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五百六十六章 内讧?
    不过他这一分力,令狐冲那边剑尖立时往前刺出寸许,“噗”一声轻响,剑尖入手三分,丝丝鲜血流将出来。

    东方不败脸上痛楚之色一闪而过,随即眼中一抹狠色闪过,右手掌猛的往前一推,任盈盈功力明显稍弱,只听“嗤嗤嗤”一阵疾响,其抵在东方不败手掌心的剑尖,立时寸寸断裂,随即“啊”的一声,整个人被震飞出去。

    “盈盈!”令狐冲登时大惊失色,这一个分心,东方不败立时抓住机会,左手腕微微一抖,袖口处两根银针飞出,直射他面门。

    令狐冲虽然心中极为紧张任盈盈的安危,但值此生死时刻,他也是出奇的冷静,早在东方不败有所动作之时,左手剑指连点两下,两道剑气射出,银针也被打飞。

    “哼!”东方不败冷笑一声,趁令狐冲分力抵挡银针这会儿,右手一阵模糊,又是数道银针激射而出,这次却仅是直奔其长剑而去。

    顷刻之间,只听“哧哧哧”一阵乱响,令狐冲的长剑瞬间断裂成片,东方不败手掌裹挟着一股排山倒海的气势,撞在令狐冲胸前。

    “呃……啊……”令狐冲痛呼一声,身子一轻,便飘飞出去。

    “兄弟!”向问天口中呼喝一声,身形一跃而起,去接令狐冲,不料双手刚一接触其身子,便立时有股大力袭来,仓促之间,来不及运功抵挡,“噗”的一大口血吐了出来,正好喷在令狐冲脸上,二人落地相视苦笑。

    一时间,场中只有那矮胖老者尚未被波及,其他人都或轻或重的有伤在身。

    “我就知道,教主武功通天彻地,岂会被几个宵小打败!”见到东方不败似乎掌控了局面,蓝凤凰登时脸色大喜,颇有几分得意之色的冲慕容复说道。

    慕容复嘴上嘿嘿一笑,却是一言不发,目光微不可查的往谷口位置瞟了一眼,脸上若有所思。

    “噗”,便在这时,东方不败闷哼一声,张口便是一大口血吐出,“滋滋滋”,那血到得地面,立时腐蚀出一个小坑,显然毒性极强,而他脸色也是瞬间变得涨红,随即渐渐地弥漫出黑气来。

    “哈哈哈,这魔头毒性发作了,大家再加一把力,马上就能杀死他了……呃……”任我行登时大喜,只是他这一笑,立时牵动右掌上的伤口,引起一阵剧痛。

    毕竟十指连心,饶是任我行毅力之坚,也忍受不了穿掌之痛。

    “不可!”那矮胖老者却是摆了摆手,目光在东方不败身上扫视一圈,随即笑道,“魔头动用全身功力,毒素蔓延至奇经八脉,已经无可救药了,不过这段时间也是她全力出手的时候,大家还是尽量拖延即可!”

    “原来如此!”此时,在远处观战的慕容复,脸上也闪过一丝恍然之色,难怪东方不败下半身动弹不得,但面上却没有半点中毒的迹象,原来他是采取了葵花宝典中一种“移花接木”的手法。

    这门手法本是一种疗伤手段,说起来也极为神奇,它竟能将自身某处穴位的伤势转移到另一处,当然,这只局限于极少的一部分位置,像一些致命死穴,诸如百会、会阴这些位置的伤势,自然是不可能转移的,即便如此,也可以称得上是神技了。

    想象一下,对敌过程中,若是重要位置比如右臂受了伤,将其转移到左臂,又或者腿上受了伤,将其转移到手臂上,不但可以保持战力,还能够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反败为胜。

    慕容复得到了完整版的葵花宝典,对这门心法自是知之甚祥,虽然极为心动,奈何他不是太监,无法修炼,此外修炼这门神技也是极其困难,不但要准备许多珍惜药材,对内力的要求也是极高的。

    不过观东方不败的样子,似乎也并未练成“移花接木”,只是利用其特性强行将五脏毒素转移到下肢罢了。

    “到底是何人给他下的毒,狡诈如东方不败,竟也会遭此宵小手段……”慕容复暗暗叹了口气,纵观古今,多少武功盖世的英雄豪杰、天之骄子死于阴谋诡计、机关毒药,这也是他当年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赶往无量山谋取莽古朱蛤的原因。

    一时间,他心中难免有几分戚戚然,武功再高,也不过一介肉体凡胎,扛不住刀斧加身,抵不过毒药穿肠,逃不过阴谋诡计,敌不过机关陷阱,即使这样都还没有死,终究也躲不过岁月消磨。

    “那我这一生机关算尽是为了什么?苦练神功又是为了什么?即使取得天下又有何用?”慕容复口中喃喃道。

    “喂,你在说什么胡话?”蓝凤凰微微一愣,随即伸手摸了摸慕容复额头。

    双眼已经渐渐迷离的慕容复只觉眉心一凉,陡然清醒过来,一时间,脊背上冷汗直冒,若非蓝凤凰这一摸,他方才已经陷入了魔怔,也就是俗称的走火入魔。

    慕容复回过神来,后怕的同时也是感激的看了蓝凤凰一眼,口中轻声说道,“谢谢你!”

    说着低下头去,在那娇艳欲滴的樱唇上狠狠亲了一口。

    “什么……唔唔……”蓝凤凰尚在愣神间,已被其得手,口中娇嗔不已,“坏蛋……你坏死了……”

    慕容复心情甚好,抬眼向场中望去,但见此时的东方不败并没有像矮胖老者说得那般,疯狂攻击众人,只是站在原地,默然不语,一张妖艳的脸蛋,已然快被黑气包裹,看不出是何表情。

    “这……”任我行不禁疑惑的望了一眼矮胖老者,欲言又止。

    却见此时的矮胖老者也是眉头微皱,东方不败体内毒素爆发是不用质疑的事实,而且观其现在的模样也证实了这一点,可是他竟然能够无动于衷,难道一代枭雄临死前不该拉几个垫背的么?

    当然,东方不败也有可能正以秘法逼毒,不过对于这一点,矮胖老者却是毫不担心的,因为这毒本就是他研究了数十年,专门用来对付内家高手的毒药,东方不败能撑到现在才毒发,已经是因为他功力臻至炉火纯青了。

    “什么人,出来?”忽然,东方不败脑袋一偏,往谷口处看了一眼,口中喝道。

    话音刚落,谷口处窸窸窣窣一阵,却是跳出十来道身影,身披黑红铠甲,年纪均在四五十岁左右,手中握有兵刃,为首一人一身金红锦袍,身形魁梧,满脸虬髯,形貌极为雄健威武。

    除了为首那人外,其他人走起路来无不是虎虎生风,步伐稳健,显然是武功好手。

    任我行等人见这些人出来,先是一呆,随即面色微变,与其他人对视一眼,却是没有立即拔腿而跑。

    十余人径直来到东方不败面前,单膝跪地,“我等护驾来迟,但凭教主责罚。”

    东方不败目光缓缓在众人脸上扫过,半晌后,才淡淡开口道,“起来吧,现在来了也不晚,先将这几个乱臣贼子拿下!”

    “是!”众人应了一声,随即站起身来。

    “这些人是谁?”远处慕容复指了指场中新到的几人,朝蓝凤凰问道。

    蓝凤凰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之色,口中不屑说道,“为首的那个,就是只会仗着教主宠幸,狐假虎威的卑鄙小人,杨总管!”

    “他就是杨莲亭?”慕容复虽然心中早有几分意料,但听蓝凤凰说出来,还是觉得有几分不可思议,东方不败何等心高气傲之辈,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人,面目丑陋不说,还一点武功都不会。

    蓝凤凰点点头,继续说道,“那个秃顶老者,是十大长老之一鲍大楚,还有中年女子是桑三娘,白虎堂堂主上官云……”

    蓝凤凰一口气说了十来个名字,不是十大长老,就是什么白虎堂,青龙堂堂主,算上东方不败和蓝凤凰,可以说日月神教大半高层都在此处了,慕容复目光微微闪烁,不知在思索着什么。

    “任盈盈、任我行、还有向问天,好,好得很!”杨莲亭目光在任我行等人脸上缓缓扫过,口中冷声说道,“本总管正愁找不到杀你们的证据,没想到你们却是自己送上门来,来啊,将他们全部拿下,不过暂且不要杀他们,我要让他们受尽折磨而死。”

    “嘿嘿!”一老者率先站了出来,越过东方不败身侧,笑眯眯的说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任老教主当面,那就别怪昔日兄弟不念旧情了!”

    “我呸!”向问天狠狠啐了一口痰,“就你这个瘪三,也配跟教主这般讲话,早知道当年就该一刀劈了你!”

    老者面色登时变得极为难看,袖中长刀往前一探,杵在地上,却是没有立即上前攻击的意图。

    “你们还在等什么?难道还要跟这些人叙叙旧不成?”杨莲亭面色阴寒的向四周扫了一眼,口中喝道。

    其余众人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之色,纷纷开口朝任我行客套了几句,才举起兵刃,缓缓走向任我行。

    “动手!”在众人经过东方不败身侧时,杨莲亭忽的历喝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