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五百七十章 拉关系也不行
    “是么?”东方不败转头看向杨莲亭,冷笑一声说道,“你以为,我死了,他们会拥你为教主?只怕你性命尚且难保!”

    杨莲亭瞥了一眼东方不败身旁的慕容复,冷冷说道,“这个我自是明白,不过我从始至终就没想过要坐教主之位,只要能与你死在一起,我也无怨无悔!”

    东方不败眉头轻轻皱起,踌躇半晌,终是叹了口气,“莲亭,你若是此刻回头,我还可饶你一命,并保你余生无忧!”

    “不必!”杨莲亭想也不想的回答道,随即转头朝众人说道,“你们中谁能杀了这二人,教主之位便是他的,我杨莲亭虽然身无半点武功,但在日月神教,说话还是有些份量的!”

    此言一出,众人眼睛亮光大冒,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因为杨莲亭的话倒也并非虚言,这些年日月神教的大小事宜都是他在处理,虽然将日月神教搞得乌烟瘴气,但淫威却是积攒了不少,他若是出面推举教主,大半教众都会遵从。

    东方不败暗暗摇头,随即朝慕容复点头示意。

    慕容复微微一笑,上前说道,“好了,我就不多说废话了,今日在场的所有人,若是愿意被本座种下禁制,从此受制于神教,尚可留得一命,否则……”

    “嘿嘿,你们大可试试能否逃出生天!”

    东方不败意外的看了一眼慕容复,这可跟二人的约定不太一样啊,不过既然交给了慕容复,她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在一旁静静的看着。

    众人听得慕容复言语,纷纷勃然大怒,秦伟邦一步踏出,长剑斜指慕容复,“黄口小儿好生狂妄,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

    慕容复看了不看他一眼,淡淡一笑,“诸位,你们还有十息考虑时间!”

    “你……” 秦伟邦大怒,奈何并无其他人响应,他自是不敢独自上前。

    “哼!小子狂得没边,即便慕容博在此,怕也不敢说如此大话!”任我行冷哼一声说道。

    “哦?”慕容复微微一愣,看向任我行,“任先生似乎认识家父?”

    “不错!”任我行点点头,“三十年前,跟他曾有一面之缘,坐而论道,煮茶论剑,慕容博老先生见识不凡,性情温和,倒跟公子大相径庭!”

    言外之意却是直指慕容复嚣张跋扈,横行霸道。

    慕容复对此并不怎么放在心上,沉吟半晌后便开口道,“既然先生跟家父是旧时,那倒是不能一点面子也不给的,不如就请先生作为慕容家客卿吧,但禁制还是同样要种的!”

    任我行先是呆了一呆,随即脸上闪过一抹潮红,“噗”的一下吐出一大口血来,“你……你……”

    “我怎么?”慕容复哈哈一笑,“家父是家父,我是我,我又不认识你!”

    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江湖传闻,慕容公子行侠仗义,是继襄阳城郭靖之后的一代大侠,没想到公子竟跟邪道第一高手有染,若是传扬出去,怕不是那么好听吧!”

    慕容复转头望去,但见此人容貌绝色,如仙人白玉,秀美绝伦,正是任盈盈,先前没仔细看,现在细细打量几眼,却是再也移不开眼。

    口中笑道,“姑娘不必担心,今日在场之人,要么臣服于我,要么就只有死路一条,断然不会让此地发生的事传出去半个字!”

    “这……”饶是任盈盈素以冰雪聪明,智计高明著称,一时之间却是想不到什么话来反驳,呆愣半晌才挤出“狂妄无知”几个字。

    “哈哈哈……”忽然,向问天一阵高声大笑,说道,“老子一向天不怕地不怕,江湖人称‘天王老子’,今日见得慕容公子,这个外号怕是要送给阁下了。”

    “多谢,不必!”慕容复一本正经的摇摇头,随即目光一转,扫过众人,“好了,十息已到,诸位的决定呢?”

    众人对视一眼,眼中同时闪过一抹狠色,秦伟邦率先大喝一声,“我们决定先杀了你!”

    随即长剑微颤,一剑刺出,左手一带,那长剑登时翻转数圈,虚实不定的向慕容复刺来。

    其他众人也都算是老江湖了,自是知道这个时候不是勾心斗角,保留实力的时候,当即纷纷绝招尽出。

    鲍大楚右掌掌心蓝光闪烁,将自己的看家本领蓝砂手都使了出来,而上官云失去了一只眼睛,但出招却是更加迅猛起来,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至于任我行等人,略一犹豫之后,却是没有立即出手。

    不过这时,杨莲亭却是趁众人不注意,陡然“砰”的一声,发了一个信号弹。

    慕容复见众人出手,嘴上哈哈一笑,右脚探出一步,双膝略微弯曲,左手向下划了个半圆,右手缓缓往斜上方推出,登时间,掌心亮起一道刺目白光,随即却是凝聚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光团来。

    众人招式迅猛,攻击眨眼既至,慕容复右手狠狠一握,光团好似被凭空捏爆,瞬间在身前形成一个竖圆,劲气波纹不断上下扩散,霎时间已然形成一个丈许来高的真气墙,丝丝劲气流转不定,如同一个巨大的水晶圆盘。

    “砰砰砰”一阵激烈的碰撞声响起,众人攻击打在圆盘上,立时激起道道波纹,部分功力深厚的长老却是将圆盘撕开了一个小口。

    不过慕容复面色丝毫不改,眼见众人攻击都打到了圆盘上,手臂猛地往前一推,先前打到圆盘上的攻击,无论是刀叉剑戟,还是掌力拳法,尽皆反弹而出。

    “噗噗噗”,众人完全没料到自己的攻击会反弹,电光火石之间,纷纷中招,身子飞了出去。

    不过慕容复也不是那么好过,但见他身子腾腾腾连退数步才堪堪稳住,脸上红晕一闪即逝,显然内息受到了震荡。

    “还是有些托大了!”慕容复心中一凛,他先前见东方不败独自应付这些高手,加上任我行,也能打个平手,以自己如今的武功,兼之这些人并非全盛时期,一招打败他们应该不是问题,没想到效果并没有想象中好。

    他却是忘了,东方不败之所以能够抵挡众人攻击,大多还是依仗葵花宝典招式诡异,神出鬼没,这才能周旋半天,如果像他这般硬碰硬,东方不败也很难坚持住的。

    即便如此,众人看向慕容复的眼光也是骇然不已,尤其是任我行与东方不败,这二人武学造诣极深,自是能看到一些别的东西,一时间,东方不败眼神微亮,任我行则是心中发凉。

    慕容复扫了众人一眼,左手捏起剑诀,右手朝虚空一划拉,登时间,一道数丈长的巨型剑气凝聚而出,“兹啦”一声,朝众人斩下。

    “不好!”众人立时回过神来,身子就地一滚,往旁边闪去,“砰”一声大响,整个山谷都晃了两晃,地面上多出一个二尺来深的沟壑。

    “嘿嘿,想逃?”慕容复目光陡然一转,往谷口望去,却是桑三娘不知何时已经摸到了谷口位置。

    他冷笑一声,面色变得呆滞起来,半晌后身影渐渐变虚,随风消散,众人这才反应过来,竟然是个残影!

    急忙转头向谷口望去,便见谷口处桑三娘前方的虚空中,陡然现出一个白色身影,正是慕容复。

    “这速度……”众人呆了一呆,心中同时冒出“神龙见首不见尾”几个字来。

    桑三娘只差数步便踏上下山的路,不料眼前一黑,却是多出一个人来,心中惊骇之余,出手也含糊,当即手中双钩一搭,左手的钩甩了出去,扫向慕容复小腿。

    “哼!”慕容复冷哼一声,左手剑指点出,指尖陡然射出一道白色剑光,迎风狂涨,瞬息之间便将桑三娘身形淹没。

    “不要,我……”桑三娘口中急忙呼喊了一声,但话说一半便栽倒下去,白光散去,眉心处已然多出一个拇指粗细的血洞,一脸惊慌且不甘的神情。

    “诸位!”这时,鲍大楚忽的大喝一声,“此人武功甚高,大家分散逃下山去,召集人手!”

    话未说完,身形已然跃出数丈,速度极快,眨眼便奔上了左侧的山坡。

    众人一愣之下也就明白过来,心中暗骂一句,当下各自挑了一个方向,夺路而逃。

    “你们……”杨莲亭大怒,却又无可奈何,只好与任我行等人一起站在原地。

    东方不败袖中手臂一缩,多出了数枚银针,不过她却是没有立即出手,只是饶有兴趣的望着慕容复,似乎想看看他夸下的海口要如何填补。

    “既然你们都急着去阎王殿报道,那本座就成全你们!”慕容复脸上闪过一丝狰狞之色,身子一闪回到谷中,原地滴溜溜一转,右手食指连连点出。

    也不见周遭有什么变化,但周围山坡上的身影却是突然一顿,竟似死物一般,从山坡山滚了下来。

    东方不败微微吃了一惊,因为她竟没有察觉到慕容复周遭有何劲气变化。

    “砰砰砰”,众人身子滚落地面,蓬头垢面,狼狈不堪,但呼吸尚在,却是没有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