是灵鹫宫的尊主了么?”天山童姥冷冷的说道。

    “尊主恕罪,梅剑知错!”梅剑心中一凛,立时明白过来,姥姥是铁了心要传位给慕容复了。

    天山童姥脸上严霜密布,扫了四女一眼,“我看你们是平时骄纵惯了,如今连姥姥的话都敢阳奉阴违了!”

    “奴婢不敢!”四女脸色微微一白,急忙磕头道。

    “哼!”天山童姥冷哼一声,目光幽幽在四女身上扫动,终究是手腕一抖,将手中掌力散去,好半晌后才叹了口气说道,“起来吧!”

    “奴婢等人犯了宫规,还请姥姥惩罚!”四女身子不动,齐声说道。

    “要惩罚你们,再多几条小命也不够罚,就不要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了!”天山童姥随手一挥,四道劲力将众女扶了起来。

    四女也不敢挣扎,顺势站了起来,但仍是拉耸着脑袋,不敢抬头。

    “你们给我记住了,灵鹫宫并非我所创,它本是天山逍遥派的一部分,而慕容复正是新任天山逍遥派掌教,如今灵鹫宫重归门墙,他自然便成了灵鹫宫的新尊主,尔等今后就是他的人了,他要你们怎样就怎样,切不可有丝毫逾越。”

    “是!”四女心中一寒,但仍是点头应道。

    “放心吧,跟了他,亏不了你们!”天山童姥似乎想起了什么,脸上揶揄之色一闪而过。

    四女也是情窦初开的年龄,自幼跟在天山童姥身边,可以说根本没有接触过男人,此时听得天山童姥的话,不由心中砰砰直跳,脸色不自然的红了起来。

    “现在先随我去看看那小子吧,我倒好奇得很,那门心法到底是什么心法!”天山童姥微微一笑,话锋一转,如此说道。

    天山童姥等人来到练功密室前,却是不禁愣了一愣,只听密室中传来一阵“乒乒砰砰”的响声,紧接着又是一阵秘籍的剑啸声响起。

    “这小兔崽子是要将练功室拆了么?”天山童姥脱口骂了一句,随即面色大变,挥手一揽,两道劲力将身旁四女包裹起来,双腿猛地一蹬,五人身形急速后退。

    便在这时,只听“砰”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响,整个大厅都剧烈晃了几晃,练功密室的石门瞬间火花迸射,碎裂而开。

    “好小子,你到得练得什么武功啊!”天山童姥口中骂骂咧咧,身形后退的同时,又运功护住四女,飞来的碎石砸在劲气护罩上,震得气罩乱颤,五人身形也遥遥晃晃起来。

    气得天山童姥出声大骂,同时丹田劲气狂涌而出,加固气罩,“天杀的小子,你是要姥姥也葬身山腹么!”

    “哈哈哈,师侄能死,师伯却是不能死的!”便在这时,烟尘中陡然冒出一点白光,随即迅速扩大,却是一道剑光从中穿了出来,所过之处,碎石烟尘纷纷退散。

    “哼!”天山童姥冷哼一声,但见剑光之后,跟着一道白影,正是慕容复。

    慕容复眨眼间来到五人身前,双手一张,立即撑起一个丈许大的气罩,随即右手一挥,登时一道奇异的劲气波纹向四面散开,周围的一切立即平静下来。

    “你这臭小子,怎么练个功,将练功室都拆了,你可知道这练功室并非寻常练功室,它能助人修炼的!”天山童姥没好气的瞪了慕容复一眼说道,那神态模样,却又恢复到了此前二人逃难之时那副样子。

    慕容复不禁怔了一怔,随即回过神来,脸上略微有些不自然,“我练功一时入了迷,也没想到会施展出这般大威力招式,不过师伯放心,练功室里面是没有遭到破坏的,只是这门就要重修一道了!”

    原来慕容复静心梳理自身所学,不知是不是因为意识发生了变异的原因,运转御剑术时,却跟以前不太一样了,似乎更流畅了一些,便继续修炼下去,没想到却是越练越熟,练功室中没有兵刃,他就将壁画卷起来当作兵刃使唤,今日一时心痒难耐,想试一试招,竟是引起这般大的动静。

    如今他的御剑术已经达到心动气动,意动剑动,真正以气御剑的境界,虽不说百里之外取人首级,但三百步之内,却是可以做到的。

    当然了,他得到的御剑术秘籍只是残本,能修炼到这种程度已经是极限了,再想往后修炼,只能得到后续的秘籍,否则只能止步于此了。

    众人重新进入密室中,天山童姥登时面色一黑,只见密室中的壁画已然化成了碎片,四面石壁上全是剑痕,原来的秘籍早已看不清楚,只余下丝丝剑意散发出来。

    慕容复面色不自觉的微微尴尬,练功室变成如此模样,他虽然出于无心,但却曾有过这种念头,难免有几分心虚。

    不过天山童姥也没有多说什么,沉吟半晌后开口道,“口否给我说上一说,石壁上的武功到底是什么武功?”

    慕容复瞥了四剑婢一眼,但童姥却是微微摇头,当即开口说道,“我也不知道这门心法叫什么名字,但它是一门可以提高修炼之人意识能力的心法。”

    “提高意识能力?”天山童姥微微一愣,随即大惊,“你是说六识之一的意识?”

    “不错!”慕容复点点头,“我给它单独取了个名字,唤作‘精神力’,这门武功奥妙绝伦,竟是通过真气内力刺激脑部经脉,使其精神力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