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威尼斯人真钱 > 都市言情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 > 第五百八十章 遗言?
    慕容复眼皮都没有抬一下,只是不断掐捏着手中剑诀,身前陡然一道红影闪过,只听“噗噗噗”几声,前方四五个日月神教弟子咽喉处立时多出一道血痕,毙命倒地,却是东方不败出手相助。

    不过此时的她也极不好过,肋间的伤口颇为不浅,这一牵动之下,鲜血泊泊直流,但还是稳稳的站在慕容复身前,但凡有人上前,便是数道剑气挥出。

    数个呼吸过去,慕容复衣衫猎猎作响,手中剑诀急速变幻着,谷中早已掀起一股强劲的飓风,吹得众人面目生疼,而其身子则是隐泛白光,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酝酿着,随时都会冲将出来。

    不过周身的敌人也愈发多了起来,而且较之刚才更加疯狂,因为一股挥之不去的阴霾萦绕众人心头,他们不快点出手的话,今日怕是要发生什么极为恐怖的事,东方不败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

    “爹爹,我们……”任盈盈看了任我行一眼,欲言又止。

    但任我行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远处半死不活的平一指,默然摇头。

    令狐冲略一犹豫,终是开口说道,“盈盈,我去帮忙!”

    说完也不待任盈盈开口,便只身跃了过去,与东方不败共同为慕容复护法。

    终于,慕容复手中动作一顿,一道无形剑气骤然从其头顶拔出,四方劲气蜂拥而来,瞬息之间,凝聚成一柄二尺来长的晶莹小剑,一股淡淡的压迫感向四周蔓延开来。

    “这是什么武功……”杨逍目光紧紧盯着慕容复头顶的小剑,口中惊骇莫名的问道。

    其实不只是他,此刻段延庆、任我行,以及令狐冲等人心中的惊骇,完全不亚于见到真仙下凡,嘴巴张得老大,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

    便是东方不败也一脸奇异之色,口中喃喃道,“这世间真的有仙么……”

    因为此刻的慕容复衣袂飘飘,一身气息古朴自然,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仿佛任何人在他面前,都是那么的渺小和卑微,难免生出一丝自惭形秽之感。

    慕容复抬眼扫了下众人,朝着左前方一个头领模样的人遥遥一指,头顶那把晶莹小剑微微一颤,分裂出一丝白芒,朝着那头领射去,中途迎风狂涨,一眨眼的功夫,竟是化作一把寻常长剑大小的剑光。

    那头领武功不过二流,何曾见识过这等“神仙术法”,早已惊呆了在原地,只能眼睁睁望着剑光逐渐放大,眉心略微一阵刺痛,随即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日月神教一个头领的倒地,瞬间惊醒了所有人。

    “不好,他是神仙,快跑!”

    “快跑,他不是人!”

    “我的娘啊,快跑……”

    ……

    一时间,场中日月神教众弟子惊恐异常,慌乱的四处逃跑,口中哭爹喊娘,有的甚至吓得浑身提不起一丝力气,完全瘫软在地上,瞬间被人踩得血肉模糊。

    便是杨逍与段延庆之流,也不着痕迹的朝谷口方向移了几步。

    “去!”忽然,慕容复一声大喝,双手猛地张开,只听“嗡嗡嗡”一阵轻响,晶莹小剑剧烈颤抖起来,登时间,漫天剑光激射而出,所过之处,众弟子纷纷倒下,无一人幸免。

    此刻若是从山谷上方观看的话,便能发现,偌大一个山谷,竟是被整齐的割成无数个小块。

    顷刻之间,山谷中哀嚎一片,惨叫声、喊杀声、惊恐声,此起彼伏。

    不过这一幕也仅持续了七八个呼吸的时间,慕容复头顶的晶莹小剑渐渐变淡,最后“噗嗤”一声,碎成数块,化作了虚无。

    “呃……”散去招式的一瞬间,慕容复登觉天旋地转,脑袋变得奇重无比,差点便摔倒下去,好在东方不败眼疾手快,一见他状态不对,便过来扶住他,口中问道,“你没事吧!”

    慕容复狠狠甩了甩头,说道,“我没事,有点虚脱罢了。”

    “你……你为了她,居然如此不智……”东方不败自是看得出,慕容复这是功力耗费过剧引起的后遗症罢了,只是在如今群狼环伺的境况下,一向精明的慕容复居然会逞那匹夫之勇,心中难免生出几分酸意。

    慕容复脑袋略微昏沉,一股浓浓的倦意袭来,但还是勉力支撑着,微微一咧嘴,笑道,“吃醋啦?我可是为了你!”

    东方不败登时脸颊微红,虽然知道对方的话中多少有几分不实,但心头还是泛起了一层甜蜜。

    此刻谷中也是纷乱异常,日月神教弟子你推我搡,争相逃跑。至于早已逃至谷口的杨逍与段延庆等人,在见到慕容复似乎状态不佳时,却是停下了脚步,默默的观察场中形势。

    当然,作同样打算的还有任我行一行人。

    “你先扶我坐下!”慕容复小声对东方不败说道。

    “在这里?”东方不败也知道慕容复现在的情况急需调息,只是她知道,慕容复这边一旦式微,任我行等人必定会趁势而起,说不得还能成功当上那渔翁。

    “无妨,我先调息一二!”此刻的慕容复胸中烦闷,厌烦欲呕,端的难受无比,哪还会考虑什么渔翁不渔翁。

    其实东方不败不知道,此刻慕容复的情形比寻常的真气用光、身体脱力还要更加严重,因为方才那一招除了消耗真元外,竟然还将其脑中的意念消耗一空,若再不调息恢复,轻则变成白痴,重则当场暴毙。

    这一招不算剑法的剑法,本是御剑术中,少数几招威力绝大的大范围杀伤招式,慕容复只是初学乍练,仓促之间使将出来,却没料到会将真元消耗一空,意念更是丝毫不留,整个人几乎只剩一副空壳。

    此时的慕容复,恐怕仅是一个不入流的普通人,都能要了他的命。

    东方不败银牙一咬,干脆与慕容复一同坐下,双掌抵在其胸口,丹田所剩不多的精纯真气疯狂涌入慕容复体内。

    慕容复借着这股精纯真气,急速运转九阴真经,登时间,几若干涸的丹田经脉,如同久旱逢甘霖,窍穴中生出点点露珠,渐渐化作一股涓涓细流,若论内力恢复,众多神功中,除了北冥神功外,当属这九阴真经最快。

    但如今这副情况,却是无法使用北冥神功吸取内力了,否则必定会被人趁虚而入的。

    谷口处杨逍见慕容复二人盘膝坐下,目光微微一闪,看向旁边的段延庆,正好段延庆也看了过来。

    “段兄的意思是?”杨逍微微试探问道。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段延庆沉默片刻便摇头说道,“如今平大夫生死不知,老夫与慕容复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倒是不想沾这趟浑水了。”

    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纵身而起,下山而去。

    杨逍呆了一呆,又回头看了慕容复两眼,终是咬了咬牙,脚步一动,往回走去。

    而同一时间,任我行等人也是缓缓移向慕容复二人。

    经过片刻的调息,慕容复头脑渐渐恢复清明,只是体内真元仍是寥寥无几,纵然恢复的再快,奈何时间太短,这点真元连凌波微步都使不出来,心中也是后悔不迭,尤其他还察觉到任我行等人的异动,不由暗暗苦笑一声,“这次怕是在劫难逃了!”

    眼看人群中逐渐穿梭过来的任我行和杨逍,慕容复心中念头翻转,不过无论他再怎么冷静,却始终想不出一条万全的脱身之策。

    转首看了一眼脸上尽是决绝之色的东方不败,心中略一犹豫,嘴唇微动,传音道,“东方,待会儿我会送你走……”

    但话未说完,便被东方不败打断道,“你不必说了,我会跟你一起死!”

    慕容复微微怔了一怔,自己女人虽多,但是在这般绝境之下,真正能与自己同生共死的又有几人……

    不过此时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慕容复转眼便将杂念抛开,继续传音道,“你且听好,只要能活着,就别想死,因为我还有未完之事,若是你也死了,我将死不瞑目!”

    东方不败尚未来得及答话,慕容复便飞快说道,“我若有个三长两短,你持我身上的令牌回到江南,与我妹妹慕容雪一同掌管慕容家,蛰伏待机,趁势而起,哪怕将来无法统一天下,也要狠狠搅动天下风云,让这个世界永远留下我慕容复的名字!”

    一番话听得东方不败云里雾里,莫名其妙,但瞥见慕容复眼中那抹深深的遗憾与悲凉,心头微微一震,不自觉的伸手接过慕容复递过来的令牌。

    便在这时,两声“去死吧”同时喝出,左右各一道凌厉无比的掌力朝着慕容复拍来。

    慕容复狠狠一咬舌尖,凑过嘴去,便在东方不败嘴上轻轻一吻,随即双手运起浑身所剩无几的一丝真元,猛地推出,东方不败身子倒飞而出,速度之快,犹若一道几若透明的红影。

    “不……”虚空中只余下东方不败凄厉的悲呼声。

    杨逍与任我行见到这一幕,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意外之色,但值此时刻,他们的第一号大敌只有慕容复,毕竟东方不败再厉害,也只是个凡人,但这慕容复,给二人留下的印象,却是一座高不可攀的擎天巨峰,自是优先除之而后快了。